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9」(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9」

樱远远地看着戴面具的人,留意起身边的情况。面具人一定是知道她的存在的,但是他是否有同伙这就不知道了。爆炸声消散之后树林里静得可怕,樱掏出了一把苦无握在手里。

佐助正对着面具人站着,紧握着草雉剑,屏息静气地注意着他的动作。

“宇智波君,听说你是个Omega?”对方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

佐助并没有回答。

“你的Alpha是谁?木叶的火影?”面具人说着转过头面对着樱,“还是那个医疗忍者?”

樱听闻这话心下一凛,这个人对佐助,甚至对木叶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是有备而来的。在面具人刚刚和佐助的对峙中樱大致确定此人并没有其他同伙。她看向佐助想要去他身边,却被佐助用眼神制止了。

“我能闻得到你身上有别的Alpha的气息,不是那个医疗忍者的。”面具人转回头面对佐助,“是木叶的火影,那个漩涡鸣人。”

鸣人的身边人。不对,鸣人的身边人都是他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但是这个人最起码和鸣人有过近距离接触,他知道鸣人的信息素的气味。樱在一旁迅速思考着。木叶的人?

佐助皱了皱眉头看向面具人。这个人到现在都没有显露出其他能力,佐助不想继续听他的废话,决定使用天照。他看着面具人,眼里浮现出血红的六芒星。

“天照——”

“佐助君!”

樱发女子尖叫起来,她看到佐助的草雉剑自己动了起来,捅向黑发男人。佐助迅速使用天手力将自己和视线范围内一块石头对换,堪堪躲过攻击,天照被迫中止。樱见状顾不得隐藏,立刻跑到佐助身边。

“佐助君,你没事吧?”

“没事。”佐助侧头,看到自己的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血口。

“我来帮你治疗一下!”樱看到伤口急忙在掌中凝聚查克拉想要为佐助治疗。她抬起手想要放在佐助的伤口上,却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气。春野樱回头一看,刚刚插在石头上的草雉剑正向她飞来。她连忙跳开。

“不许碰他!”面具人突然恶狠狠地说道,“别用你肮脏的信息素污染佐助!”

面具人看着佐助,缓缓地揭下了面具。

佐助皱着眉头看着面具从那人的脸上一点点挪开,慢慢睁大了眼睛。

平凡无奇的脸上,却长着一双最特殊的眼睛——写轮眼。

“你是谁?”佐助盯着那双有着繁杂花纹的眼睛,皱紧了眉头。眼眶周围能看到伤痕,这双眼睛本不属于他。那么这双眼睛原来的主人是谁?

“我是宇智波申。”面具人开口了,“我和你一样也拥有万花筒写轮眼。而我的能力你也看到了,就是标记对方的武器并加以控制。”

佐助面色一沉,想起爆炸发生时他为了先甩开春野樱,混乱之中的确有什么触碰到了他的剑。宇智波申正笑着看向他,笑容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疯狂。

“这双眼睛不是你的。”佐助开口说道,“你从哪里得到他们的?”

“这双眼睛就是属于我的!”宇智波申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是我开了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佐助你也是我的!我们应该结合,让宇智波一族重新复兴!”

佐助听到这些话明显地露出了恶心的神情。他的眼中浮现出六芒星,周身被紫色的须佐包围了。这个人的目标是他,他必须要活捉他问出眼睛的由来。

“闭上你的嘴。”佐助站在须佐之中居高临下地看向宇智波申,“你的存在就是在侮辱这个姓氏。”

春野樱退在黑暗中随时准备支援,但是当她听到佐助这句话中所包含的杀意时背后一寒。她觉得自己留在这儿很有可能最后会是救下那个“宇智波申”的半条命。

“你为什么不承认我?”宇智波申死死地盯着佐助,“我拥有写轮眼而且能够使用它们!你不应该厌弃我!”

他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但是突然又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发出了几声怪声:“难道是因为木叶的火影?那个漩涡鸣人?你的Alpha?”

佐助面无表情地看向申,眼中闪过一丝阴沉。

“我该去杀了他。”宇智波申怪笑道,“除了我没有其他的Alpha配得上你。你身上居然还有他的信息素......”

佐助没等他说完就用须佐之臂拍了上去,树木断裂的声响惊起了林中休息的鸟兽们。宇智波申躲开了佐助的攻击开始结印,但是结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远处。

“看来不用我再去木叶村找人了。”

佐助猛地回过头,发现远处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影正在向这里飞速移动。夜晚漆黑的森林被这一个明亮的光源照亮,仿若白昼。

“佐助助助助助助助!!!”

来了。

佐助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笑容。

他的生命之火,他的暗夜之光。

评论 ( 33 )
热度 ( 362 )
  1. 沉默的鱼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