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面】万丈霞光(上)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番外


万丈霞光(上)

“面码,来,我帮你换一下眼睛上的药。”

“哦。”黑发少年摸摸索索地坐在榻榻米上挪到香磷身边,不情不愿地扬起了脑袋,“香磷阿姨,这个药真的有用吗?”

“有用没用你都得用。”香磷捏了一下面码的脸,伸手去解缠在他眼睛上的绷带。

一圈一圈白色的绷带被解开,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睁开了。

香磷的动作停了一秒,随即扳正面码的脸,小心翼翼却又熟练地给他的眼睛上药。红发女子一下一下涂抹着药膏,心里一阵一阵抽痛。不管过了多久,她都无法忍受,或是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面码失明了。


“呼,外面可真冷。”房间的门被拉开,一个月白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

“冬天要到了。”紧跟在他身后的高壮的男人接过话,“小鸟们准备去南方了。”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他一言不发,带进一屋凉气。

“爸爸!”面码回过头,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喊了一声,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雀跃。

“面码。”黑发男人把披风脱下,走到少年身边摸了摸他的头。

“小面码只知道佐助,无视了我和重吾咯。”水月咧了咧他的鲨鱼牙,假意痛心地说道。

“没有,我正要打招呼呢,水月叔叔,重吾叔叔。”面码抱歉地笑了笑。

“水月叔叔有礼物给你。”水月说着掏出了一个卷轴扔了过去。面码抬起手臂,准确无误地接住了卷轴。

“这是……”香磷接过面码手中的卷轴,“你们拿到了?”

“用了漩涡鸣人的名号事情就容易多了,这里好歹是涡之国。”水月盘腿坐下。

“有了这个卷轴,面码的眼睛就有得治了。”香磷打开卷轴,激动得声音都提高了几分。这是涡之国记载利用千手柱间的细胞进行细胞再生和细胞融合秘术的卷轴,是当年漩涡水户带回涡之国的珍贵资料。

“我让鹰先把卷轴送到大蛇丸那里。”佐助结了个印,随着砰地一声,一只羽毛光亮的忍鹰出现了。

“迦楼罗!”面码喊了一声,那只鹰就飞到了黑发少年肩上,亲昵地啄了啄他的头。

“疼。”面码捂住了头,吐了下舌头。看到面码这么孩子气的举动,屋里的大家都笑了起来。一时间原本有些凉意的旅店客房也温暖了起来。

香磷把卷轴封印在特制的小型卷筒中绑在了迦楼罗的腿上:“好了,佐助,让鹰先回去……”

“等等,我要给老爸写一封信。”面码开口说道,“让迦楼罗再回木叶一趟吧。”

香磷闻言看向佐助,黑发男人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出去买些东西回来吃吧,再住一晚明早启程。”水月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重吾和香磷也起身走向门边。

三人出门之后,佐助坐了下来,从包里掏出了纸和笔墨,摊开在桌子上。

面码伸出手摸到了纸,将纸摆正,然后接过佐助递来的已经蘸好墨水的毛笔。

“爸爸不要偷看。”

“我不会看的。”一声浅笑从黑发男人的嗓子里漏了出来。他稍稍移开了一段距离,给面码留出了些空间。

黑发少年装模作样点了点头,趴到了桌子上提起了笔。


“这个,红豆糕,还有三色丸子。”香磷站在店里,要了好几样甜食。

“你买太多了吧?这些又不能当饭吃。”水月咬着酸奶的吸管说着话。

“面码喜欢吃甜食,现在天冷了,多买些带着也不容易坏。”重吾开口说道,接过店家递来的包裹。

水月砸了咂嘴:“你们可真宠他。”

“这句话你说可没说服力。”香磷白了水月一眼,“他现在眼睛看不见,我们又做不了什么,能让他开心点都是好的。”

“我看他整天也挺乐呵的,好像没受什么影响。就算看不见,这一年来也适应得差不多了吧。”

