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7」

★感觉自己挺高产!(别立flag)
★前文烦请点击头像!
★净化首页,从我做起
    求同存异,携手共进
    用爱产粮,共铸辉煌
★我的讲话完了,以下正文(´▽`)ノ

The First

第七章

       佐助发誓他一定要揍扁这个吊车尾的。

      “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佐助!”鸣人看着佐助气到发黑的脸,语气和态度立刻软了下来,

      “因为佐助突然就要走我一着急身体就自己动了啦!我也没想到就摸到了……”

        鸣人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刚才看到佐助坐在床边的时候就有些在意那线条过分明显的胸部了,不小心抱住的时候就直接确定了自己的疑惑。

       他惨兮兮地低下头去,不敢看佐助的表情。

       佐助又气又恼,他气自己刚刚莫名的期待,他恼鸣人没有回应自己的期待,反而给了他这样一个令人面红耳赤的答案——原来这个笨蛋是因为这种事情脸红成那个样子!

      “我怎么可能有女生穿的内衣啊……”佐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所以佐助今晚别走了嘛,你现在是女孩子的样子,没穿内衣晚上还一个人走在路上……”和刚才态度强硬的鸣人判若两人,现在的金发少年更像是一只被主人训斥的金毛的大型犬。

      “难道你觉得我会遇到危险?”佐助看到鸣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的不快消去了一大半,但还是没好气。

      “不是!佐助这么强一定没问题,但是我绝对不要佐助这个样子一个人住旅店啦!住我家又省钱又省事!”

       又绕回来住在他家这个问题,佐助真的无力反驳了。

        这个人就是这样,执着到令人发指,坚定到骇人听闻,自己早该有所觉悟的。

      “我知道了。”佐助自暴自弃似的走到床边坐下:“你说的,我睡床。”

        还摆着“就算和佐助大战五百回合也要让他住下来“的攻击姿态的鸣人,面对佐助的妥协,着实吃了一惊,然后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好好好,佐助你睡床!”

        佐助没等鸣人说完话,就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背对着鸣人闭上了眼睛。

        鸣人看着被子里的佐助,揉了揉鼻尖,开心的笑了。

       佐助闭着眼躺在床上,他知道鸣人正在翻箱倒柜找被子。背后鸣人忙碌的声音,被子上鸣人熟悉的气息,身上和鸣人一样的沐浴露的香味,让自己十分安心。

       佐助又往被子里钻了钻。

      “啊,完蛋了,只有垫被没有被子了。”鸣人一直是一个人住,寝具只有一套,连好不容易翻出来的这个垫被也是旧的。

      “算了,盖着衣服睡吧。”鸣人自从佐助钻进被子里之后就一直是小声地自言自语,他翻出来最厚的外套,关了灯躺在了地铺上。

       佐助躺在床上默默注意着鸣人的一举一动。鸣人关了灯之后,他翻了个身,从床上看不到在床边打地铺的鸣人,但是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鸣人还没有睡着,佐助这么想着。

        屋子里有点冷,暖气好像没开。床边的地铺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鸣人试图让外套能够盖到更多裸露在空气中的肢体。月光透过窗帘照进了屋子里,佐助视线一抬,就看到了靠墙边的一堆礼物。

        包装精致的礼物盒,静静地堆在墙边,很明显收到礼物的人感激又恭谨地对待着这些礼物,对待着送礼物的人的心。

        佐助想起了之前那些叽叽喳喳充满活力簇拥着鸣人的少女们。

      “鸣人。”

      “怎么了佐助?”金发少年很快回答。

      “上来睡。”

      “?!”鸣人惊讶的从地铺上坐了起来,他借着月光看向躺在床上的人。

      “没有暖气地上很冷,我可不想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一具冻僵的尸体。”

      “可,可是佐助……你现在是……”

      “可是什么?是你说,我就是我,不管是男还是女的。硬是要我在你家留宿结果现在知道害羞了?”

      “呃……”漩涡鸣人语塞了。

       是啊,佐助就是佐助啊,我害羞什么,而且地上真的好凉啊我说!

        这么想着的鸣人看了看温暖的被窝和被窝里的人,从冰凉的地铺上爬了起来,掀开被子爬了进去。

        一阵凉气也跟着鸣人钻进了被窝,佐助皱了皱眉头,伸手搂住了鸣人。

        漩涡鸣人身体僵硬了很久了,自从他钻进被窝被佐助轻轻抱住了之后,就一直不敢动。

       佐助就是佐助这句话是真的,是男是女都一样这句话是假的——现在抱着自己的佐助的身体又香又软啊!

       人生第一次和女孩子同床共枕,这个女孩子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什么跟什么啊……

        一直呈挺尸状躺着的鸣人悄悄歪头看向侧躺着的佐助。原先是用一只手臂环着自己的,睡着了之后放松下来手臂就随意的放在了胸膛上。

       佐助好像已经睡着了,清清浅浅地气息打在自己身侧。

        说起来,不止是第一次同床共枕,连自己的初吻都是对方的。

        想到这里,鸣人“噗”得一声轻轻笑了,一直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他翻身面对着佐助,顺着佐助的睡姿,也搂住了黑发少女:“反正连初吻也被这家伙夺走了,现在就让我占点便宜吧!”

        金发少年凑到佐助耳边低低地说:“晚安,佐助。”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屋子里的时候,鸣人轻手轻脚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又帮佐助掖好了被角。随着“咔哒”一声的关门声,简单洗漱过的鸣人出门了。

        佐助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鸣人起床的时候他也醒了,但是看鸣人怕动静太大吵醒自己的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稍微装睡了一下。

        作为忍者向来不能睡得太熟,长年在野外旅行的佐助更是浅眠。因此,昨晚在鸣人翻身搂住自己的时候,自己是醒着的。

        佐助默默地学着用鸣人昨晚的姿势,用手臂环抱着自己的腰。他低头把脸埋进被子里,现在被子里不只有自己的气息,还有那个金发的家伙的气息。

        鸣人的气息满满当当包围在自己身边,好像现在环绕着自己的手臂是鸣人的一样。

      “晚安。”佐助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句话,鸣人昨晚凑到他耳边低语出的简单音节,还有打在他耳朵上的温热吐息,让他此刻在清爽的早晨红了耳根。

       佐助觉得耳朵上的温度让他埋在被子里的脸也开始发烫,急忙掀开了被子,跳下了床。

       黑发少女刚收拾好了自己,就听到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我回来了!佐助你起床了吗?我买了早饭回来!”

        先进来的是鸣人充满活力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小太阳一般的少年走进了屋子。

        房间里的温度好像都上升了几度,佐助这么想着,然后他听到自己说:“欢迎回来,鸣人。”


评论 ( 9 )
热度 ( 32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