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万丈霞光(下)(完)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番外

万丈霞光(下)

漆黑的,灼热的,火焰。

连天空降下的雨水都无法扑灭的烈焰,以席卷一切的架势燃烧着火舌所触碰到的一切。

“救命——”

“啊啊啊啊啊!”

“快住手啊!”

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忍者此时像受惊的小白鼠一样惊慌逃窜着。他们没有办法思考正确的逃跑方式,甚至在压倒性的力量差距面前连移动双腿的能力都丧失了,只会一味哭喊着。掉落在泥土里的护额上是不熟悉的忍村的标记,染上血渍的护额有木叶村的标记。

“面码!快住手!”白眼的少女想要赶到黑发少年身边,却被环绕着少年的由漆黑火焰形成的巨龙逼退了。她不敢轻易靠近面码,只能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努力用白眼辨认着他的情况。

永远燃烧着的天照之火把她挡在了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身处烈焰中心的面码有些茫然地看着四散奔逃的人们和冲着他声嘶力竭地叫喊的花火,却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睁大了眼睛,感到目眦尽裂却无法闭上。温热的带有铁腥味的液体从他的眼睛里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花,花火姐姐......”他费力地吐出一个词,喘不上气来。

天照的巨龙像是拥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吞吃着它所接触到的一切。

“闭上眼睛!闭上眼睛!”花火的声音又传过来。面码咳嗽了一下,口腔里立刻充满了血腥味。他的眼睛剧烈的疼痛起来。

“啊,啊——花火姐姐!救命!”视野开始模糊,仿佛一千根针扎进他的眼睛里的疼痛瞬间席卷了他的痛觉神经,黑发少年抱着头滚到了地上,“啊——救命——!”

“面码——!”

他在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片金色的查克拉。

“爸——”黑发少年从梦中惊醒,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冷汗湿透了他的衣服。

“面码。”一个有力的手臂按住了他的肩膀。然后温热的掌心贴上他的额头,“做噩梦了?”

“唔……”面码抓住了佐助的手,把头埋进了父亲的怀里。佐助抽出手来安抚着胸口的黑发脑袋,听到少年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

“爸爸,我没事了。”面码笑了一下,“梦到被超级难吃的甜品攻击,吓死我了。”

黑发男人没有立刻答话,屋内摇曳的昏暗烛光衬得他脸色苍白。

“睡吧。”佐助看着面码躺下,帮他掖了掖被角。

“晚安,爸爸。”

“晚安。”

黑发男人坐了一会儿,确定少年已经睡着了之后,轻轻披了一件衣服走出门去。旅店的庭院悄无声息,深秋皎白的月光洒在院里的石头上,石头上像是覆了一层雪一样。

“刷啦——”细小的纸门拉来的声音传了过来,香磷从另一间屋里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

“面码又做噩梦了?”红发女子声音压的很低,与其说是不打扰到别人,倒不如说不想扰了此刻的寂静。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屋里灯是亮着的。自从面码失明之后,晚上睡觉时佐助总会点着一盏灯。

“嗯。”他应了一声,张口想说什么却止住了。只有嘴边瞬间消散的白雾知道。香磷见了也没多问,院里又恢复了沉寂。

“面码,你来了。”大蛇丸站在实验室里,看到了走进屋内的佐助和面码。

“大蛇丸。”面码牵着佐助的衣袖走进了屋内。他对大蛇丸直呼其名,那个男人也不会生气。

“大蛇丸,卷轴收到了吗?”

“非常有用。”大蛇丸露出了笑容,“解决了很多问题。纲手现在正在另一间实验室,你们可以去问问她。”

“纲手奶奶也在?”面码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倾了倾身子。

“面码!”一个中气十足的女音伴随着高跟鞋嗒嗒敲击地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面码只觉得自己被人一扯,脸蛋撞进了一片柔软温暖的肌肤上。

“唔!”黑发少年很快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什么上面。正值青春期的少年长着猫须胎记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纲手奶奶……唔……请放手啦……”

“你个小鬼。”五代火影放开了少年,弹了一下他的额头。面码夸张得捂住了额头蹲了下去拽着佐助的衣袖撒娇:“哎哟疼死我了!老爸你看我额头是不是肿了!”

