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8」

The First

第八章

        鸣人在听到“欢迎回来”这句话之后,湛蓝色的眼睛亮了起来,连他周身漂浮在阳光里的浮尘好像都雀跃了起来!

      “早饭呢?”语调上扬,看到鸣人反应的佐助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昨天晚上因为某种负面情绪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在早晨温暖的阳光里从嘴里溜了出来。

       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和眼前这个人在一起好像什么都能够做到。

      “啊!差点忘了,早饭早饭!嘿嘿!”鸣人拍了下脑门,拎着早饭走到桌前把刚刚出门买的三明治拿了出来,“家里只有泡面,不过佐助你一定不喜欢吃,所以我买了这个。”

        佐助接过三明治,鸣人又给两人倒了牛奶。

        两个人一口一口享用着早餐,没有交谈,但气氛却融洽温馨。等到佐助快吃完的时候,鸣人才开口:“佐助,吃完早饭之后我们要去六代火影那里一趟。”

      “是我中的术有了什么发现吗?”

      “不。”鸣人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是日向花火,雏田的妹妹,被抓走了。”

      “现在所知的情况已经和你们说明过了,你们六人负责将日向花火救回来并且弄清楚那群人的身份。”

      “是!”

       卡卡西看着眼前的六人,点了点头:“具体的分配就听鹿丸的。”

        根据情报,抓走花火的人向村子西方的森林那边窜逃。一行六人出了村,在森林边缘停了下来。

        佐井掏出卷轴画了三只可载人移动的飞鸟。

       “那我现在分配下每个小组的人和任务。六个人分为三组,鸣人雏田一组,佐助小樱一组,佐井你和我一组,首要任务就是搜寻日向花火的下落,一旦有发现立刻联系。”鹿丸扫视了五人一圈,“行动!”

       森林被皑皑白雪覆盖,铅灰色的天空中还不断飘落着雪花。

      “在那里鸣人君。”使用着白眼的雏田在雪地里发现了什么,两人立刻让佐井的忍术飞鸟降落。

      “是花火的苦无。”雏田从雪地里拾起一只苦无,苦无上绑着一个可爱的挂件。

        然而这只充满女孩子气息的苦无的主人却不知所踪。

        雏田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先联系鹿丸他们吧,也许顺着苦无上花火的气息就能找到她。”鸣人看雏田担忧的样子安慰她。

      “嗯。”雏田点了点头,打开背包把苦无放进去。

       “咦?雏田你带了围巾为什么不戴上啊?”鸣人看到她的背包里有一条红色的围巾,好奇地问。

      “不,这条围巾是织给别人的。”雏田发现围巾被鸣人看到,红着脸合上了背包。

      “哦,是这样。”

        难以理解!鸣人这么想着。冰天雪地的,雏田穿的这么少,之前问到的时候还被反问“这不就是普通的战斗服吗?”搞得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反而弱气了似的。

        说起来早上出门的时候,佐助也穿的很少。能看到脖子和锁骨。

        女孩子都不怕冷的吗?

        想到这里,鸣人不由得感到不仅穿了高领还戴了围巾的自己很逊了。

        两人又骑上佐井的飞鸟,准备飞回原先三组约定的地方等待其他人。

        寒风吹刮着两人,坐在鸣人身后的少女犹豫了许久,开口问鸣人:“那个,鸣人君,你的这条围巾是谁送的吗?”

        鸣人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脖子上那条绿色的围巾:“不是。”话说完,鸣人把围巾从脖子上拽了下来:“不戴了,阿嚏——”

        雏田见鸣人的举动吃了一惊,心里却开心了起来——看起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呢。

        鸣人他们到了约好的地方,发现其他两组人已经到了。

      “鸣人,你们有什么发现吗?”鹿丸迎了上去。

      “有,雏田发现了花火掉下的苦无。”鸣人看向雏田,女孩子立刻打开包,把刚刚找到的苦无拿了出来。

        佐井和小樱见状都围了过来,鹿丸接过苦无仔细观察着。佐助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他们。

      “佐助!”鸣人从同伴的讨论中抽身出来,走到佐助旁边:“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在离你们找到的苦无一段距离的地方,发现了可疑的地方。”佐助指了指远处。

      “那一会儿大家一起过去看看吧。”

      “嗯。”

        另外四个人还在讨论着,鹿丸好像已经开始做下一步的安排了。

      “你冷吗?”鸣人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

      “不冷。”佐助抬起头看向鸣人,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鸣人没有接下话,两个人就沉默的站着。

        佐助转身准备向另外四人走去,却突然感觉脖子被什么温暖的毛线织品套住了。

        他低下头,发现套在脖子上的是一条不长不短的绿色围巾,围巾的两端被鸣人拿在手里。

         佐助抬起手想把围巾拿掉。

        “这是我妈妈给我织的围巾。”

         佐助的动作停住了。

       “木叶丸之前去给三代爷爷收拾遗物的时候发现的。”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佐助拉近,把围巾系在了他脖子上,“好了,暖和吧佐助!”

      “为什么……?”从脖子上传来的暖意直达胸腔,裸露在风雪中冻得麻木的皮肤渐渐变暖。        
       
        佐助摸了摸围巾,柔软的毛线,温柔的触感,这条围巾一定被倾注了满满的爱。

         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给我戴上呢?

       “因为佐助的脖子都露在外面,会着凉的。”鸣人说着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我有高领可以挡挡风。”

        这不是佐助想要的答案,他还想再继续追问,却被鹿丸的声音打断:“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哦!”鸣人从佐助身边跑向鹿丸,佐助也慢慢走了过去。

      “我们先去佐助和小樱一组发现的那个地方。”鹿丸对围在他身边的同伴们说,“花火的苦无也是在那个方位被发现的,很有可能人被带到了那个地方。事不宜迟,行动吧。”

评论 ( 17 )
热度 ( 335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