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四玖&富美】花咲

★写一写爸爸妈妈的故事,玖辛奈16岁,美琴20岁

★一发完结的小甜饼,几句话路人角色出没



“美琴,美琴。”赤发的少女站在树枝上,压低声音冲着另一棵树上的黑发少女喊了一声。

被唤作美琴的少女听到喊声偏过头来看向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春日温暖的阳光从密密匝匝的树叶缝隙中漏下,在少女们的头发上投下斑驳的阴影。

“我觉得——”看到队友有了反应,赤发少女用一只手做成喇叭的形状放在嘴前,压着声音又说道,“我觉得我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什么?”美琴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如果现在不是在任务途中,她一定会敲敲玖辛奈的小脑门看看她又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是现在是在任务——

“你们俩个——!”一个响亮的,带着些无可奈何意味的声音从树下传了上来,“为什么在任务途中还能聊起天啊?”

啊,来了。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只是任务的收尾工作啦,这么简单,小菊你不是搞定了嘛!”玖辛奈从树枝上轻巧地跃下地,瘪着嘴拍了拍手。

“这不是简单不简单的问题,是态度问题。”被喊作菊的男孩子对玖辛奈漫不经心的话语感到不满,又不知该怎么劝诫,只得求助于三人小队中年纪最长的美琴,“美琴姐,你看看她,她……”

“好了好了。”美琴笑着摆了摆手做出了安抚的动作,“玖辛奈你下次不许在任务中聊天,忍者守则好好看看。菊君也不要生气了,任务已经结束了,我请你们两个吃丸子去,好吗?”

“小菊也要去啊……”玖辛奈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的长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踌躇的表情。

“我不去了,我还要写任务报告书呢。”菊摇了摇头,“你们去吧。”

“好哎!”玖辛奈肉眼可见地雀跃了起来,对着菊做了一个鬼脸,亲昵的挽起了美琴的手臂,拽着她走了。


春天是一个令人充满活力兴致高昂,却又可能在不经意间被暖洋洋的太阳晒到犯困的季节。村里满树的樱花如期而至,热热烈烈开了一树,纷纷扬扬落了一地。远看整个村子都被温柔的粉色笼罩,洋溢着勃勃生机。

美琴和玖辛奈坐在丸子店门口的长凳上,头顶正好有一棵樱花树开得正旺。几篇细小的花瓣掉在盛着丸子的小碟子旁,又被微风吹到了地上。

“好了,现在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吧。我知道玖辛奈就算神经再大条也不会在任务途中开小差。”美琴喝了一口茶。新茶微甜的清香钻进她的鼻腔里,黑发少女舒展了眉眼,“是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呃……”听到这句话的赤发少女打了一个嗝,差点被没咽下去的丸子噎住,“咳咳,咳……美琴你不要突然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说话嘛!”

“是是。”美琴看到玖辛奈咳得十分夸张,笑着伸出手顺着少女柔顺的头发抚着她的后背顺气,“玖辛奈的头发又长长了呢。”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玖辛奈突然挺直了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咳嗽过,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

看着好友难得的窘迫模样,美琴点了点头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就是,我好像能听到花开的声音……”赤发少女咬了咬嘴唇,“当然不是我耳朵有问题什么的,也不是我头脑有什么毛病……我是说真的!我听到了的说!好像是‘啪嗒’一声,不对……好像是‘噗’,嗯……反正就是类似的声音!”

“真的我没有逗你啦,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真的听到了,花开的声音!”玖辛奈情不自禁地凑向了美琴,发丝都随着她说话时夸张的肢体动作摇摆起来。

听着玖辛奈突然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美琴也有些愣住了。花朵绽放的时候还能有声音什么的,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就算真的有,也不是人类的耳朵能够捕捉到的。再说——

“你怎么能确定是花开的声音呢?”

“因为,因为……”赤发少女激动的神情在犹豫中慢慢消退,脸上却爬上了樱粉色,“我回头的时候除了一大片樱花就没别的了……”

“没别的了?”

“水门……不是,我是说波风同学……”玖辛奈暗自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心虚地避开了美琴的视线,“波风同学之前不是会……偷偷跟着我……他藏在树上。前几天,他又偷偷跟在我后面。我之所以能发现他,就是因为听到了声音。”

“花开的声音?”