佐助无视了在一旁耍宝的面码,和五代火影打了招呼。纲手一直对面码关爱有加,这次面码眼睛的事情她也提供了诸多帮助。佐助知道这大概是因为鸣人的关系,也对她心怀感激。

纲手对佐助使了个眼色,佐助心领神会。

“面码,你先去找香磷他们吧。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阵,你去准备准备。”黑发男人停顿了一下,“你自己能做到吧。”

“那是当然!”面码精神十足地应了一声。他屏息静气感受着蛇窟内查克拉的流动,没一会儿,就扭头跑开了。

纲手见面码离开,开口对佐助说道:“在训练他在失明情况下作为忍者的能力?”

“做最坏的打算。”佐助看向面码跑去的深深洞窟回答道,“鸣人也有带他去修行仙术的准备。”

“对现在的面码来说,你们是不是太过严格了……”纲手皱起了眉头,“我相信你不会没发现,那孩子的笑容……”

佐助的心沉了下去:“我知道。”

“面码和小时候的鸣人很像,人前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打碎的牙都是往自己肚子里咽。”纲手叹了口气,“你和鸣人作为父亲,有什么就直接说给孩子听,别让面码也猜你们的心思。”

佐助沉默着。面码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那可是沐浴着他的血水和汗水降生的生命。

少年用过度的开朗掩饰内心的不安。佐助清楚地知道面码一年前在木叶医院躺了一个月之后求他带他一起去旅行是为了什么。他不想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医院等待治疗,与其留在村里给作为火影的父亲落下话柄,不如和自己远走高飞离开村子。

面码自尊心强烈,绝对无法接受失明的自己,却顾及到鸣人和佐助的心情,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多亏了你的卷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纲手看着陷入了沉思的佐助,清了清嗓子,“我和大蛇丸会用你和鸣人的细胞为面码移植眼睛做准备。”

“是当年那个‘宇智波申‘的眼睛吗?”

“的确是以那双眼睛为基础培养出来的。”一直没说话的大蛇丸开了口,“有很多失败品,这次即将用在面码身上的也只是个半成品。但是你和鸣人身上都有千手柱间的细胞,这给移植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用柱间的细胞做媒介,再加上作为双亲的你们俩的细胞,移植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佐助颔首致意。在这方面他做不了什么,只能交给这两位了。

“佐助君,师父。”一个明丽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佐助回过头去,发现昔日的队友春野樱来了。

“樱,这里。”纲手招了招手,樱发女子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我过来帮师父的忙,鸣人晚上就能到了。”

听到樱这句话,佐助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有了比忍鹰送信更加快速的交流信息的工具了。而自己和面码一直在和鸣人通书信,鸣人却也乐意,算是一种奇怪的坚守。

“走吧,大蛇丸,樱。”纲手转身走向实验室,大蛇丸和樱也跟了上去。

佐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走向了面码的房间。

“哦,这张床很大嘛,面码晚上要不要和老爸一起睡?”一个佐助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面码的房间传来。

“鸣人。”

“佐助!”金发男人看到走进屋里的人,大踏步走上前去。属于鸣人的特有的信息素的味道钻进了佐助的鼻腔,让他感到久违了的放松。

“你来得很早。”佐助解开了披风走向床边,说话的声音带上了点慵懒的鼻音,“村子里的事交给鹿丸了?”

“鹿丸听说是有关面码的事主动要帮忙的,嘿嘿。收到联系我就立刻赶来了,比迦楼罗还快呢。”鸣人也走到床边坐下,拍了拍床铺,

“怎么样面码,今晚要不要和老爸还有佐助一起睡啊?”

