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3」(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3」

“哼,果然。”佐助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

鸣人在一旁皱起了眉头。又是团藏。这个早就被佐助用千鸟剑穿过胸膛的男人在死后依旧“阴魂不散”,木叶处处都是他的影子。

自六代目旗木卡卡西上任时起,针对“根”的清理活动就一直在紧锣密鼓却又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作为三代火影政治的灰色地带,团藏在暗中掌握着这个村子,木叶这棵大树盘根错节的地下经脉是极难被彻底斩断的。

倒不如说,“根”无法被彻底移除。

漩涡鸣人作为木叶新一代的“光”,毫无阴霾地以英雄的形象成为了七代目火影。虽然在得知了宇智波一族的灭门惨案之后他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政治,或者说成为火影并不是如想象中一般是一件“光明磊落”的事情。

力量越大,责任越重,无可奈何之事也就越多。但是每到这种时候,他就开始庆幸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鸣人偏过头看向佐助。审讯室里昏暗的火光在黑发男人的身上跳动着。——村子里还有另一个火影。

佐助盯着宇智波申:“你的眼睛是团藏给你的?”

“这是我的眼睛!”宇智波申提高了音量,“这双眼睛属于我!”

佐助皱起了眉头,他发现他并不能和眼前的这个人顺利交流。这个人一直在强调这双写轮眼属于他自己和对已经死去的团藏的忠心让佐助愠怒起来。

“森乃。”佐助转向审讯官,“这里有精神系的忍者在吗?”

“精神系的忍者?”伊比喜听到佐助的话略微思忖了一下,“你是说你怀疑他精神不正常?”

佐助点了点头。宇智波申在战斗时动作迅速,战法犀利,之前在和他的对话中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但是,在提到团藏之后,佐助明显感觉到他身上一种暴戾的气息浓厚起来。

就像一个狂热分子。

“我去让井野过来,她应该能用身心转换术进入到他的脑海里看一看。”鹿丸开口说道。

佐助点了点头,辅佐官就走出了审讯室。鸣人看向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发现他的确开始狂躁起来。金发火影沉思了一下:“宇智波申,你知道志村团藏早已经死了吗?”

“!”申听到鸣人的话先是怔愣了一下,然后表情狰狞地看向佐助,“我知道。团藏大人就是被这个人杀死的!”

“那你为什么还想要标记佐助?”

“作为仅剩的宇智波,复兴宇智波一族是必须的选择。”他说完又看向佐助,“因为我们是宇智波。”

鸣人没有再发问,他对眼前的人的精神状况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测了。

“火影大人。”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山中井野走进了审讯室,“鹿丸临时有些事情要办,就不来了。”

鸣人微微颔首;“那就拜托你了。”

井野走到宇智波申对面,看了一眼春野樱。后者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心转身之术!”井野对着申使出山中家的秘书之后向一旁倒去,被樱接住靠在了怀里。

短暂的几秒过去,宇智波申睁开了眼睛,声音变得冷静:“这个人脑内一片混乱。”

“具体是怎么样的?”樱开口问道。

“像是两种极端意识在互相争斗。”“宇智波申”说道,“这两种意识互相抵触得太厉害,我现在要解除术式了,不然我的思想也会被侵蚀的。”

“好的。”樱的话音未落,怀中人就恢复了意识。井野的额头出了薄薄一层汗。她站直了身子说道:“两种极端的思想在脑内争斗,这个人的精神状态很有可能出了问题。”

“但是之前他在和我们对话时没什么问题。”鸣人说道。

“‘之前’?那就是说现在有问题了?”井野敏锐地捕捉到鸣人话语里的信息,“那可能是因为你们在‘之后’和他的对话中触发了某个点。平日里这个人脑内的两种竞争意识维持着一种‘平衡’状态,因此他表现得可能像个正常人。但是一旦这种‘平衡’被某个东西打破,他就会表现出不正常的行为。”

佐助听完井野的话看向宇智波申。刚刚被施加了身心转换术的他现在表情更加狰狞了,仿佛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我的结论是这个人很有可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如果先要得到更加确实的答案可以把他送到木叶医院来,那里有设备可以进行物理上的检查。”井野说着看向鸣人。

“虽然我认为井野你已经这么说了应该是十分确定了,但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就这么办吧。”金发火影点了点头,“小樱、井野还有伊比喜,你们押送宇智波申去木叶医院进行检查,检查完毕之后尽快把报告书提交上来。”

“是。”三个人齐声应道。

“佐助,你跟我到办公室去。”鸣人看向佐助。黑发男人点了点头,跟在火影身后走出了审讯室。

“审讯结束了?”

“哎?鹿丸你在啊,井野不是说你临时有事吗?”鸣人推开火影室的门就看到辅佐官在办公室里,有些吃惊。

“还能有什么事,就是有关这个宇智波申的事情。”鹿丸递给鸣人一个卷轴,“怎么?我在办公室打扰到你们了?”

“呃!”鸣人听到鹿丸说的话脸红了起来,“你,你知道了?”

“你们两个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太明显了。”鹿丸看着鸣人窘迫的样子忍俊不禁。佐助看起来比鸣人坦然得多,但是他微微泛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他。

“鸣人。”鹿丸的眼神在这两个人之间扫视了一圈,“作为你的朋友,我尊重并支持你的选择。佐助的也一样。”

“鹿丸......”

鸣人这一声叫得太过郑重其事,辅佐官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咂了一下嘴说道:“我想说的是,虽然我很怕麻烦,但是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尽管来拜托我吧。”

“谢谢。”开口的是佐助。

“没,没什么。”鹿丸没想到佐助会开口道谢,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实际上他已经预料到鸣人如果公开和佐助在一起将会面临着多大的阻力了,但是佐助这一声道谢却让他奇迹般地轻松起来。

鹿丸耸了耸肩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然后转向佐助:“言归正传,宇智波申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人虽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但是他拥有的写轮眼是真的,所以交给佐助来处理吧。”鸣人接过话看向佐助。

“把他送到大蛇丸那里。”佐助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给出了这个答案。

“什么?!”

评论 ( 19 )
热度 ( 315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