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千层套路

★佐助生日快乐!

★学院paro,傻白甜,HE

★灵感来自日本同名广告

千层套路

“拜托佐助!”漩涡鸣人双手合十跪坐在宇智波佐助面前,“请教我如何应对联谊会上的女孩子!” 

宇智波佐助,木叶高中二年级的超优等生,此刻,在自己的房间里,被同班的吊车尾漩涡鸣人这样拜托了。 

其实高中男孩子之间交流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佐助现在却一点儿也不情愿。一方面是因为他对于这个竹马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另一方面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如果可以的话,和爸爸、妈妈、哥哥,呃,或许还有鸣人在一起过就很开心了。

结果却被金发少年以“过生日就要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才行”强行拉去参加联谊。 

“吊车尾的......”佐助皱起了眉头,“我已经答应你去参加联谊了,怎么这种事情还要我教你?” 

“因为佐助很有经验啊!”鸣人撑着手臂爬到了佐助面前盯着他,“佐助长得这么帅,女孩子都想和你交往!联谊也比我参加的多!你就教教我嘛!”

 “......”佐助看着眼巴巴望着他的鸣人,又生气又好笑。自己的确因为长得好看被拉去在联谊会上镇场,结果不仅没有找到女朋友,还对女孩子失掉了一大半兴趣。

 妆容精致,巧笑倩兮,千层套路。 

黑发少年抬眼看了看鸣人那蠢兮兮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粗神经实际上还是蛮受学校女生欢迎的,不过本人倒是没什么自觉。这也是不开窍的他一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 

想到这里,佐助莫名产生了一种责任感。说起来,自己比他还大三个月,能够以“兄长”的身份“教导”鸣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新鲜事。

 他坐直了身子,端正了神色:“我可以教你,鸣人。你先坐到我对面去。” 

鸣人听到佐助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走到佐助对面盘腿坐下,神情比上课时认真百倍。 佐助扬了扬眉毛开口说道:“在这种天气,女生们都会穿得很少,但是比起来大家都会露出来的手臂或者大腿,有三个地方也露出来的话更加吸引人。” 

“脖颈。”佐助拉了拉自己的衬衫衣领,把修长白皙的脖颈和形状优美的锁骨露了出来。

 “手腕。”黑发少年扬起了手臂,在鸣人面前晃了晃。 

“还有脚腕。”他伸直了盘坐着的双腿,翘到了鸣人盘起来的大腿上,用手指了指脚腕的地方。

 “嗯,嗯!”鸣人点了点头,眼神流连在佐助的脖颈、手腕和脚腕上,“佐助真厉害啊,这样我都不知道要看哪里了!” 

“要看的不是我。”佐助抬手敲了敲鸣人的金色脑袋,“是要你可不能被不喜欢你的女生的这些地方迷住了。” 

“哦,好的。”鸣人认真的点了点头,学着电视上警\官的样子敬了个礼,“遵命!” 

“哼,吊车尾的。”佐助看着鸣人卖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鸣人一头金发毛茸茸的手感实在好,一会儿要找机会好好揉一下。 

“然后说到联谊,就一定是聚餐了。”

 “对啊!今天晚上就是订的一家烤肉店。”鸣人有些兴奋地说道。 

佐助刚要开口继续说,却被房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佐助,鸣人君,我进来了。” 

宇智波美琴端着两杯果汁和一小盘番茄走进了屋里。

 “美琴阿姨好。”鸣人爬了起来,用爽朗的声音向佐助的妈妈打招呼,伸手接过了托盘。

 “妈妈。”

 “最近天气很热呢,妈妈给你们端了冰镇果汁过来。“温柔的黑发女人笑了起来,”不过佐助房间有开空调很凉快呢。” 

“谢谢。”鸣人说道,“抱歉美琴阿姨,今天虽然是佐助的生日,可是晚上能不能把他借给我一下?”

 “哎?”美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微微睁大了眼睛。

 “鸣人是说,要我晚上和他一起去参加联谊。”佐助看母亲不解的样子补充说道。 

“不是‘陪我去’啦,是专门为佐助准备的联谊会啦,大家都想为你庆生嘛!”鸣人大声解释道。

 “这样啊,那佐助就拜托你了。”了解了事情的美琴松了一口气,“妈妈一会儿要出门采购了。鸣人君是客人,佐助可不要一个人把小番茄吃完咯。”

 “别再把我当小孩了,妈妈!”佐助有些无奈地微红着脸辩解起来。

 “妈妈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鸣人君,佐助就拜托你了。”美琴说着走了出去,掩上了门。

“那我们继续吧。”佐助看着鸣人还想笑的样子,不满地板起了脸,“现在坐到我旁边去。” 鸣人看着佐助生气的样子,吐了吐舌头盘腿坐到了佐助旁边。 

“鸣人你是校棒球队的吧?”佐助转向鸣人坐着,眼神里是鸣人从未见过的温柔和......崇拜?!

 “呃,是啊,佐助你不是知道吗?”鸣人看着佐助近在咫尺的脸庞,心跳莫名快了起来。

佐助很好看这件事情即使他是男生也不能无视。高挺的鼻梁,充满英气的眉毛,淡粉色的薄唇和漆黑如深潭般的双眸。如此凌厉的面容又因为长得很像母亲给他增加了一份美感。

“鸣人真是不得了。”这么说着的佐助歪了歪头,“棒球什么的,我一点也不懂。”

 “哎?”鸣人愣住了。他咽了口口水,说道:“虽然佐助你是剑道社的,但是之前我比赛的时候......” 