“咦——不要,我都多大了,才不要。”面码摇了摇头,摸索着爬到了床上,“这么大一张床我要一个人睡!”

“哇,老爸我可真伤心,明明那么久没见了。”鸣人捂着心口歪到了身旁的佐助肩上,“还是佐助好,不会嫌弃我。”他蹭着黑发男人的颈间,贪婪地呼吸着那股香甜的气息,用嘴唇婆娑着伴侣光洁的肌肤。

“佐助。”

“哇!”

佐助一下推开了鸣人的脑袋:“有事吗,水月?”

水月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砸了咂嘴说道:“香磷叫你们过去采血,我是说,呃,等你们忙好了。”鲨鱼牙的男子说着又指了指床上的面码:“还有,我就算了,注意点影响。”

鸣人讪笑了两声,起身走向水月:“那我先去吧,佐助先在这里陪着面码。”

佐助点了点头,鸣人跟着水月走了出去。

“面……”佐助回过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他的父亲都在这里这样一个认知让在外奔波许久的少年彻底放松了下来。他趴在床上,不知不觉陷入了梦乡。佐助看着熟睡的面码,铺开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纲手婆婆!”金发火影一进实验室的门就看到了五代火影。

纲手闻声抬头,看到是鸣人,立刻露出了笑容:“你来啦,鸣人!”

鸣人点了点头,又和实验室里的其他人打了招呼,在香磷的指挥下坐在了仪器前。

“火影的工作怎么样?”纲手走到鸣人面前调试仪器。

“累死了我说。”鸣人叹了一口气,“不过还好有鹿丸和佐助。”

“那……面码那件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半年前就已经处理妥当了。”鸣人的眼光沉了下去。

“嗯,那就好。”纲手点了点头,

一年之前,某闭塞小国的偏僻村庄里,Beta和Omega为了反抗Alpha的暴力统治和歧视而爆发了暴动。镇压平民暴乱本不应该让木叶的精英忍者难办,但委托书上并未提及Beta和Omega的一方雇佣了雇佣军和别的忍村的忍者。人数上的巨大悬殊让花火领队的包括面码在内的二十人小队陷入苦战,死伤过半。时年十五刚当上上忍,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屠戮,自己也被逼上死路的面码绝望之中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结果就是,无法控制力量的他失去了光明和同伴。

作为队长的花火大受打击,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闭门思过,至今仍未释怀。

“面码现在这副样子,实际上我很担心。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沟通......我没有父母,从小就不知道当父母的应该是什么样子。所以,我现在和面码相处的模式与其说是父子,不如说是朋友。”鸣人抬起手臂,让纲手把针管推了进去,“但是我又怕和他嬉皮笑脸多了,这孩子会没大没小,不知分寸,也没法好好依靠我。”

“所以就让佐助唱黑脸,你唱白脸?”

“佐助对他是严厉,但面码倒总喜欢缠着他。”鸣人有些无奈地笑着说道。

“面码现在应该很不安。”

“我知道的。”鸣人点了点头,看向实验室里忙碌的大家,“面码的眼睛就拜托大家了。”

“废话。”说话的是樱,“感谢的话就留到面码的眼睛好了之后再说吧!”

“哈哈哈哈哈。”鸣人爽朗地笑了起来,“好啊。”

手术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鸣人天不亮就赶往木叶村,再在深夜赶回蛇窟陪着面码和佐助,眼眶下面熬出了深深的黑眼圈。面码手术前一天的晚上,他把工作交给鹿丸,在华灯初上之时来到了蛇窟。

“哎哟,累死我了。”鸣人向后仰躺到床上,一动不动,“佐助你看我的黑眼圈,是不是快比上我爱罗了?”

“老爸你压到我的腿了。”面码猛地把腿从鸣人头下面一抽,七代火影的脑袋就和床铺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小子!”鸣人蹿起来,把面码搂进怀里挠他的痒痒肉。

“哈哈哈......别老爸......哈哈哈哈哈哈......”面码蜷起身子躲闪着,但是鸣人捞住他让他无处可逃。

“行了,该睡觉了。”佐助说道。

“那我和爸爸就走咯。”鸣人放开了面码,“面码今晚也不和我们一起睡?”