“面码很厉害,忍术修行受到了限制,就在体术上下功夫。”重吾说道。

香磷没说话,默默地走在两人前面。 面码失明有一年的时间了,她还记得少年刚发现自己看不见了以后那副崩溃的样子。

闻讯赶去木叶医院的她的看到了无计可施的千手纲手师徒。已经退休的五代火影通过她联系上了大蛇丸,直到现在还在为医治面码做着研究。

“应该还是能治好的吧。”水月突然发问,“佐助以前有一段时间不也是快要失明了吗。”

“佐助得到了鼬的写轮眼才免于失明,可是面码没有兄弟姐妹。”香磷有些无奈地说道,“再说了,面码可不是那种为了自己伤害别人的孩子。”

水月把空的酸奶瓶扔了,没说话。

“总会有办法的。”重吾抬头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低声说道。

三个人在集市买完东西回去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面码已经写完了信,正和佐助说着些什么,忍鹰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面码,红豆糕和三色丸子。”香磷把买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其他人都围了上来准备吃晚饭,“给鸣人的信写好了?”

“迦楼罗已经走了,希望老爸能尽快收到。”面码摸着碟子的边缘伸出手指捏住了一个寿司送到嘴里。佐助伸手悄悄接住了掉落下来的米粒。

“这个寿司真好吃啊。”面码感叹道,“快比得上爸爸捏的木鱼饭团了。”

“我做的饭团没这么好吃。”佐助笑了笑。

“可是,是爸爸做的嘛。”面码嬉笑着向佐助身边歪了歪。

“你这油嘴滑舌的性子也不知道像谁。”水月在一旁看着这父子俩的互动忍俊不禁。

“也许是老爸?”面码嘟囔着又塞了一个寿司到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哎,我想老爸了。快有大半年没见了。啊,不过说‘见‘我大概也‘见‘不到,嘿嘿。”

面码漫不经心说出的话让屋内的几个成年人心头一紧。

“想鸣人的话,我们这次可以回去。”佐助看向面码。

“真的?”面码一听到佐助的话就来了精神,“早知道我就在信里告诉老爸了,不过这样突然回去给他一个惊喜也不错。”

黑发少年兴高采烈。佐助看着他缠着绷带的眼睛,想象着原本这双蓝眼睛该会闪烁着怎样的光彩。

“我们先去大蛇丸那里看一下眼睛,然后回木叶。”佐助对着面码说话,眼睛却看向香磷等人,示意他们接下来的安排。

鹰小队的三人默契地点了点头。


迦楼罗是在一个凌晨到达木叶村的。它先飞去了漩涡家的宅邸,扑了个空以后,飞到了火影办公室。

它用喙敲打着玻璃窗,看到点着夜灯伏案工作的金发男人。鸣人转过身,在看到它后满脸的疲惫一扫而空,表情瞬间明亮了起来。

“是佐助的鹰。”他急忙打开窗户,“外面可真冷,快进来。”

“佐助的鹰”,这个男人每次都是这样叫它,不知道他是真的粗枝大叶到记不住一只忍鹰的名字还是比起它的名字更喜欢呼唤它主人的名字。

迦楼罗飞进窗口,恶作剧般抓了一下男人短短的金发。

鸣人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头发,无奈地去解迦楼罗脚上的卷筒。金发男人从卷筒里抽出了一张信纸。他把信纸慢慢展开,看到上面歪七扭八的字笑了起来。

给独自一人在家的老爸:

        距离上一次通信已经有一个月了,怎么样,这次我的字没有糊到一起吧?和爸爸还有鹰小队在外面旅行的日子很开心,老爸你一个人在家也要注意身体,要按时吃饭和休息,不要总是吃拉面。

        另外,爸爸他们好像拿到了能够治好我眼睛的卷轴,让迦楼罗带给了大蛇丸。希望我能够早点见到你和爸爸。

                                                                                                面码            


      鸣人把这封信翻来覆去看了又看,视线仿佛要把信纸盯出来一个窟窿。纸上的字彼此之间间隔很大,墨迹分布也不是很均匀,但是能够看得出写信的人很认真,很努力地在写出能够让人辨认清楚的文字。

