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2」(ABO)


★一个车尾巴,希望不要被拖走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2」

佐助很累。他眯着眼睛看着从树叶缝隙中洒下的阳光,轻轻动了动身子,疼得小小地抽了一口气。

鸣人的阴///茎还在他的生/殖/腔里。张开结的巨物张牙舞爪地填满了他的腔体,细微的动作都会让微微隆起的小腹感到疼痛。

“成结大概需要二十分钟。”鸣人从背后抱着他,额头抵在他光洁的后背上,“不能乱动了,会疼的。”

佐助低下头,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他的动作很轻,只是用手掌掠过皮肤。

能够感受到鸣人的东西。佐助把手掌覆在小腹上,突然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自己居然真的被漩涡鸣人标记了。

清晨的森林依然十分安静,但是却充满了生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包围了佐助,他不安地摇了摇头,颈后的腺体传来了细微的痛感。他记得鸣人发狠咬上了他的腺体,属于金发男人的信息素汹涌地涌进了他的腺体,完成了一生一个的标记。

“怎么了佐助?不舒服吗?”从背后抱住他的人察觉到了佐助的情绪波动,轻柔地贴上了他的后背,凑到了他的耳边,“抱歉,再等一会儿,过一会儿就能抽/出来了。”

后背接触到鸣人温暖的肌肤,耳边听到鸣人温柔的话语,身体能够感受到鸣人心脏跳跃的震动,如此真实的感触让佐助安心下来。

他不动声色地向鸣人怀里靠了靠,轻轻“嗯”了一声。

“你回来得真是有够迟的,小樱早就回来了。”鹿丸皱着眉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两人,有些不悦地说道,“佐助呢?”

“抱歉,有些事情耽搁了。”鸣人讪笑着挠了挠有些湿湿的头发,“佐助马上就来。”

“你们两个不是一起回来的?”鹿丸有些疑惑,他注意到了鸣人湿漉漉的头发,“你的御神袍呢?”

“御神袍……拿回家洗了……”明明只是在陈述一个“衣服脏了拿回家洗了”的普通事实,鹿丸却发现金发男人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他是该奇怪,毕竟鸣人还算是爱惜那件写着“七代目火影”的御神袍的。只此一件的披风,上面的字是一针一线被亲手绣上去的。御神袍是他实现梦想的证明,平日里只有在休假时他才会脱下,但是今天……

“佐助!你来啦!”鸣人高昂的声音打断了鹿丸的思绪。木叶的辅佐官看到了向他们走来的佐助。

“既然都来了就去审讯室吧。”鹿丸看向佐助,发现他的头发也是湿的。

“好,走吧。”鸣人端正了神色,走向审讯室。佐助紧随其后,从鹿丸身边走过。

一股奇异的信息素的味道钻进了辅佐官的鼻腔。不是单一的信息素的味道,而是和谐地交融在一起的……

不会吧。鹿丸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迟迟未归的两个人,湿漉漉的头发,“擅离职守”的御神袍,交融在一起的信息素的味道……全都指向一个事实。

鹿丸咂了咂嘴,第一次对自己高超的智商和丰富的想象力感到麻烦。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向审讯室。

审讯室里的光线十分昏暗,营造出一种令人不快的压迫气氛。森乃伊比喜正站在被铁链绑在椅子上,眼睛被贴上封印的宇智波申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摇曳的火焰在他有着刀疤的脸上投下可怖的影子。樱作为第一目击人也在审讯室里协助问话。

“怎么样?”鸣人走进审讯室,来到了伊比喜旁边。

“他说让宇智波佐助来问他,然后就没再说话了。”伊比喜说道,“不过我能够让他开口。再坚强的人我都能够撬开他们的嘴。”

“让我来吧。”佐助从鸣人身后走上前来,“我有想问的事情。”

伊比喜听到佐助的话后向鸣人投去了询问的眼光。鸣人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佐助见鸣人同意了,就和伊比喜换了个位置,站到了宇智波申面前。

“把他眼睛上的封印揭下来。”佐助对着伊比喜说道。

“……”伊比喜皱起了眉头,“那很危险。”

“他的查克拉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佐助开启了写轮眼查看宇智波申的情况,发出血红色光芒的眼睛在昏暗的室内颇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味道,“他的眼睛应该已经到极限了。”

伊比喜没有说话,鹿丸和樱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可以。”鸣人开口,“要小心。”

鸣人知道佐助对于一切和“宇智波”有关的事情的执念。佐助在面对着这个“冒牌货”无意中流露出的蔑视是属于真正的宇智波的自豪感,一种对于自己血统的优越感。

这种属于自己恋人的特别的心性突然让鸣人觉得十分可爱。

“那么,我开始了。”佐助用眼神示意周围的人,走上前去揭开了宇智波申的眼睛上的封印。

宇智波申眯了一下眼睛适应了一下审讯室里昏暗的光线,抬起头看向佐助。他尝试调动体内的查克拉,眼睛里复杂的花纹出现了短短一瞬就消失了。

佐助微微俯下身,凑近了被捆住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写轮眼。”说话间,六芒星出现在眼中。

黑发男人并没有用什么术式。但是努力无视眼前人带来的压迫感的宇智波申不自觉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眼睛是移植的。”樱突然开口说道,“可以说融合得很好了,但好像还是不能和佐助君你的眼睛相比。”

“因为他不是宇智波。”佐助站直了身子,“你的眼睛是从哪里来的?”

“我当然是宇智波!我拥有写轮眼!”宇智波申突然激动起来,“万花筒写轮眼!”

“你现在都无法使用它。”佐助笑了一下,“再问一遍,你的眼睛是从哪里来的?”

鸣人瞥了一眼还在笑着的佐助,心知肚明佐助已经开始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宇智波申也笑了起来,“你已经被其他人标记了,Omega。”

“!”听闻这句话的七代目火影立刻皱起了眉头。很明显这句话不仅带有挑衅的意味,甚至还用佐助的第二性征来侮辱他。

Omega是顺服者,是会受发情期本能驱使的弱者。宇智波申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鸣人握紧了拳头,瞳孔因为愤怒变成了九尾妖狐的竖瞳,周身释放出了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

佐助感受到鸣人信息素的波动,用余光看了他一眼,缓慢地释放出安抚的气息。

“看来给你眼睛的人没教你怎么好好说话。”佐助说道,“他是谁?也是一个Omega?”

“住口!宇智波申暴怒,“不许你侮辱团藏大人!”

评论 ( 45 )
热度 ( 399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