“看懂了吗?”刚刚还歪着头的佐助突然正襟危坐,脸上波澜不惊。

 “什么?懂什么?”鸣人被佐助180°转弯的态度弄迷糊了。

“我刚才的表现。”佐助拿起了一颗小番茄丢进了嘴里。

歪着头,用初生小鹿般漆黑的眼瞳温柔地望着他还吐露出动听话语的佐助,大概......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吧? 

金发少年赶紧摇了摇头想要驱散这个奇怪的想法,脸却烧了起来。 

“你脸好红。”佐助看着鸣人奇怪的反应,拿起了空调遥控器调低了温度,“已经打到25度了,应该不会热了。” 

“就是......刚刚佐助的表现......”鸣人伸手挠了挠他一头金发,迟疑又有些玩味地开口,“很可爱。” 

“你记好了,刚刚的表现也是女孩子们常用的套路。”佐助说道,露出了胜利者般的笑容,“微左倾8°会让女孩子显得更加可爱,充满崇拜的眼神让你飘飘然放松警惕。”

 “哦,哦,这样啊。”鸣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点起头来,心理却不知怎么的有些失落。

“不过佐助刚才真的很可爱!”

 “不要用‘可爱’来形容我。”佐助又敲了一下鸣人脑袋,顺手揉了一下他的金发。 

“哈哈哈.......”感觉到佐助收回手时在自己头上的停留,鸣人讪笑着咽了一口口水。

为了掩饰他莫名的窘迫,他端起美琴送来的冰镇果汁喝了一大口。玻璃杯外凝集的水汽顺着被子流了下来,杯子里的冰块碰到杯壁发出脆响。 

“哇,好舒服。冰镇果汁真棒!”冰凉的果汁从食道流到胃里,金发少年整个人都舒爽起来。方才挠人心的热度也消散了不少。 

“你的果汁什么味道?”佐助撑着下巴看向鸣人,“我的和你不一样,是番茄汁。” 

“我的比较甜,佐助你应该不喜欢。”鸣人这么说着,但还是把杯子递了过去。

佐助接过杯子,转到鸣人刚才喝过的地方,把嘴唇贴了上去。

 “!”才被冰镇果汁浇灭的热度,现在又在鸣人体内乱窜了。金发少年瞪大了眼睛,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间,间接接吻?!虽然早在小学时期就因为乌龙的事情把初吻给了佐助,可是现在的气氛完全不一样啊我说! 

“很好喝。”佐助把杯子递了回去,用手指指了指鸣人的衣服,“衣服湿了。” 

“啊,没事,擦一下就好。”鸣人顺着佐助手指的方向低下头去,发现刚才猛灌果汁时杯子上的水滴了上去,氤氲出一块深色的水渍。他抽了几张纸擦起来。 不知道佐助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鸣人完全不敢抬眼看他。

 “我来吧。”鸣人听到佐助的说话声,抬起头来。黑发少年抽了几张纸坐到他旁边,撩起他的T恤下摆一只手伸进去,另一只手隔着衣料擦了起来。

 “我,佐助,我可以自己来......”鸣人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脸颊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红得滴血。

佐助头也不抬的说道:“尝果汁进而间接接吻,套路其一;伸到衣服里面擦干,套路其二。” 

“其余的还有帮忙抹故意挤多了的护手霜,以及在桌子下面用脚磨蹭等等。” 

刚刚还面红耳赤的鸣人听到这些话瞬间丧气了起来,“什么啊,佐助的教学还真是熟练......”

“不是你让我教你的吗。”佐助听出鸣人语气中的那一丝不满,觉得莫名其妙。他有些不悦地站起来走向房门,准备出去。

 “等等,佐助你去哪儿?”鸣人见佐助要走急忙站起身。

 “已经六点半了,再不去要迟到了。”佐助头也不回地走下楼去。

他满意地听着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鸣人紧紧跟了上来。

 门外日头半垂,夕阳的余晖将街道染成了一片橘红。傍晚的街道没有了白天的酷热,三三两两回家的人走在路上,各家都打开了灯,显得祥和温馨。 

黑发少年不知道赌什么气疾走在前面就是不等金发少年。 

金发少年不知道在气什么快步跟在后面就是不追上黑发少年。 

两个人就这样隔了一小截路,沉默地走着,影子被夕阳拖得老长。 

一位妈妈牵着孩子从两个人身边走过,小孩子好奇地看向两个走得飞快的奇怪大哥哥。 

“妈妈。”他奶声奶气地喊道,“那个黑头发的大哥哥脸好红啊。” 

已经走出了一段路的金发少年听到了小孩子清脆明亮的声音满脸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迅速转过头笑着跑向黑发少年。

他伸出手从后面抓住了黑发少年的手向后一拉。

脸颊绯红的黑发少年吃惊地回过头,对上了脸蛋儿同样通红的金发少年闪烁着异样光彩的湛蓝双眸。 

“佐助!”

END

后记

1.因为佐助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所以他给鸣人演示的套路基本上是从女孩子们对温和亲切的学生会长日向宁次和一直笑眯眯的绘画部部长的佐井实施的套路中总结出来的。

2.春野樱和山中井野习惯性在联谊开始后不久双双给36D的日向雏田打上“乖乖女”的标签,防止竞争。

3.佐助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他却吃了为了给他庆生在烤肉店里举行的联谊会上的蛋糕和他与鸣人婚礼上的蛋糕。

评论 ( 15 )
热度 ( 317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