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7」(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7」

        鸣人是踩点赶到会议室的。他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鹿丸身旁的佐助。黑发男人看了他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金发男人走到属于木叶村火影的位置坐定,会议便开始了。土影最先发言。年轻的女人谈了人类第二性别分化之后几个常见问题的进展,比如抑制剂的使用规范、不同性别忍者的数量分配等问题,都是些常规的内容。

        木叶的火影听着听着,思绪便跑到了身后人身上。这不能怪他,自从注意到了佐助信息素的气味,就算他打了抑制剂,鸣人也觉得自己能够闻到那一股香甜的气息。

       “集中精神,鸣人。”似乎是注意到了金发火影的神游,佐助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

       正在开小差的鸣人一听见佐助的声音,不知怎么地高兴起来。以前好像是没有这种感觉的。尤其是小时候,听到佐助用下命令似的语气和他说话时,总会憋一肚子火。

        最起码这说明佐助没有再生他的气了。金发火影这么想着,傻笑了起来。

      “鸣人,鸣人。”

      “嗯?啊,我爱罗,怎么了?”

      “该你发言了。”我爱罗有些无奈的说道。

      “哦哦!抱歉抱歉。”鸣人突然回过神来,十分抱歉地清了清嗓子端正了神色开始讲话。木叶有着十分出色的医疗体系,因此这次会议上鸣人提到了对于Omega伤害较小的抑制剂的研制。

       金发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十分可靠,早已没有了过去吊车尾的样子。佐助站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鸣人的背影。

       上午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陆陆续续走出会议室。鸣人和我爱罗并排走着讨论着些什么,而鹿丸和佐助则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鸣人,佐助他分化了吧。”

      “你怎么知道?!”鸣人听见好友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十分吃惊。他的确和我爱罗提过几次佐助的问题,但是佐助的分化情况他却没有和他说过。

      “你开会的时候心不在焉。”我爱罗微微笑了一下,绿色的眼睛看向鸣人,“能够让火影大人在工作时分心,大概也只有和佐助有关的事情了吧。”

      “真是抱歉,哈哈......”被人指出了开会不专心的金发火影有些羞愧。

       “不过我也不是单纯这么猜测的。”我爱罗又说道,“你知道,佐助一直很引人注目,有关他的消息总是传得很快。所以......”

       所以佐助是个Omega这样的事实,没准全忍界都知道了。

       鸣人皱起了眉头,面色凝重起来。

      “一个宇智波家的Omega足以让不少心怀鬼胎的人虎视眈眈。就算他是个强大的忍者,在发情期来临时落到Alpha手里也是丝毫没有反抗之力的。”我爱罗皱起了眉头,“这些话由我来说可能不适合,但是我认为佐助应该尽快被标记。”

       “......”鸣人陷入了沉默。

        我爱罗看着鸣人不发一言的样子继续说道:“佐助应该还没有被吧,我刚刚在他身上并没有闻到什么气息。”

        “嗯,佐助还没有被标记。他......差不多一直有在用抑制剂。”鸣人说着说着,脑海中不自觉想起早些时候和佐助的翻云覆雨,红了脸。

        碧眸的风影没有看漏鸣人脸上的红晕,有些狡黠地笑道:“既然如此,你觉得我怎么样?”

        “什么?”

        “鸣人你作为佐助的朋友,觉得由我来标记佐助助合格吗?”我爱罗发现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继续说道,“我是个Alpha,又是砂忍村的风影,能够护他周全。砂忍村和木叶的关系也算密切,你如果挂记朋友了,随时都能来拜访,还有......”

        “停停停!等下等下!”鸣人露出了可以称得上是惊恐的表情,伸手就要去捂住我爱罗的嘴,“我爱罗你在说什么啊,可别把佐助说得像什么东西似的!再说了,总不能不顾佐助的意愿强迫他吧!如果佐助不愿意的话,他一定......”

       如果佐助不愿意的话,他一定......

       鸣人突然没了声音。

       他想起来第一次发情时,佐助只让他这个Alpha进屋,而在溪水旁拉钩之后的“治疗”,佐助也从未拒绝过。
       他知道,这是佐助完全信任他的表现。佐助愿意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给他看,愿意把自己的全部交托与他。而他也是这么待佐助的。

       “鸣人。”拍在他肩膀上的手拉回了他的思绪,我爱罗收起了笑意说道,“我上次对你做这个动作时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你要我好好想想,我能为佐助做什么。”鸣人直视着他说道。他清楚地记得我爱罗的话,在那片雪地里感受到的刺骨寒意,即将失去佐助的绝望,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到的。

        风影点了点头,微笑起来:“等你想好了,就好好告诉他吧。”

       “我爱罗......”鸣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抿着嘴注视着风影,湛蓝的眼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彩。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成!”鸣人颓然地倒在火影办公桌上,揪住了头上短短的金发。会议结束之后,佐助就准备从雷之国出发,继续调查大筒木一族的事情。鸣人拦住了他。

       “佐助!我......”看着金发男人欲言又止抓耳挠腮的样子,佐助罕见的露出了明显的笑意。而看到了黑发男人笑容的鸣人,很不争气的忘记了想要说的话。

       真好看啊,就像看到了乌云背后的蔚蓝天空一样,隐秘但确实。

      “什么事,吊车尾的?”

       就连因为愉快的心情说出“吊车尾的”而上扬的尾音都是那么好听。

       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活动的鸣人羞红了脸:“你,你要走了啊?”

       佐助点了点头,看到鸣人红了脸有些疑惑。

      “那,路上小心。”

       佐助迟疑了一下,没有多问:“嗯,你也是。路上小心。”

 

        鸣人结束了回忆,沮丧地叹了一口气。因为我爱罗的话,他拦住了佐助,却在看到他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能为佐助做些什么呢?如果可以,他能为佐助做一切事情。为了这个朋友,他可以献上全部。

        但是,内心里某个地方却一直在叫嚣着自私的索取。

        想要和佐助在一起,想要成为佐助的归宿,想要......标记他,让他带上他的气息。

       “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金发火影坐直了身子,揉了揉太阳穴:“进来。”

       “火影大人。”进门的是井野,淡金发的女人抱了一摞资料走到桌前,“这是最近医院的各项开支和所需费用,请您过目。”

      “辛苦你了。”鸣人接过井野递来的资料,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之前这种事不都是小樱来交资料的吗?最近怎么没看到她?”

       井野听到这句话后,身体明显僵硬起来,表情也有些不自然。鸣人察觉到了这一点,抬起头来看向她。

       金发男人的内心感到了不安,一个可能浮现在他的脑海。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小樱,小樱她......”火影办公室内Alpha带有侵略性的信息素浓度陡然升高,井野皱起了眉头。她不想说,却又觉得不得不说。
        自从在佐助第一次发情时从他的口中听到了鸣人的名字后,她就再也没办法当一个旁观者了。

       “小樱她,去找佐助了。”






评论 ( 33 )
热度 ( 371 )
  1. 沉默的鱼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