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4」(ABO)

★没想到吧蛤!

★年龄限制预警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4」

“送去大蛇丸那里?”鹿丸听到佐助的话有些吃惊。鸣人更是明显地显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虽说大蛇丸在四战时救援五影有功,战争结束之后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着忍界的新风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已经没有什么出格的大动作了,但是鸣人依旧对这个当年从他身边夺走佐助的人有种微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他标记过佐助之后明确变成了一种对大蛇丸的不满。

金发火影看向佐助:“佐助你还真是信任大蛇丸啊。”

“谈不上信任。”佐助顿了一下,“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团藏死后,对写轮眼有较深研究的就是大蛇丸了,如果想要从宇智波申那双眼睛里得出什么信息,他能派上用场。现在还不清楚那个‘宇智波申’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是团藏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我不放心将他放在木叶关押。”

“的确如此。”鹿丸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现在我们还不能保证‘根’组织已经被完全铲除,从这个方面来考虑,将他关押到音忍村置于大蛇丸的监视下未尝不可。”

“......”鸣人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鹿丸和佐助说的话很有道理,他没办法再反驳什么。

金发火影挠了挠头:“如果这是佐助的意思的话,那我相信你。”末了又补上一句“不是相信大蛇丸。”

佐助看着眼前人充满孩子气的行为举止,嘴角不自觉地漏出来一丝笑意。他甚至都要忍不住再说些有关大蛇丸的好话,看着鸣人作何反应了。

鹿丸在一旁看着鸣人在佐助面前就一副瞒不住心事的样子笑了起来:“鸣人,你不要太在意大蛇丸。有佐助在的话,大蛇丸现在的确可以为我们所用。你手上拿的卷轴里面,有我和六代目火影当初在审讯‘根’的遗党时得到的成员资料。你们回去仔细看一下那个‘宇智波申’是否在其中。”

“好的。”鸣人看了一眼手中的卷轴。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鹿丸冲着两个人点头致意后走出了火影办公室。

“鸣人,你之前在审讯室里让我跟你来办公室是想干什么?”佐助看着鹿丸关上了火影办公室的门,转过头问鸣人。

“干什么是......”鸣人咽了口口水,自觉想到了不好的地方。这不能怪他,佐助说话太让人误会了。他为什么不说“有什么事”或者“想说什么”,而偏偏用了一个暧昧的字眼。

早上在远离村子的一个树林里那桃色的记忆迅速涌上脑际,鸣人口干舌燥起来。

“吊车尾的。”佐助眯了眯眼睛,凑到了鸣人面前,“你是不是在想什么......”

黑发男人轻柔的吐息打在鸣人的脸上。金发火影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搂住了那人的窄腰。

佐助伸出手,白皙的手指在黑色的半截手套的对比下如同葱段一般,点在鸣人的胸口:“这里是火影室。”

“我知道......”鸣人当然知道,墙上一排照片上的历代火影正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这间屋内的一切。在如此神圣的地方他居然只因为恋人的一句“无心”的话就被撩拨起了情//欲,真的是太恶劣了。

他觉得此时自己应该放开手,然后和佐助好好研究一下鹿丸交给自己的卷轴。但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一个劲地收紧手臂,把黑发男人压向自己,紧紧相贴。

鸣人自己呼吸的气息越发沉重起来,他看到佐助额前的碎发被他的吐息吹得飞翘了起来。

“哼。”佐助看着鸣人情难自已的样子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闷笑。

“你笑什么!”鸣人听到佐助的笑声羞愤难当。他报复似的用一只手捏上了佐助的屁股,隔着布料揉搓着那紧致有弹性的两瓣肉,满意地看到佐助冷静自持的面容逐渐动摇起来。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被撩拨得起了反应的下身互相磨蹭着。鸣人按着佐助的后脑勺和他接吻,啧啧的水声从纠缠在一起的柔软舌头中泄露出来。

火影室里两个人暴涨的信息素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如果有人此时走进了这里一定会被屋内满溢的信息素吓得退出去。仿佛只要一点火星就能点燃的气味包裹着两人,鸣人看到佐助的异色瞳里泛起了雾气,身体变得火热。

“鸣人......“佐助推着鸣人撞到了火影桌旁,力道之大让鸣人嗞起了牙。

“这里是火影室......”鸣人说着话又衔起了佐助的唇。三代爷爷,爸爸,纲手婆婆,卡卡西老师,还有在战场上见过的初代和二代火影的照片正端正地挂在墙上。

巨大的羞耻心让他保持着一丝理智,但是周身萦绕着的和佐助混合在一起的信息素的气味却在蚕食着那一丝丝理智。

佐助看着鸣人纠结难耐的表情感到十分满足。他在被鸣人需要着,他在被鸣人渴求着。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意饱满。

黑发男人直视着金发火影闪烁着光彩蓝眸开口说道:“火影也是有恋人的啊。”

“啊......”鸣人听到这句话睁大了眼睛,迅速将佐助压到了办公桌上,文件和卷轴乒乒乓乓掉了一地。

补档

这可真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PS:想要说一下,其实这趟车原本是没有的,就连调//情本来也是没有的,因为为了交代清楚剧情,这里没啥必要开车。但是在我写到鹿丸走后,两个人独处在火影室时,有一种out of control的感觉。脱离了我的控制擅自行动起来,还把我拉上车的两个人,给了我一种十分新奇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笑)

评论 ( 33 )
热度 ( 341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