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6」(完结)

★前文请点击头像
★完结撒花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6」

“好久不见,大蛇丸。”鸣人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大蛇丸,打个了招呼,“佐助和你联系过了,关于那个‘宇智波申‘的事情。”

“接受这个实验体的地方已经准备好了。绝对不会让他逃出去,火影大人请放心吧。”大蛇丸似笑非笑地回答道。

鸣人不自然地扭了扭头。大蛇丸嘶哑阴沉的声音让他有些难受。

“佐助和香磷已经把人带去了关押地,火影大人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来实验室等他们。”大蛇丸这么对着鸣人说完转身便走,好像并不在意鸣人有没有跟过来。

七代目火影对于大蛇丸这种莫名的态度有些不满,但鉴于蛇窟环境复杂还是跟了上去。刚走进实验室,鸣人发现佐助已经在那里了。

香磷正站在佐助身边。

“你!”香磷看到七代目走了进来,推了推眼镜气势汹汹地走向他。她那一头漩涡一族标志性的红发都炸了起来。

“呃……有什么事吗?”鸣人看着冲过来的香磷有些不知所措。

红发女子绕着鸣人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他面前,有些失落地回头对着佐助说道:“真是他?”

“嗯。”佐助点了点头,看着鸣人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微不可见地笑了。

“我……”七代目火影话未说完,就被香磷截去了话头。

“听好了漩涡鸣人,七代目火影。”她又推了推眼镜,“既然是佐助选择了你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如你所见,我也是一个Alpha,所以如果有一天……”

“不会的。”鸣人打断了香磷的话,看向黑发的恋人,笑得坚定自信:“我不会将他的未来让给别人。”

香磷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即有些别扭地偏过头去:“那,那当然最好。”

话一出口,她差点想咬住自己的舌头。什么叫“当然最好”?她喜欢佐助的心情一点儿也不比眼前的金发男人少。这么一种把佐助交出去的是语气是怎么回事?

“谢谢。”鸣人神色端正,郑重其事地向香磷道谢。

刚刚还处于自我纠结状态的香磷听到金发火影这一句近乎庄重的致谢时愣住了。

看吧,这就是漩涡鸣人。她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到。正因为是这个人,才能让她下意识地愿意将佐助托付给他。

“宇智波申就暂时关押在这里,他就交给你处理。”佐助对大蛇丸说道,“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你放心吧,佐助,我会盯着他的。”香磷说道。

佐助点了点头,转向鸣人:“回去吧。”

“好。”鸣人点了点头,走到佐助身边。两个人和其他人打了招呼之后离开了蛇窟。他们离开没多久,水月和重吾就来了。

“哎?佐助已经走了?”水月从门口探进头来,“真冷淡啊,宇智波申的事解决了就走了,我还想问问他和鸣人的事。”

“他不一直都是这样吗。”大蛇丸黯哑着嗓子笑了起来。

“佐助这种人,我绝对想象不出来他结婚以后样子。”水月撇了撇嘴,余光瞄到了一旁有些沉默的香磷,“失恋的感觉……”

“你可真是什么都不懂。”香磷打断了水月的话,白了他一眼,“异性性征之间可不是只有爱情的。”

红发女子想起了佐助在注视着鸣人时沉静温柔的眼神:“我啊,只要佐助能够得到幸福就足够了。”

水月啪啪啪鼓起了掌,刚要说些什么,重吾开口了:“香磷说得很对,只要佐助好。”

“呃……”水月停下了鼓掌的动作,呲开了鲨鱼牙,“连重吾都这么说。”

气氛如此庄重,甚至有些忧郁起来。水月放弃调侃香磷,砸了咂嘴,诚心诚意地说道:“希望他结婚了记得请我们。”

“噗嗤——”回应他的是香磷的拳头。她一拳砸在水月脸上,经验丰富的水月立刻将面部液体化迎接来自“失恋的女人”的铁拳。

“混蛋水月!现在不要在我面前说出那么有冲击性的字眼!”

“现在就要走了吗?”金发火影站在村门口,皱着眉头看着黑发恋人。

“宇智波申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调查。”

鸣人叹了一口气,看着他波澜不惊的面容,心情低落了下去。

佐助又要走了,即使知道分别只是暂时的,他还是难受起来。

不是说他想要和佐助像普通的恋人一样整日腻在一起,但是他的确想要佐助多陪陪他。

公务繁忙的火影,虽然有精明能干的辅佐官,仍然时常忙得脚不沾地。他清楚地知道他镇守木叶,佐助威慑四方的“协力”是世界和平最有力的支柱,但是他忍不住想要佐助能够留在自己身边。

成为恋人以后,这种堪称“自私”的情感更加浓厚了。

“别露出那种表情,鸣人。”

“!”

佐助借着微妙的身高优势,用手抚上了鸣人的头。带着黑色半截手套骨节分明的手揉着鸣人短短的金发,让金发火影又羞又恼:“你干什么佐助,不就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金发男人未说完的话被他自己咬碎了咽到了肚子里。额头上温热柔软又有些湿润的触感让他瞪大了眼睛。

佐助按着他的后脑勺,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一吻。与以往的吻都不一样的,不带任何情/欲色彩,像是雪花落在肌肤上的吻。

“这是什么……”鸣人伸手摸上自己的额头。他的手有些颤抖,这个吻太不一样了,他欣喜甚至激动起来。

“给你的,看你那个奇怪的样子。”佐助看着鸣人不加掩饰的反应扬起了嘴角,“誓言也好,承诺也好,随便你把它当做什么。”

你是我此世唯一的归宿。

“佐助……”

“堂堂火影,可别轻易哭鼻子。”

鸣人的蓝瞳中从未像此刻这般光彩四溢,他伸出手拽过佐助,紧紧抱住了他。

他的恋人周身都是和自己的信息素相融之后的气息,金发火影感到安心无比。终其一生,他的身上都会带有他的印记,而他自己也因为和佐助的信息素交融,拥有了独一无二的气息。

他终于成为了这个鹰一样自由高傲的男人的归宿了。

佐助用力回抱了他。两人不发一言,但却心有灵犀。佐助转身离开,黑色的披风消失在鸣人的视野里。鸣人目送他离开,转身迈进木叶大门。木叶不是佐助的归宿,但鸣人存在着的木叶,总归让佐助有了些许眷恋。

他们曾经踏入殊途,却最终携手同归。纵使方向不同,但却拥有共同的理想乡。

至于这两个拥有共同理想乡的男人如何构筑属于三人的温柔乡的故事,就是后话了。

END

★番外预定x1
★给一路支持这篇文过来的小可爱们比心!

评论 ( 42 )
热度 ( 423 )
  1. 沉默的鱼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