玖辛奈使劲点了点头。

“会不会是水门君踩到了树枝之类的发出的声音?”

“不会。”玖辛奈拼命摇了摇头,“不可能,水门……波风同学很优秀,应该不会在跟踪人的时候犯这种错误。而且……”

赤发少女看向黑发少女,双颊的樱粉变成了绯红:“那个声音,特别温柔。”

听到玖辛奈说出了这样的话,美琴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一个年长的男人的面容从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摇了摇头,又看向玖辛奈。

她比玖辛奈年长四岁,有些事情也知道的要多一些。看着好友在自己面前苦恼又开心的表情,美琴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我也不太清楚呢。不然下次见到水门君我问问他好了。”美琴露出了认真的表情,“问问看他,在跟着玖辛奈的时候有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都说了不是水门啦!唔!”赤发少女在大喊出这句话后,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抬起眼睛看向美琴,发现好友已经掩饰不住笑意了。

“已经到了互相称呼名字的地步了,小玖辛奈还不承认,水门君知道了会不会哭鼻子呢。”

“水门才没有那么弱嘞……”玖辛奈伸出手抚上了自己的头发。罕见的赤发在金色的阳光下泛起了橙色的光泽,“之前我被抓走的时候,只有水门发现了我扯下来做记号的头发,找到了我……”

“后来,他把沿路上找到的我的头发全部放在了一个御守里还给了我。”玖辛奈垂下了头,声音里带上了不易察觉的情愫,“他说,'头发是女孩子的生命,以后我会保护玖辛奈的一切'……”

赤发少女捂住了胸口——那个御守被她放在了胸口——想起了在某个化险为夷的夜里,就像悬挂在天上的那一轮明月一样令人心安的金发少年的眼睛。

美琴看着玖辛奈出神的样子,轻轻撩起了一缕垂在她脸颊边的长发,用指腹摩挲着。

“玖辛奈的头发很好看,红色的,就像燃烧着的火焰一样。”

“之前有讨厌的人说我像西红柿……”

“留长了更好看了。”美琴将玖辛奈的头发别到了她的耳后,露出了少女绯色的耳廓,“不用管别人怎么说,玖辛奈喜欢自己的头发吗?”

赤发少女抬起头来看向黑发少女,沉默了半晌。

“喜欢。”玖辛奈认真地说道,“很喜欢。”

美琴笑了起来。

她和玖辛奈在一次任务中相识,两个人的性格大相径庭。玖辛奈大大咧咧,自己却安静沉稳。

作为宇智波一族拥有珍贵血继界限的她开始只是对身为九尾人柱力和掌握漩涡一族封印术的玖辛奈有着浅尝辄止的兴趣,但是却在和她的相处中忘了初衷。直到少女的赤发落入她嫣红的写轮眼里已变为常态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和玖辛奈相处了一个又一个四季。


她也很喜欢玖辛奈的红头发。


“对了,别光说我了。你的那个相亲对象,呃,叫什么来着……”玖辛奈歪头皱了皱眉头,“宇智波,宇智波富岳,对,他怎么样的说?”

“富岳君他……”这下轮到美琴沉默了。

“他好像比美琴你大不少呢,看起来也好严肃。”玖辛奈注意到了美琴的沉默,“你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吗?我的话一定没办法和不喜欢的人结婚的。”

美琴听到这句话倒是轻笑出声:“你怎么连结婚都想到了?”

“我就随口一说……”玖辛奈吐了吐舌头,“感觉他有点可怕。”


“玖辛奈,美琴姐。”

“!”

“咦?水门君?”

金发少年走到了美琴面前鞠了一躬问好道:“我刚从这附近路过就看到美琴姐和玖辛奈在吃丸子呢,好巧。”

“嗯,玖辛奈在和我说事情呢。”美琴说着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目光飘忽不定的玖辛奈,笑了一下,“不过已经说完了。现在都傍晚了,我也要赶快回家了。水门君,你可以帮我把玖辛奈送回家吗?”

