🍥💞🍅
漩涡鸣人本命☀
❌拆家皆为天雷
❕对佐⚡樱及其极品ky粉没有任何好感

【鸣佐】浅析“鸣人对佐助的理解”和“鸣人对佐助复仇的态度”

        不务正业(?)的小论文博主上线了

        实际上这两个问题只要是完整看过原著漫画一遍的人都能够回答出来,针对这两个问题的讨论的确是很多,但是有一些“鸣人完全不了解佐助”、“鸣人不顾佐助意愿要带佐助回村”等诸如此类的言论几乎可以算是造谣了。

    因此接下来将按照原著漫画的顺序疏通一遍人物态度的变化发展,理清这个问题。图比较多,敬请谅解。

  

  首先明确一点,懂不懂不说,要完全理解...

【鸣佐】爱恋从何时开始?

★接699村外送(告)别(白),小甜饼一发完

★被惊天巨糖砸晕的产物,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甜蜜与好5555


爱恋从何时开始?


  佐助坐在湖边,用竹筒舀了半筒湖水。他本该把竹筒递到嘴边好把水喝了,但是少年那只拿着竹筒的手却缓缓垂了下去。随着他的动作,装了半筒水的竹制容器落到了溪边的碎石上,发出了“啪嗒”一声的清脆声音。

  佐助发起呆来。

  他看着湛蓝的湖水有些愣神。平静的湖面反射:)出天空的碧蓝,让他想起了一位友人,这几日一直在他晃神时出现在他的眼前,在他不设防时溜进他脑海里,甚至在他睡觉时悄悄潜入他的梦里的那位有着碧空一般的蓝眼睛和阳光一般灿烂金发的友人——漩涡鸣人。...

这边也放一下🍅
俄罗斯画师Snow:嗯……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玩梗……晚安。
(我永远喜欢Snow女神.jpg)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鸣佐❤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想要的东西都能够得到,cp发糖红红火火🔥

【鸣佐】漫长当下「10」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此章为过渡章篇幅较短

  “……”鸣人直直地盯着鹿丸,良久才说道,“你知道?”

  “一开始只是猜想。”鹿丸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根烟点燃,“佐助死后你一直保留着他的尸体,寻求使人复生的方法。但是五年前你的房子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佐助的尸体从未被发现。”

  鹿丸吸了一大口烟吐出了烟雾:“怀疑的人不止是我,高层的长老也曾委托我调查。毕竟佐助拥有轮回眼,他的眼睛不能落入敌手。我调查了许久,什么也没发现。我几乎要相信佐助的身体在大火中灰飞烟灭了,直到...

【鸣佐】漫长当下(9)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我记得你不是有个要成为火影的梦想吗?有时间到处找我……还不如努力修行会比较有用吧……鸣人……”

  右手摸:)到背后的草薙剑的刀柄,伸直手臂慢慢把剑抽:)出。左手搭在金发少年的肩上这么说道。

  “连个伙伴都救不了,根本没有资格成为火影……不是吗?佐助!”

  金发少年说话时,搭在他肩上的左手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震动。挡在他脸前的手臂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带着温度的水气。

  表面上波澜不惊,心底里却有些隐秘到...

【鸣佐】漫长当下「8」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此章为十年前世界线

前文链接点我

 

  “三尾矶抚已被捕获。”

  “四尾孙悟空、五尾穆王已被捕获。”

  “二尾又旅、七尾重明重伤,八尾牛鬼下落不明。”

  “一尾守鹤逃往砂忍村。”

  大殿中回荡着忍者汇报消息的声音。大殿的石墙上等间距地挂着火把,跳跃的火焰照亮了殿内。几名忍者模样的人跪在大殿中央的高台下。一个白发少年坐在高台上撑着下巴听着忍者们的声音,眯起了眼睛:“守鹤逃了?”

  “是,在封印快要完成时被他逃跑了。”...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2、3、12」(ABO旧文补档)

★Alpha鸣xOmega佐,27岁的两人

★原著背景,接699四战后十年

★自主规制请注意

★HE指定


好好的连载被拖得七零八落评论也看不见了令人暴躁,其他部分见合集:(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2」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3」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2」

神仙集体下凡辽1551

森罗万象:

2019歌舞伎主题鸣佐台历来啦~

 

鸣佐歌舞伎主题2019年台历

 

原作:火影忍者

 

cp:漩涡鸣人x宇智波佐助

 

规格:a5

 

纸张:300g珠光

 

页数:含封面13p

 

绘师阵容

 

封面:怪乱

 

一月:EEEEE_君

 

二月:黑肉

 

三月:壹壹

 

四月:毒奶粉

 

五月:ranpo

 ...

【鸣佐】漫长当下(7)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前文链接点我

  

       下雨了。

  从天空掉下来的硕大雨滴重重地砸在后背,就连胸腔都因为被密密匝匝的水珠砸中而震颤起来。嘴里残留有鲜血的味道,眼睛胀痛,四肢百骸也闷闷地抽痛着,但是脑袋却从未如此清醒。眼前是一张少年人倒过来的脸——是鸣人的脸。金发少年闭着眼睛躺在泥水地里,头发蔫蔫地缠在一起,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进了衣领里。少年本人却毫无知觉。

  黑发少年半趴在地上注视着近在咫尺的...

1 / 8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