“面码……”喃喃默念着孩子的名字,鸣人轻轻皱起了眉头。去涡之国寻求的秘术卷轴正是他在翻阅了成堆的有关书籍以后告知佐助他们的。俗话说得好,“久病成医”,作为父亲的鸣人也在这一年里知晓了许多和写轮眼,和换眼甚至是医疗忍术方面有关的东西。就连在和春野樱讨论起面码的病情时,都能说出一些所以然,让医疗部长吃惊不已,感叹道鸣人不愧为人父。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出去吃个早饭回来让你把回信带回去。”鸣人看向站在桌边架子上的迦楼罗说道。

忍鹰歪了歪头,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它眨了眨眼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站着,闭上了眼睛。金发男人看着鹰闲适的样子,披上火影袍走出了门。

清晨的木叶一片宁静祥和,鸣人从火影塔出来,拐到了集市里找早点店。

一大早就吃油盐重的拉面对身体不好,面码都这样叮嘱了,今早就吃清淡些吧。这么想着的鸣人走向一家早餐店。

“雏田,花火的情况怎么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春野樱。

“已经没什么事了。”雏田细软的声音传来,“不过偶尔还是会看到她一个人在发呆,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花火她很辛苦吧,你也是。那么大一个家族可不好管理。”

“比起我,鸣人君应该更辛苦才是。既是火影,面码又因为那件事……对了,面码的病情的研究有什么突破吗?”        

鸣人停在早餐店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哎……你知道的,师父这一年常常去大蛇丸那里,一门心思全扑在上面,连赌场都不怎么去了。”樱停顿了一下,“但是这的确是有难度的事情。写轮眼这个血继界限很复杂,又很奇特,面码这样的情况在宇智波一族内其实也不算稀奇,但麻烦就麻烦在他们一族已经不剩什么人了。”

金发男人笔直的站在门口,沉默地像座塑像。

声音停了下来,接着传来了杯碗碰撞的清脆声响。

“雏田,有时候我都觉得……”春野樱好像在考虑着措辞,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都觉得,写轮眼会引起悲剧。”

“哗啦”一声,门帘被大力掀开,店内寥寥几人吃了一惊。

“大家早,都来吃早点啊!”木叶的七代目火影带着爽朗的笑容走进了店里,“哟,雏田,小樱,你们也在啊!”

“早安,鸣人君。”

“早啊,鸣人……”

鸣人笑着坐到两人旁边,樱发女子坐立难安。气氛有些微妙。

鸣人点了几样早点,询问樱和雏田需不需要,两个人都表示已经吃饱了。他也不再说什么,低着头吃了起来。

樱确信鸣人听到了些什么。她握了握手指,说道:“那个,鸣人……”

“我今天收到了面码的信了。”金发男人打断了她的话,“他现在和佐助在外面挺好的,虽然见不着面的确急人。”

“面码很懂事呢。”雏田温柔地笑了起来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毕竟是我的孩子嘛。”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

“我好不容易得到了大家认可当上了火影,如你所见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差事。“鸣人挠了挠头,继续说道,”但是因为有了佐助的支持,我才能做好这个火影。而且,面码的诞生使我成为了一个父亲。”

“他们两个的存在对我来说,是奇迹。”

金发男人毫无阴霾的笑容刺痛了樱发女子的心。

“面码的事情就交给你和纲手婆婆了。”金发男人真心实意地说道。

她感到有些羞愧,却又因为鸣人如此充满希望的话语莫名地被鼓舞了。樱发女子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雏田拢了拢头发,看着鸣人的笑脸安心下来。

应该要心怀希望,满心期盼明天的到来。这件事,回去也要告诉花火呢。


评论 ( 11 )
热度 ( 269 )
  1. 青^O^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