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0」(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0」

“鸣人?!”樱听到那声拖长了的呼唤转头看向光亮处。一眨眼的功夫那个金色的人影就落在了佐助身边,一金一紫两个身影交相辉映。樱发女子此刻仿佛又回到了四战战场上看着他们俩背影的时候。

“佐助,你没事吧?”鸣人站在佐助身边眼睛看着那个可疑人物,惊讶地看到了他脸上那双血红的写轮眼,“他是谁?怎么会有写轮眼?”

“自称宇智波申的人。”佐助说道,“要活捉他。”

“交给我吧。”鸣人扬起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

“我来。”

“什么?”正摆出战斗姿态的鸣人有些疑惑地看向佐助。

“他有写轮眼,由我来对付他最好。”佐助看向鸣人,“他自称是个宇智波,我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宇智波。”

“……”鸣人看着身旁的黑发男人迟疑了一下,有些无奈地笑了,“反正如果我说不你也不会理我的吧。”

他有些无奈却柔情似水的蓝眸让对上他视线的佐助有一秒的心悸。

“去吧,佐助。”鸣人笑了起来,“你的背后就交给我了!”

佐助点了点头,转身面向宇智波申。

“你应该让他来对付我。”宇智波申说道,“我们都是宇智波,你不需要别的Alpha。”

佐助没有说话,但是站在他身后的鸣人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杀气。金发男人弯起了嘴角。

他对于佐助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甚至比对于他自己都还要有信心。他们曾一起并肩作战,也曾和对方战斗过。每次当他们战斗时,鸣人总是会感觉世界上只有他们二人。

千鸟电流的嘶鸣,螺旋丸卷起的风声,对方急促的喘息声和肉体碰撞在一起的闷响。除了这些,其他的他什么都听不见。

鸣人抬起头,看到佐助架着须佐能乎升到了空中。紫色的查克拉骨骼在夜空中发着光,像是一颗明星。

宇智波申即使也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也明显敌不过他。宇智波申擅长使用幻术,但是这对拥有轮回眼的佐助来说不过是雕虫小技。他那标记武器攻击的能力在须佐的绝对防御面前也不过是以卵击石。

“真是不自量力啊,居然来挑战佐助。”鸣人看着逐渐占了下风的申说道。

“鸣人。”

“小樱?!”鸣人猛地回头,看到了向他走来的樱发女子,这才想起自己火烧火燎地跑来是为了什么。

“你来了。”樱冲他笑了笑,“很快啊。”

“我来迟了。”鸣人端正了神色,“你已经在他身边呆了一周了不是吗?”

樱发女子没说话。她走到了鸣人身边,抬头看向正和宇智波申战斗的佐助。

“小樱。”鸣人也抬头看向佐助,“我遵守了和你的那个约定,把佐助带回来了。”

“嗯,谢谢你,鸣人。”樱回答道,盯着夜空中的紫色光芒。

“是我带回了佐助,其他人都不行。”鸣人眨了眨眼睛,“我是那个’唯一’哦我说。”

“……”

“我和小樱的约定结束了,但是我现在和佐助有了约定。”鸣人握了握手指,“我虽然很喜欢小樱,但是佐助的未来我不可能让给任何人,就算是小樱你也不可以。”

樱发女子终于回过头来,看向鸣人。这个男人早已褪去了稚气和青涩,显露出了成熟的样子。他就像太阳一样,影响改变了身边的许多人。但他有依然有话直说,绝不放弃,有时候固执地像块石头。

“他非我不可。”

樱看着他的侧脸,鸣人并没有看她。金发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抹紫色。战斗时查克拉闪烁的光芒映在了鸣人湛蓝的眸子里,让他的眼睛烨烨生辉。

樱低下头去,突然知道了佐助为什么会选择鸣人。

战斗还在继续,佐助低头看着申,确定了他无法开启须佐能乎,嗤笑了一声。

“你无法拥有须佐能乎,这就是你并不是一个宇智波的证明。”佐助收起了须佐,缓缓落到了地面上。宇智波申查克拉所剩无几,正靠在树上喘着气。

“很快,真不愧是佐助。”鸣人看着正向申走过去的佐助,笑了起来。

“鸣人,这个人你需要让暗部仔细审问下。”樱看向鸣人,“他好像知道不少事情。”

“嗯,我会的。”听到这话的鸣人回过头看向了樱发女子,皱着眉头应了一句,“他可是有写轮眼的人,不管怎样都要好好审问。”

“去死吧————”

“?!”鸣人和樱听到尖叫声立刻回头,只见草雉剑直向佐助飞去。佐助反应迅速,闪身躲过,但是被凛冽的剑气划伤了脸颊。白皙的脸上被拉出了一道血口。

“佐助——!”樱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的金发男人就像风一样冲了过去。樱紧随其后,也跑到了佐助身边。

“我没事。”佐助看着二人关切的眼神向他们示意,“鸣人,这个人带回村里去。”

“佐助你也会回去吗?”

“嗯,我要知道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查克拉耗尽已经晕过去了。”樱走到宇智波申的旁边,蹲下来查看他的情况,“刚刚应该是被逼到绝境的最后一击。看起来要把他带回村里,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吧。”

“嗯。”佐助点了点头。

“……”鸣人罕见地沉默了。

“怎么了?”佐助看向沉默的鸣人,有些疑惑。

鸣人伸出手,摸上了佐助脸颊。他的手指在伤口附近婆娑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佐助眯起了眼睛:“小樱,你先带着这个人回村,我和佐助有些话要说。”

“……”樱看着鸣人抚摸着佐助的脸颊,而佐助没有想要躲闪的样子,心下了然了,“快点跟上来。”

这种亲密的行为,他们之间早已习惯了。而且,更加深入的亲昵,恐怕也有过无数次。

樱拿出钢丝紧紧地捆住了宇智波申,贴上了封印查克拉的符咒。她单手一拎,把人扛了起来。

“佐助君。”樱发女子转过身去,突然开口,“谢谢你。”

谢谢你温柔地回应了我那无望的爱恋。

“再见了。”

再见了,可怜又可爱的小女孩春野樱。

“也谢谢你。”过了一会儿,佐助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樱发女子轻笑一声,跃上树梢,不见踪影。

“佐助。”佐助回过头来,发现鸣人一脸紧张地看着他。原先抚在他脸上的手,现在正紧紧握着他的手。

“你和小樱……”

“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佐助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是晚上,但是佐助能够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金发男人脸上泛起的红晕。

“佐助,佐助我……”鸣人攥着佐助的手,力道之大让佐助轻轻皱起了眉头。金发男人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直直地盯着佐助。黑发男人被他弄得紧张起来,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佐助,请让我对你进行一级标记!”

评论 ( 36 )
热度 ( 438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