笑得有些缺氧的面码小脸红扑扑的,微微喘着气,有些纠结地沉默着坐在床上。

“我们走啦,面码!”

“等等!”黑发少年涨红了脸,“和老爸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

站在门边作势要走的金发男人弯起了嘴角,拉住黑发的男人走向床边。

床虽然大,但是要躺下三个男人还是显得有些小了。面码挤在两人中间,不知是不是因为明天的手术,一点睡意都没有。

“老爸。”他向鸣人那边挤了挤,闻到了久违了的熟悉气息,“你说是不是十六岁第二性征就会分化了?”

“唔,也不一定,你爸爸快到三十岁才分化。”鸣人说着抬眼越过面码看了一样佐助。不出所料收到一记白眼。当年那场带有桃色气息的突发事件到现在提起仍会让佐助有些羞愤。明明身体已经紧密结合了,心意却绕了一大圈才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的不坦率和笨拙浪费了那么多时光,这种事情在旁人听来一定很不可思议。

“那我会分化成什么呢?”面码问道,“香磷阿姨说拥有稀有血迹界限的家族分化成Alpha或者Omega的几率比较高。”

“这就不知道了,面码是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Omega挺好的,爸爸的信息素很好闻。”面码顿了一下,“Beta好像很方便,没有发情期。Alpha也可以,但是不要像老爸的信息素,闻起来像大棉被。”

“大棉被?!”

“噗。”一直在听着面码和鸣人谈话的佐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久违地笑容。

鸣人看着佐助的笑颜心里莫名地酸了一下。他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佐助略长的黑发钻进了他的指缝里,细细密密缠绕着他的手指。金发男人用手支起上半身,越过夹在中间的面码,在黑发男人唇上落下轻轻一个吻。

“压死我了老爸,你干嘛?”眼睛上缠着绷带的面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抱怨起鸣人。

“爸爸睡着了,给他盖被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金发男人看到佐助笑着用口型对他说了一句“不知羞”。

“哦。”面码压低了声音,“那老爸你也休息吧,晚安。”

“面码。”鸣人摸了摸面码的脑袋,“你不用担心,明天我和爸爸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

被发现了。面码这么想着。自己竭力掩饰的不安和胆怯都被发现了。用喋喋不休的话语和虚假的笑容避免让父亲担心的幼稚想法,怕是早就被看穿了。面码突然觉得鼻子一酸,慌忙把脸埋进了被窝里。隔着绷带也会被发现流泪了,所以千万不能哭。

他咬紧牙关忍住涌到喉头的呜咽,微微颤抖着。

“面码,在爸爸面前不用逞强的。”鸣人叹了一口气,“所谓家人,就是可以让你尽情哭泣,尽情依靠的存在。”

“可是......”少年从被窝里传来的声音带上了哭腔,“男孩子哭很丢人啊......”

“不丢人。”佐助把面码揽进怀里,让面码的脸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当今七代目火影在忍者联军面前都哭过。”

“喂!”鸣人皱着眉头笑了起来,挤到了两人身边,伸出手搂住了佐助。

他能感受到面码在啜泣着,于是他和佐助静静地抱着少年。过了许久,直到他都有些迷迷瞪瞪开始打盹的时候,终于听见了从被窝里传来一声带着鼻音的“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上,面码被推进了手术室。争取鸣人所说的那样,他和佐助一直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等着。

傍晚的时候,手术室外的指示灯终于灭了。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樱发女子摘下口罩,“等到明早摘下绷带就能知道结果了。”

