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白色恋人「1」(ABO)

★ @营养不良 灵感来自于不良的高中生鸣人(17岁)x保健老师佐助(23岁)

★ @火夕连城 点的年下+ @刻佐在鳴心 的ABO

★新的连载

★HE指定

白色恋人

高中第二年开学的时候,学校的医务室换了一个新的保健老师。

漩涡鸣人坐在窗户边,噘着嘴夹了一支笔在嘴唇和鼻子之间,看着楼下几棵小扇子一般的树叶变得金黄的银杏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讲台上万年花粉过敏的不良教师说着这个这个事情。

“就是这样,宇智波佐助老师是来顶替冰原白老师工作的,如果以后有同学受伤了,去保健室看到换了老师了也不要惊讶。”旗木卡卡西用这有些慵懒的声音说道,“那我们开始上课吧,把书翻到73页......”

“啪嗒”一声轻响让鸣人回过神来,一个纸团砸到了他头上。金发少年拾起了纸团往后一看,犬冢牙冲着他比划了一个打开看看的手势。

“听说新来的保健老师也是一个Omega!”纸团上写道。

“保健老师都是Omega吧?”鸣人这么写在了纸条上,扔回去给牙。

“下课要不要去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

“女生那边都说了,好像是个美人!比白老师还好看!”

“你床底下的杂志上也都是美人。”

“漩涡鸣人你没救了。”

“拜托,马上就要和沙高打比赛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去看美人?”

“你要是对学习有打篮球一半上心,年级倒数第一的位置就要换人了。”

最后一句是春野樱半路截下来写上去的。她恶狠狠地把纸条摔到了鸣人那边,又瞪了一眼牙。两个人立刻装模作样地坐直了身体拿起了书。

“小樱真可怕......”来自一个刚分化不久连信息素味道都不明显的Alpha——漩涡鸣人和一个还没分化的毛头小子——犬冢牙。

而他们口中的小樱,是木叶高中稀有的的女性Alpha之一。

在这所Alpha、Beta和Omega实行不分班管理的学校,校长千手纲手是一名雷厉风行的Alpha,任课老师们的第二性别各有不同,但是保健老师都是由Omega担任的。Omega心思缜密,既能够治疗学生身体上的创伤,柔和的信息素又能够有效安抚学生的情绪,抚平青少年心理上的伤痕。之前提到的冰原白之前就是这所学校的保健老师,因为长相温柔可人,信息素仿佛融化的细雪般沁人心脾,因此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鸣人拿着书看着看着,就开始直点头。书上一个个字都在他眼前轻飘飘打转儿。

每天大量的训练让他精疲力尽,勉强完成作业之后倒头就睡。第二天又是如此,开学至今一个月,这个青少年好像有点扛不住了。为了比赛,他一直咬牙训练。

但是他咬牙没用,自己的身体可是很实诚地反应了少年糟糕的状况。于是,漩涡鸣人在今天放学后的篮球队训练中,一个三步上篮没走完就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疼死我了......”

“没事吧,鸣人?”队长日向宁次急忙跑了过来,“还能站得起来吗?”

“让我坐一会儿吧。”金发少年抱歉地笑了笑,脸皱成一团。

“让我看一下。”球队经理山中井野挤到了一堆男孩子中间,忙后勤的日向雏田也急忙拿着止疼喷雾跑了过来。

“好像,好像有点肿了。”紫发少女怯生生的指着鸣人抱着的膝盖,皱着眉头说道。

“哈哈,鸣人,走吧!”犬冢牙一掌拍在鸣人头上,把金发少年拍得往前一冲。

“去哪儿啊!你下手那么重干什么!我是伤员啊!”

“去保健室啦!”牙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去看美人咯!”

高中生真的很喜欢结伴而行。这是宇智波佐助看着挤进保健室门的四五个浑身臭汗还穿着篮球队服的少年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老师......”淡金发的少女又从男生堆里挤了进来,“我们有个队员受伤了,您能看一下吗?”

