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漫长当下「6.下」

★十年前世界线接TL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前文连接:点我



  院子里的青苔在雨中变得潮湿,竹林旁的鹿惊间或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雏田低着头走在长廊上,湿漉漉的发丝垂在脸旁,双眼盯着脚下的木板地。不知是因为淋了雨还是怎么了,紫发少女浑身轻轻颤抖着,发白的手指绞在一起。

  “这么晚才回来吗,姐姐?”身旁传来拉门打开的声音,一个个头稍小的女孩从门内探出头来,“是不是和鸣人哥……你怎么淋湿了?”

  “花火……”听到妹妹的声音雏田回过神来,她别过脸不动声色地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这么晚了,你赶快去休息吧。”

  “……”花火听到雏田的话并没有回屋,而是直直地盯着她。妹妹的目光让雏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居然一时间有些无地自容。她向来受不了别人用太过热烈的目光看她。过于热烈的目光会让她莫名其妙地感到手足无措,仿佛被看透般赤裸难堪。即使是鸣人,她也无法迎上他过于热切的目光。

  这种抵触心理也许是来自于她那神经质的父亲。从小被父亲像看浮萍一样看待,轻视的目光带来的阴影直到她成年也无法完全散去。现在,她从自己妹妹仿佛审视自己的眼神中读出了相似的意味。

  我又做错了什么吗?我又要被责备了吗?被父亲斥责久远回忆涌上脑海,雏田心口一紧。

  “你和鸣人哥怎么了吗?是吵架了,还是分手了?”花火走出屋子,站到了雏田面前。

  “我们……我们什么事也没有。”雏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很晚了,快点休息吧。晚安,花火。”

  “我就知道。”

  “什么?”雏田正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身形一顿。她有些僵硬地转过身,“你刚才说什么?”

  “就算姐姐还在和鸣人哥交往,我也会劝你们分手的。”花火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为什么……”雏田看向妹妹,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时解决完月球危机自己和鸣人开始交往时,最开心的几个人里面就有花火。她是她的妹妹,那时花火开心的样子不会是假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雏田怔怔地看向花火,有些费力地眨了眨眼睛。

  “难道不是吗?”花火继续说道。她的脸上出现了与年纪不符的冷漠:“姐姐你明明不开心,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自己?本来我以为你和鸣人哥交往之后就能够变得自信起来,可是,姐姐却变得越来越没有自我了。”

  雏田愣了愣:“我没有……”

  “你有!”花火提高了音量,脸上的冷漠变成了愤懑,“你太害怕失去鸣人哥,他说什么你都会照办,他说什么你都不会怀疑。姐姐你一定从来没有对鸣人哥发过脾气!”

  雏田的眼里泛起水汽:“他很好,我没有必要对他发脾气……鸣人君从来不会对我说过分的话,也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

  “那大概是因为他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吧。”花火攥紧了手指,像是早就料到雏田会这么回应自己一般,“鸣人哥他,对你没有要求。”

  “……”雏田开始发抖。没有要求,就意味着鸣人从未对自己抱有期望。她再也听不下去妹妹的言语,转过身去,声音颤抖着说道:“我要先回去休息了,花火你也早点休息。”

  “姐姐!”花火有些急了。她咬了咬牙说道:“我知道姐姐你很爱鸣人哥,但是鸣人哥他……只有我是真正在乎你的,如果宁次哥哥还在的话他也会……比起关心你和鸣人哥的关系,父亲更关心的是你和‘预备火影’的关系。”

  “我没办法看着你继续这样下去。”花火向着雏田走了一步。

  “花火。”雏田背对着妹妹说道,“晚安。”

  “等等!姐……”

  未等花火说完,雏田便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夹杂着少女的叹息跌落到石板地上。


       回家的车屁屁


       天刚亮的时候,雏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几乎整夜没睡,鸣人的话、花火的话还有宁次的音容就像一团乱麻一样纠缠在一起,塞满了她整个脑袋。雏田从被子里爬起来,整理好床铺,在床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天早就放晴了,阳光从窗缝里漏进屋里。

  紫发少女突然回过神来,急忙换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向厨房。厨房里已经有下人在忙碌了。他们看到雏田前来吃了一惊:“雏田大小姐,您来这里做什么?”

  “我……”雏田眨了眨眼睛,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我来做便当。”

  “哦,是给漩涡君做的吧。”下人露出了笑容,在灶台边让出了一个位置,“雏田大小姐真是善解人意啊。”

  紫发少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站到了灶台边。下人在一旁切菜,她便拿过盆开始淘米。细白的米粒浸泡在水中,把手伸进去搓一搓米粒,水变得浑浊起来。

  善解人意,刚才那个人这么评价自己。自己的确期望能够成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友,但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紫发少女低下头看着盆里浑浊的水,抓紧了手中的米粒。米粒滑溜溜地,从她指缝间溜了出去。

  善解人意,这是在说自己没有任性的资本吗?

  

  “……”佐助是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的。下了一夜的雨,早上终于放晴了。他眨了眨眼睛看向窗外,昨晚忘记拉窗帘了,但是正好能看到蓝得通透明亮的天空。

  黑发少年偏过头,鸣人还在睡。金发少年安静下来的样子很少见。佐助打量着鸣人已经褪去了稚气的面孔,伸手摸了摸他短短的金发。昨晚折腾了一夜,明明比较累的是自己,现在睡不醒的反而是他了。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佐助猛地坐起了身子,从腰部窜上的酸麻感让他皱了皱眉。现在还很早,有谁会这么早就来拜访?黑发少年坐在床上,并没有去开门的意思。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急促地响了三声。睡梦中的鸣人在床上翻了个身,嘟囔了几句,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佐助蹙着眉头,看着熟睡的鸣人,叹了口气下床准备去开门。

  昨晚两个人结束了就累得光着身子倒在了床上,只来得及随便擦了擦。自己的衣服是没法穿了,佐助随便扯了鸣人的衣服套在身上便走向玄关。

  “叮咚、叮咚、叮咚——”门外的人还在不厌其烦地按着门铃。

  佐助拉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紫发白眼的少女:“日向?”

  “佐,佐助君?”门被突然拉开,雏田吓了一跳,“你怎么在……”

  她话还没说完,词句就突然卡在了嗓子眼。眼前的黑发少年正穿着鸣人的衣服,这没有什么,但是,她没法忽视少年白皙的脖颈处鲜红的印记。像是被蚊虫叮咬后鼓起的红色的包,出现在一个微妙的地方。少女呆呆地盯着那个痕迹,浑浑噩噩的脑袋突然清明起来。

  原来是这样——少女捏紧了手中装便当盒的袋子——原来是这样。

  

  雏田猛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佐助:“那个,佐助君,我可以进屋吗?”

  


大家好我回来了一看原来都一个多月没更文了XD


评论 ( 66 )
热度 ( 20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