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5」(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5」

宇智波申被封印住查克拉之后在森乃伊比喜和其他一些暗部人员的监视下来到了木叶医院的检查室。他的身上此时被贴满了各种传感器,仪器的滴滴声在安静的屋内有些刺耳。

“小樱。”井野凑到樱的耳边小声喊她。 她们两人也在检查室里,隔着一块厚玻璃看着宇智波申,读着仪表上的数据。

“怎么了?”樱发女子回过头,看到好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佐助他......”井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但是看到樱一下子黯淡下来的目光时她识趣地打住了话头。

淡金发色的女子有些僵硬地回过头继续看着玻璃那边忙碌的医忍们,内心泛起了波澜。

井野不知道樱跟着佐助在外的那一周多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等他们再回来时在审讯室里佐助周身萦绕的鸣人的信息素告诉了她一切。佐助并没有像之前掩饰自己Omega信息素一样掩饰被标记后的气息,这让井野心下更是了然了几分。

井野看着正在检查宇智波申的医忍们忽然话头一转:“小樱,你知道为什么我后来和佐井在一起了吗?”

“啊?”樱显然是被井野突然转移话题弄糊涂了,有些茫然地看向她。

“因为佐井需要我。”井野说道,“你还记得吗,去默之国营救鹿丸那次?他被忍术控制了心灵,我用身心转换术进入到了他的内心。”

樱不知道井野想要说什么,但她静静地听着。

“我在他内心里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找到了他,然后告诉他,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哭了,那个一直假笑着的佐井,居然哭了。”井野笑了起来,但是樱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动容,“那个时候,我也差点哭了出来。我心疼他所遭受的一切痛苦,而且我感受到了,被别人信任,被别人需要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然后......”井野微微红了脸,“回村之后他就邀请我和他约会了。”

“这种成为一个人‘唯一’存在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井野说完看向樱发女子,“小樱你也会遇到的。”

“......”樱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我要告诉他你以前也喜欢佐助。”

“我好心安慰你!”井野作势要去捂住樱的嘴。樱笑着挡井野的手:“我已经不是要被你安慰的小孩子了,其实我已经和佐助谈过了。虽然还是挺不甘心的,但是拜托你最近多听我发发牢骚吧!”

井野见樱的心情并不十分糟糕,正想要说些什么,森乃伊比喜走到了她们所在的屋子。

“检查已经完成了,在火影大人下达命令之前我会把他关押起来。”

“辛苦了,检查报告我们会尽快交给七代目的。”樱收敛起了神色答道。井野走到仪表前开始整理记录下来的数据。伊比喜点了点头比了一个手势,守在一旁的暗部人员就把宇智波申带走了。

“我们尽快把数据整理一下然后写成报告交给鸣人吧。”樱走向井野,“他们应该也挺着急的。”

“已经这个点了啊。”井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整理完。”

“先把结果告诉他们,报告可以迟一点。”

“啊,今天晚上要加班咯。”井野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佐助接到樱的电话时,鸣人正在阳台收衣服。

“喂,鸣人吗?检查结果出来了,宇智波申的确有精神上的问题。”樱歪头夹着话筒,看着手里的数据表。

“是吗。具体是怎么样的?”

“哎?是佐助君吗?”樱听到佐助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微妙,“数据上看起来和精神分裂很像,但是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按照井野对他用了身心转换术后得出的结论来说,就是因为他的脑子里那两种极端思想在相互抵制排斥,才让他说话时听起来前后矛盾。”

“我明白了,谢谢。”这和他预料的一样。

“所以......佐助君现在在鸣人家里?”带着试探性口吻的女音从话筒那边传来。

“嗯。”佐助扭头看着正抱着一摞衣服过来的鸣人,应了一声。实际上以前每次回村自己也是住在鸣人家里的,但是确定关系后再被问起佐助这才反应过来他和鸣人是有多亲密。

“好快!”不是樱的声音,好像是井野的声音。

“什么?”

“啊,不,没什么。和鸣人说一下报告会尽快交上去的,你们早点休息吧,拜拜!”

“再见。”佐助挂断了电话。

“是小樱?”鸣人把衣服放到沙发上绕到佐助背后抱住了他,“她说什么了?”

“有关宇智波申的事情,可以确定他精神不正常。”

“唔,那等报告交上来就和音忍村那边商量一下移交罪犯的事情吧。”鸣人想起了大蛇丸,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那个‘宇智波申’脑袋里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大概是杀了我给团藏报仇和标记我振兴宇智波一族这两种。一方面他知道是我杀了团藏,对我恨之入骨。另一方面他在被团藏当做试验品装上写轮眼后,渐渐迷失了自我,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宇智波’,想要承担起‘宇智波’的责任。“佐助顿了一下,”真可笑。”

“团藏死后‘根’的大部分忍者都成了弃子,而且有很多为了表忠心选择了自杀。纲手婆婆和卡卡西老师在佐井的帮助下整理出的那份卷轴上大部分人其实已经死了。”鸣人神色严肃,“这个人也是因为找不到归宿才会这么疯狂吧。”

“你又理解他了?”佐助看向鸣人,有些玩味地问道。

“我可不会原谅他。”鸣人摊手表示无辜,“不过佐助你可真狠,把他送到大蛇丸那里也不知道会被做什么。”

“哼。”佐助起身把那堆衣服里他的衣服捡了出来准备去洗澡。他的确是有几件衣服留在鸣人家里的,毕竟每次回村都会住进这里。久而久之,这间单身汉的屋子居然有了两个人生活过的痕迹。

以前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看来居然有了新鲜感,好像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佐助握着他的衣服,看着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他的鸣人,久违地感受到了幸福。

☆还有一到两章完结

评论 ( 12 )
热度 ( 287 )
  1. 沉默的鱼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