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6」(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6」

      鸣人泡在院中的温泉里,看着佐助慢慢地踏入水中,在他对面坐定。温泉池不是很大,两个大男人坐在池子里,难免会碰到对方的身体。

      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情/事,鸣人很享受此时这种若有若无的触碰。非常像是恋人之间的温存。

      想到这里,金发男人的脸微微红了起来。他透过蒸腾起的雾气看向对面的人。处于发情期尾声的Omega轻轻靠在池边,被水打湿的黑发顺从地贴在脸颊和脖子上,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柔和起来。

      佐助此时并没有看鸣人,这让鸣人得以借着缭绕的水汽偷偷看他。佐助裸/露在水面外的皮肤上有着不少鸣人留下的痕迹。

      绯红的印记在黑发男人白皙的皮肤上十分明显,昭示着留下这些痕迹的人内心深沉的欲望。

      金发男人想起来一段时间之前,自己在溪水旁找到佐助时也看过似曾相识的景象。佐助在冰冷的溪水里答应了他提出的“治疗方案”,还和他勾了手指。

      鸣人无意识地勾了勾水面下的小指,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从冰冷的溪水里一个人清洗身体的佐助到温暖的温泉中一起享受片刻温馨的两个人,他觉得自己和佐助的距离从其他意义上更接近了,不是作为朋友的亲密关系,而是——

      一个让他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的词出现在他脑袋里。他感到有些不可置信,总觉得这个词和他的友人是绝缘的。他的挚友是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的鹰,而那个词总是带有羁绊和约束的意味。自从四战结束佐助归来之后,他不管是那时作为一名忍者还是现在作为火影如此努力地工作着,除了是为了实现心目中的理想之外,也是为了他的友人能够无牵无挂坦坦荡荡地行走在山水之间。

      “鸣人,鸣人?”

      “啊,佐助!”陷入自己世界中的鸣人被黑发男人的呼唤声拉回了神思。

     “你的脸很红,温泉泡久了吗?”佐助看着鸣人有些疑惑地问道。他顺着池边移到鸣人身边坐下,抬起手摸了摸金发男人的额头:“没有发烧。不舒服的话先上去吧。”

      “我没事啦,哈哈......刚刚想事情有些入神了。”佐助是挨着鸣人坐的,他俩的肩膀靠在了一起。

      熟悉的触感和温度从接触的皮肤那里传了过来,一缕香甜的气息钻进了鸣人的鼻子里。金发男人觉得现在他的心跳比刚刚和佐助做///爱时还要激烈。

      明明洗完了澡,人也泡在温泉里,但是鸣人确信自己捕捉到了佐助的信息素。每次“治疗”时他们两人的信息素都交融在一起分辨不清,事后佐助又会注射抑制剂隐藏自己的气息。

       因此现在是鸣人第一次能够好好感受佐助信息素。他没有像牙和赤丸那样敏感异于常人数倍的鼻子,很难去描述佐助信息素的味道,但是这股香甜的气息让他安心。

      他想到了一些东西,比如山间清甜的泉水,明月夜晚风的气息和皑皑雪山上扑面而来的雪花。

       鸣人贪婪而又小心翼翼地的呼吸着,感受着佐助近在咫尺的气息给他带来的满足感。没一会儿,金发男人就感觉到他的小兄弟又精神十足地站了起来。

      “......”他想起之前对佐助说的“再做一次”的话语,咽了口口水,看向身旁的黑发男人,“佐......”

     “我洗好了。”佐助站起身来,水哗啦哗啦从他身上流到池子里。鸣人靠他太近,被溅了一脸的水。等到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再睁开眼时,佐助已经进屋了。

      金发火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决定上去冲个冷水澡。

      鸣人擦着头发进屋时,佐助正端坐在榻榻米上整理卷轴和文件。

    “鸣人。”黑发男人见鸣人走了过去,便指着文件说道,“一会儿去开会时要用到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

     “啊,多谢。”鸣人听到佐助的话高兴地挤到黑发男人身边坐下,假意看文件凑到了他脖颈间嗅了嗅。

      结果那股香甜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佐助......”鸣人有些失落,“刚刚打了抑制剂吗?”

      “嗯。”佐助点了点头,不知道鸣人为什么突然问起。每次“治疗”之后他都会注射抑制剂,这可不是第一次。

      鸣人低着头拨弄着榻榻米上的文件,开口说道:“我有问过纲手奶奶,实际上抑制剂对Omega的身体是有伤害的。”

     “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

     “可是!”鸣人突然抬起头来盯着佐助。他好像在酝酿什么一样欲言又止,佐助就静静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可是我会担心啊......佐助你,有没有想过和什么人成结呢?就是说......”鸣人停顿了一下,“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佐助显然是没有料到鸣人会这么直白地问出这句话,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屋内的气氛一下尴尬了起来。

    “我,你......”鸣人有些急,口不择言,“你觉得小樱怎么样?”

    “如果你是担心我的存在给你追求樱的路上带来了什么阻碍的话那完全不必。我不喜欢她。”佐助的口气瞬间变得冰冷僵硬。

      他好像在厌弃什么似的,迅速起身走出了屋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等等,佐助!”鸣人紧跟着佐助走出了屋子,却和人撞了个满怀。

    “喂,搞什么呢鸣人?”被撞到的人稳了稳身形,看向金发火影。

    “啊,鹿丸,抱歉抱歉!”鸣人让着鹿丸就想去追佐助,却被辅佐官拉住了。

    “会议马上就开始了,快拿上文件去会场吧。”

     “可是......”

    “佐助也会去会场的。”这一句话让鸣人安静了下来。

     他有些懊悔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点了点头。

评论 ( 19 )
热度 ( 434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