“什……?!不,我可以自己回家!”赤发少女一会儿看向美琴一会儿看向水门,脸红得像天边的火烧云。

“好的,美琴姐放心吧。”水门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我先告辞了,水门君。明天见,玖辛奈。”美琴起身掸了掸落在身上的花瓣,没等到玖辛奈回答便离开了。

“美……!”赤发少女张嘴还未叫住友人,水门转身向着坐在长椅上的玖辛奈伸出了手。

“一起走吧。”

玖辛奈盯着水门。金发少年表情坦然的就像送一个普通同学回家。这让她有些不爽。

少女刷的一声站起身来,绕过水门突然跑了起来。长长的红头发被风吹起,卷起一片余晖。她偏过头偷瞄水门,发现急忙跟上来的金发少年脸上带着七分惊异,三分懊恼和百分的喜欢,突然心情大好。她回过头,在雀跃的心跳声中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美琴走在回宇智波一族大宅的路上。太阳还没完全落山,暖橙色的阳光洒在了路两旁的樱花树上。黑发少女慢慢走着,想起了友人的话。

“富岳君的确看起来很严肃……”

作为相亲对象的宇智波富岳为人沉稳,年纪轻轻就在家族里颇有声望,作为木叶的警务局局长更是受到各方好评。自从自己被介绍给他之后,富岳每逢什么重要的节日一定会登门拜访,送来礼品。就连约会的之前也总是中规中矩礼数周全地上门邀约,有时候正式地像是在对待什么政要。

母亲好像说过是富岳坚持选择自己作为初次的相亲对象,不过也不排除是介绍人的一点小技巧。

富岳君应该会是一位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但是作为恋爱对象……

美琴叹了一口气。

虽然自己并不憧憬小说里写的那种爱恋,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像玖辛奈那样,体验到更加少女的事情,听到更加令人心动的话语啊。

“美琴?”

“富岳君?!”正想着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着实吓到了美琴。黑发少女有些慌乱。

“怎么了?”富岳看着美琴睁大了的眼睛皱起了眉头,“没事吧?”

“没事……您突然出现吓我一跳。”

见过无数次面了还是用敬语这点也很让人无力。

“抱歉。”

“我也并没有责怪您的意思……”美琴又暗自叹了一口气。

“……”富岳低头看着黑发少女有了些生机的表情又恢复成往日的沉静有些无措。他张了张嘴,“我送您回家吧。”

美琴点了点头。富岳走到和她并排的地方,黑发少女不动声色地拉开了半臂的距离。

明明想要稍微拉近距离,但是却又有些抵触的情绪让美琴更加无力了。

两个人慢慢地走在街道上。和煦的春风吹起来,樱花瓣纷纷扬扬地飞落下来。美琴伸出手接住了几片花瓣,身旁的人突然停住了脚步。

黑发少女这一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家门口。

“我到家了。”美琴把手中的樱花瓣丢了,转过身面对着富岳鞠了一躬,“晚上的巡逻请小心。”

她抬起头看向富岳。这一看不要紧,少女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

“花瓣,您的头上落了花瓣。”美琴弯起了嘴角。男人头上落了好几片花瓣,配着他严肃认真的表情居然产生了让人忍俊不禁的滑稽效果。

“失礼了。”美琴伸直了手臂拿去了富岳头上的花瓣。几片小巧的花瓣落到地上,“好了……!”

正在美琴收回手时,一直沉默着的富岳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富,富岳君?”黑发少女吓了一跳。她抽了抽手腕,没有用。富岳抓得很紧,表情比以往还要严肃……甚至有一丝莫名的不安。

“美琴。”

“是。”美琴从未见过富岳这样的表情。她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飞快跳动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什么样子,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明明板着一张脸,耳朵却快比玖辛奈的头发还要红了。富岳直直的看着她,黑眼睛里涌动着山雨欲来前的情绪。

“我不太会说话,也不知道你喜欢听什么。但是我会努力的,请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漫长的沉默之后,富岳终于开口了。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手指却在颤抖,“如果美琴喜欢上别人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啪嗒”


好像有什么声音轻盈地绽开在了耳畔,就像玖辛奈说的那样,十分温柔,却不容忽视。


黑发少女怔住了,一股春雪化溪一般清冽的水流流过了她的心间。她看着眼前这个寡言沉默板着脸说出了不得了的话语的男人,嘴角一弯笑了起来,“我等你。”


玖辛奈,我好像也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评论 ( 29 )
热度 ( 277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