“是谁?”佐助带上了口罩看向那一堆男生女生,“留一个陪着伤员就可以了,其他人先回去吧。”

第一天上班的宇智波老师当然不知道这些高中生里大部分是为了一睹他的真容,而不是为了陪队友过来的。所以他这句话说出来,并没有人离开。

佐助微不可闻地在口罩后叹了一口气:“受伤的是哪一个?”

“是他。”鹿丸搀扶着鸣人,让他坐到了保健室的床上,“他的膝盖磕到了地上。”

佐助看着鸣人有些微微肿起来的膝盖点了点头,坐在转椅上弯下来身子凑近了去看。

金发少年俯视着老师后脑勺,看着看着,目光就被Omega那白皙的脖颈吸引去了注意力。

“居然带了口罩。”牙悄悄地凑到了鸣人耳边,“刚进来的时候你看到没?好像是挺好看的。”

鸣人嗯嗯啊啊应了几声,视线还游弋在老师的后颈处。他的心口痒痒的,好像被老师后脑勺那几缕不是很服帖翘起来的黑色发丝给挠了一样。

“!”鸣人突然一个激灵,佐助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膝盖。黑发男人的手指指腹柔软却有些微凉,碰到他有些红肿的膝盖,又疼又麻的感觉让少年人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受伤不是很严重,现在先用冰敷一下,回去喷点消炎药。”佐助直起身子转回凳子起身拉开柜门找冰袋,“消肿之前先别打篮球了。”

“我的天好高!”牙又开始大惊小怪起来,“最起码有一米八啊!”

“一米八二。”佐助开口纠正道。

  一群小豆芽们:“......”

“我这个几天能好?”金发少年没理会牙,转而问佐助,“因为有比赛......”

“比赛的事情不用担心,鸣人。”宁次接过了话,“还有一个月。”

佐助点了点头:“轻伤而已,很快就能好。”

“可是......”

“没有可是,我是队长。”宁次态度强硬地说道,“你从明天开始放假,腿伤好为止,不许来训练。”

“......”鸣人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们走吧,牙。”鹿丸挠了挠头,“鸣人应该还需要冰敷一会儿,我们先去洗澡拿东西,一会儿过来。”

“好。”牙从床上跳了下来,冲着鸣人挥了挥手,“我们马上回来。”

鸣人冲他们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一群小鬼又像来时那样,呼呼啦啦从保健室的门挤了出去。

佐助转过身来,把冰袋轻轻敷在了鸣人的膝盖上:“自己按着,别掉了。”

“哦,好。”金发少年乖巧地点了点头,鬼使神差地在佐助把手抽回去的时候刻意触碰了一下黑发男人的手指。

佐助坐回椅子上开始写病历,身后的金发少年直直地盯着他的后背。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铺,白色的大衣,白色的口罩,白色的手套,白色的肌肤......

其他人都走了,保健室里一下子只剩两个人。听着佐助在病历簿上沙沙的写字声,鸣人莫名其妙地有些心跳。

“漩涡鸣人是吗?”

“哎?是!”

佐助转过了身子,捧着病历簿。保健室里没有青少年那精力过剩信息素混杂的可怕味道,黑发男人摘掉了口罩。

眼睛,是黑色的。

鸣人有些呆愣:“宇智波老师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佐助抬眼看向他:“你今天早上迟到罚站了吧。”

“?”

“我去校长室报道的时候看到了,顺便问了一句。”佐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

“这个药,拿回去一天喷三到五次。”佐助递过去一罐喷雾,“伤好之前,不许剧烈运动。”

“哦......”鸣人接过了药。铁罐的药瓶被Omega握在手里了一会儿,残留着些许体温。金发少年把小瓶子紧紧握在手里,不知怎么地有些开心。

他刚分化,对信息素不太敏感,闻不到宇智波老师的信息素。但是这样身处在一片白色的事物之间的佐助,让他觉得眼前的人是一个不染纤尘的纯净之人。

他稍微有点想要早一点变成一个成熟的Alpha,早点,感受到佐助的信息素的味道。

真的只是稍微而已,真的。

17岁的漩涡鸣人看着宇智波佐助黑曜石般的眼睛,别过脸偷偷笑了。

TBC

评论 ( 60 )
热度 ( 481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