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5」

The First

第五章

        吃完饭后总算是从后辈们那里得以脱身的鸣人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有些郁闷。         “那些家伙居然真的不等自己就先走了,难得佐助回来,我也想和佐助,和大家在一起啊!佐助现在不知道是找了旅店住下,还是还在和小樱她们在一起。“

      “和小樱在一起啊……”鸣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小樱她,是喜欢着佐助的吧……”

        鸣人突然觉得内心涌起了一股酸涩的情绪。虽然佐助现在不知道中了什么术变成了女孩子,但是这种情况不会永远保持下去。术会有解开的一天,佐助会有恢复男性身体的那一天。

        小樱应该也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等到再过不要多久,他俩应该就会……就会……

        有一个让鸣人感到痛苦难过的词语,此时此刻浮现在鸣人的脑海里。

        小樱喜欢佐助这件事情自己早就接受了不是吗?十二岁之前自己的确是迷迷糊糊喜欢过这个对自己没有表现过露骨恶意,可爱开朗的女孩的。那时候甚至在她毫不掩饰表达对佐助的爱意之时还会难过苦恼,但是后来佐助离村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了。

        难道我还是喜欢小樱?

        鸣人摇了摇头,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不一会儿,鸣人走到了自家楼下,却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在那里,好像在等着谁。

      “雏田?”鸣人走上前去,看清楚来人后有些惊奇,“有事吗?”

      “鸣,鸣人君……我,这个……”雏田好像要把怀里抱着的袋子递给鸣人。

      “咕——”一声不合时宜的饿肚子的声音从女孩子那里响了起来。

      “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去我家,我家还有杯面,可以……”

        雏田低下头,脸红得滴血,羞怯尴尬地想要找地缝钻进去。

        她当然知道鸣人对她刚刚说的话根本没有自觉,可是内心还是一片雀跃——对于鸣人来说,我是可以被邀请回家的关系。

      “对不起,我先告辞了!”但是一直以来的矜持让雏田红透着脸鞠了一躬,抱着袋子跑开了。

        鸣人看着急忙跑开的少女,有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后脑勺,走上楼去。

      “我回来了。”明明知道不会有回应,但还是习惯性地说了这句话。

        鸣人进了屋子,没开灯,走到床边躺了下去。已经是冬天,天气越来越冷了。前几日出任务结果忘记交暖气费了,没有暖气就算是屋子里也有了寒意。

        他偏了偏头,看到靠墙边堆着许多爱慕者在情人节送的礼物。大多是巧克力,还有忍具一类的东西。鸣人从这些礼物中能够感受到送礼物的人的用心,他很感激,不过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的确是没有什么必要。

        鸣人从床上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绿色的围巾戴在脖子上,走到了窗前。

      “啊,下雪了!”鸣人看着窗外飘飘扬扬的雪花,心情突然高昂了起来。

      “不知道佐助找到旅店没有,刚刚那样撇下我,我要找他算账!”

        轻车熟路开了仙人模式,发现佐助的查克拉后,鸣人立刻跑出了家门。

      “佐助?”鸣人现在还不是很习惯拥有女性外表的佐助,虽然很漂亮,但还是会让鸣人在看到的时候愣一下。

      “佐助你要去哪里啊?”鸣人看到佐助正在旅店门口,好像是要出门一样。

       佐助看着鸣人有些呆愣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去你家。”

      “啊?!去我家?”

      “不愿意我就不去了。”

      “不,不是佐助,你不是要住旅店吗?还抛下我和小樱他们走了。”鸣人说到最后还有些委屈似的,瘪了瘪嘴。

        “你不是还没吃完吗。”

        “马上就吃完了啊,很快啊!”

        “你还被很多人缠着。”

        “都是忍者学校的后辈们,总不能不理人家吧!”

        “……”佐助觉得这种仿佛情侣吵架一样幼稚的对话发生在自己和鸣人之间很奇怪,于是先闭上了嘴。

        “佐,佐助?”鸣人见佐助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还是要去我家的吧!”

          佐助推了一把鸣人凑过来的脑袋,轻轻“嗯”了一声。

          “哦哦,好,走吧走吧!”鸣人见状松了一口气,伸手揽过佐助的肩膀。

        佐助被鸣人搂着,现在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原先产生很大的变化了。记得当初四战结束之后,鸣人也像这样搂过他,他那个时候还能伸手去捏鸣人的耳朵,而现在——他抬了抬手臂,只能用手肘捅到鸣人的身侧。

      “怎么了佐助?”鸣人感觉到佐助用手肘顶了顶他。

       “没事。”天气变冷了,鸣人这样搂着自己的姿势很暖和。

        雪已经停了,地上也没积起多少。鸣人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和佐助说着他不在村里这段时间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佐助静静的听着,鸣人却突然停了下来: “咦?那是雏田吗?”       

       “!”  

       “!”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雏田突然被乘坐飞行器的人掳走了。

       鸣人和佐助立刻追了上去,掳走雏田的人还有同伙,一群人都乘坐着飞行器,看到追来的两人,开始了攻击。

        “须佐能乎!”六芒星在瞳中转动,眼中流下鲜血,佐助紫色的须佐包围住了两人。

        金色的查克拉球向两人飞来,鸣人眼看雏田就要被带走,转头看向佐助,佐助点了点头,用须佐之臂将鸣人奋力扔了出去。

       “影分身术!”鸣人的影分身们开始用螺旋丸攻击飞行器,随着一声声爆炸声,紧随其后的佐助看到雏田从炸裂的飞行器上掉了下去。鸣人从爆炸产生的浓烟中冲了出来,佐助见状,开始追击剩余的残党。

        雏田飞快地向地面坠落,手中的袋子破裂,一条长长的红围巾飘了出来,挂在了房顶上突出的尖锐物上,随着“嘶——”的声音,精心编织的的围巾被从中间划开,但成功阻止了雏田进一步的下落。少女紧紧抓住围巾,身体在寒风中颤抖。她深知这脆弱的毛线织物支撑不了多久,于是努力寻找着落脚点。

       “嗞——”

        “!”比想象中还要快,围巾断了。雏田又掉了下去,只不过这一次,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评论 ( 1 )
热度 ( 25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