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10」

The First

第十章

        不同于洞穴外天寒地冻的寒冬,这座古城里却是温暖的初春。

       佐助和小樱一组,在古城的街道里逡巡,寻找着被虏走女孩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佐助君,要不要休息下?”樱发少女看着走在她旁边的佐助,询问了一句。

        黑发少女抬头看了看已经升到头顶的太阳,点了点头。

        两个人吃了兵粮丸后坐到树荫下休息,正午的暖风吹拂过来。佐助感到有些热,便把围巾取了下来,小心叠好之后放入了手腕中的空间封印里。

      “咦?那是佐助君的围巾吗?早上刚来的时候好像没有看到呢。”小樱其实在这条围巾出现在佐助脖子上时就发现了,她凭着直觉认为这并不是佐助的东西。

        刚刚佐助小心又温柔的对待围巾的举动让她满心疑惑,趁着休息的空挡问了出来。

      “不是我的。”佐助抿了下嘴唇,“是鸣人的。”

       “是鸣人的啊,哈哈,我就说,感觉不太像佐助的东西。”小樱听到佐助的话之后心底涌上了一股不安的情绪,尴尬地笑着接上话。

        佐助没说话,这让小樱焦虑起来,她隐隐约约感觉在佐助和鸣人之间有什么变化正在发生,而这种变化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和酝酿产生的改变,仿佛只需一点星火,就会爆发出炽热的烈焰。

        她看着此时拥有女性容颜和身体的佐助,感到那星火正烨烨生辉,颇有一触燎原之势。

        一种无助和不甘的心情涌上心头,小樱看向已经休息好起身准备离开的佐助说:“纲手大人最近一直在研究那个卷轴呢。”

        佐助闻言看向小樱。

        樱发少女迎向佐助的目光:“老师说那个卷轴是和阴阳遁有关的‘阴之卷‘,只有拥有血继界限的人才能够使用。具体的能力还不清楚,但是看它能够将阳刚男子变为阴柔女子的效果,只要能寻找到和‘阴之卷‘相对应的‘阳之卷‘,也许就能够有些头绪了。”

        “那‘阳之卷‘在哪里能找到?”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卡卡西老师,啊,不,六代火影大人已经让人把木叶所有有关阴阳遁的卷轴书籍都翻了出来,想要找到‘阳之卷‘的下落呢。”

        佐助点了点头:“谢谢,樱。”

      “不用谢我啦,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小樱听到佐助的感谢立刻高兴了起来,刚刚的阴霾一扫而空,“等找到了‘阳之卷‘佐助就能顺利变回男孩子了!”

        黑发少女听到这句话后迟疑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我继续去四处看看,一会儿就在这里集合。”

      “好的。”小樱点了点头,看着佐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我在想什么?她问自己。

        佐助的迟疑被她看在眼里,少女的敏感让她察觉到了佐助的异样,还有自己的异样。

        一个令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情绪慢慢浮现了出来——我在嫉妒鸣人?

        佐助跳跃在空无一人的房屋之间,脑海里回想着刚刚小樱的话语

      “等找到了‘阳之卷‘佐助就能顺利变回男孩子了!”

        变回原本的样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佐助默默想着。但是现在的时机不对。

        有什么事情要弄清楚,他的思绪中闪过了一个人的面孔。现在这幅身体,对于弄明白自己长久以来一种朦胧不清的感觉有利。

        其实在刚刚进入湖水的时候,佐助也短暂陷入了幻术之中,虽然只有短短数秒,但他清楚得记得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画面——是十分年幼时,和鸣人比赛爬树直到月亮都升了起来时候的记忆。

        柔和的月光洒在对面树梢上金发少年脏兮兮布满被树枝刮擦出的细小伤痕的蠢脸上。

        “回去吧,鸣人!” 他听到自己对鸣人说。

        “哦!”金发少年傻笑着回应他。

         然后,幻术就被自己解开了。

        奇怪的幻术,想让人陷入过往的回忆里逃避现实?

        鸣人被小樱叫醒,不知道回忆起了什么,表情纠结。

        吊车尾的幻术最差了。佐助转身和大家一起离开,却又忍不住揣测他看到了什么样的回忆。     

        佐助加快了速度,温暖的春风迎面拂来。

        也许因为是女性的身体,感觉对于一些是男性身体时不曾注意到的事情敏感许多。

        佐助迎着暖风行动着。春风温暖的温度和鸣人握住自己手的温度不一样,从手上传来的温度又和环住自己的手臂上传来的温度不同。

        刚刚围巾上的温暖,又不同于前两者。

        以前并未在意的鸣人的温度,被现在这幅女性的身体捕捉到,老实地传递到了胸口的位置,把心脏感染得加快了速度。

        黑发少女平复下内心的波动,停在了一处废墟上。他感受到了鸣人的查克拉,跳下墙头走进了废墟内。

       “谢谢啊,雏田。”

        是鸣人的声音,佐助循着声音从楼梯上走了下去,看到了雏田正在拿着药膏给光裸着上半身的鸣人后背上药。

评论 ( 11 )
热度 ( 286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