“谢谢,小樱。”鸣人站在面码身边。麻药还没有过去,面码还在睡觉。佐助和鸣人把他推回了房间,轻轻把人放到了床上。

两个大男人尽可能轻手轻脚地动作着,又像昨晚一样,睡在了面码身旁。

面码是在凌晨醒来的。他身体两侧暖洋洋的,令人心安的信息素的气息包围着他。面码悄悄地坐起身来,一圈一圈解开眼睛上的绷带。

他眯着眼睛,慢慢抬起眼皮,然后像下定决心一般猛地全部睁开。

一片黑暗。

少年如坠冰窟,握着绷带的手颤抖着。

他心乱如麻,但是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引起了他的注意。面码摸索着爬下床,中途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谁,但是鸣人和佐助都没有醒来。他顺着声音的来源走过去,摸到了一片柔软的布料。黑发少年扯了扯那片布,然后“刷”得一下拽开了。

“什么啊,是窗帘啊......”面码喃喃道,“等......!”

少年猛地抬起头,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刚刚那细微的声音,是雪落在树枝上压得枝丫互相摩擦的声音。

“能看见了!”面码的呼吸有一瞬间停滞了。他向外看去,满地雪白在并未大亮的天色映照下并不刺眼。他急急转身跑到床边,想要告诉父亲们这个好消息,但是在看到他们的脸时止住了。

金发男人酣睡正浓,眼眶下面是浓浓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下巴上面依稀能看到短短的胡渣。黑发的男人头发长得有些长了,眼袋很重,平日里白皙的皮肤现在有些苍白,明明睡着了,眉头却没有放松。

面码在床边站了一会儿,跑到衣架前拿着披风蹑手蹑脚出了门。

他一出门,就开始狂奔起来。哒哒的脚步声回响在蛇窟悠长的甬道里。

“面码出去了。”一个有些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刚刚面码呆的房间里响起。

“嗯。”黑发男人没睁眼,往金发男人的方向挪了过去,把脸贴在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再睡一会儿吧。”

面码跑出蛇窟的大门,跑进了森林。他踩在积雪的小道上,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黑发少年一直不停地跑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出的热气飘散在早晨清冽的空气里。

他没有必要这样狂奔,他应该慢慢走着,好好看看这久违了的世界。但是他想要跑,寒风涌进他的胸腔里,脸颊也被吹得生疼,脚步却却没有停歇。

太阳升了起来,光芒万丈的朝霞将天边的云彩镀上了一层金色。洁白的雪地上像是洒满了宝石一般,闪耀着细小的光芒。

面码终于在一列石阶前停下了脚步。他喘着粗气踏上了石阶,抬起头看到了阶梯顶端披上了金色霞光的朱红鸟居。

一间小型神社坐落在这人迹罕至的密林里。黑发少年爬上顶端,穿过鸟居来到了注连绳前。

面码摸出一枚硬币投进箱子里,拉了拉注连绳,啪啪两声拍完手掌,双手合十。

雪白的注连绳晃动着,上面系着的铃铛的声音清脆地绕梁而去。

“其实我很贪心,有很多愿望。”面码轻轻地说道,“想要我的眼睛再也不会出问题,想要爸爸和老爸能好好的,想要花火姐姐能开心起来,想要交到很多朋友,想要大家都能获得幸福,想要世界和平......”

“啊,对了,我还想要个妹妹,嘿嘿。”

“但是,太贪心了会被神明大人讨厌的吧。”面码闭着眼睛皱起了眉头,“所以,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一个就好。”

他想起了屋子里,满脸疲倦地酣睡着的双亲,那双重见光明的眼眸酸胀起来。他拼命眨了眨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内心的愿望大声喊了出来:

“我希望,下辈子还能成为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孩子!”

《万丈霞光》——完——

后记:番外完结!至此《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全部完结,谢谢大家的喜欢!正文部分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番外部分是三个人的亲情故事,所以作为主角的面码的戏份比较多,鸣人和佐助的互动就比较少了。想看面码和鹰小队的互动,但是写到最后发现已经变成面码和全员的互动了(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故事,下次再见!

评论 ( 35 )
热度 ( 401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