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11」

The First

第十一章

        佐助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鸣人很快就发现了他。

      “佐助,你怎么来了?”鸣人想要扭过头看他,但是脖子转不过来。佐助看他这样子有些好笑,便走到了他面前。

      “我和小樱分开行动的,马上再汇合。”佐助看了看默默给鸣人上药的雏田,“你后背怎么了?”

      “啊,刚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佐助又绕到鸣人身后,看到鸣人小麦色的皮肤上有一块红色的伤痕。雏田白皙的手指在鸣人的伤痕处轻轻涂抹着药膏。

        佐助看着少女一下一下轻柔的动作和鸣人安静地坐着仿佛很舒服的样子没由来的焦躁起来:“吊车尾的。”

      “怎么了?”鸣人偏过头,他听出佐助语气中的不满,有些疑惑。

      “上药这种小事用个影分身不就可以了,还是说你都没想到?果然吊车尾还是吊车尾。”佐助赌气似的说出了这些话,注意到雏田的动作明显僵硬了。

      “对哦,可是雏田正好在这里,我……”

      “佐助君。”鸣人话还未说完,却被雏田打断了,“是我要帮鸣人君的。“

        雏田咬了下嘴唇:“鸣人君不是吊车尾。”

        昏暗的室内中空气突然凝固住了,一种微妙的气氛萦绕在三个人之间。

        佐助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转身跑上楼梯,离开了这里。

      “抱歉,抱歉鸣人君!”雏田也察觉到了自己刚刚情绪的失控,有些慌乱,“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佐助君的……”

        雏田的手指又不由觉地绞在了一起,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

        好不容易能够和鸣人单独相处,能够让鸣人只看着她一个人的。但是佐助的出现又吸引走了鸣人全部的目光。

        鸣人已经起身把衣服穿了回去,刚刚的氛围让他的心情变得奇怪。

        有什么压在胸口。

        他整理了下心情,看到跪坐在地上低落的雏田,又恢复了往常爽朗的声音:“佐助他没有那么小气啦,别担心。”

       “可是……”

       “那家伙之前经常叫我‘吊车尾的‘,我都习惯了,他要是哪天突然不说了才奇怪了呢!”

        雏田看向鸣人,金发少年正冲她露出了招牌笑容。

        少女定下了心:“谢谢,鸣人君。”

        佐助很快就回到了要和小樱集合的地方,小樱还没回来。

        黑发少女靠着树坐了下去,心里乱成一团。

        雏田的话语和刚才微妙的气氛让他平静不下来。

        我当然知道鸣人不是吊车尾。佐助赌气似的想着。这不用任何人告诉我,我比谁都要认可他。

        我和他的关系不需要别人来评判。

        佐助握紧了拳头。

      “佐助君,你已经回来了啊。”小樱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等很久了吗?”

      “不,刚回来。”佐助见小樱也回来了,努力压抑下翻滚的思绪回答她。

      “我这里没什么发现。”樱发少女露出了惋惜的表情。

      “我也没有。”

      “不知道别的小组有什么发现没有。啊,说到这里,我回来的途中看到了鸣人和雏田呢。”小樱悄悄观察了下佐助的表情,“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真好呢,看起来就像是在约会一样。”

        佐助面无表情的听着,小樱见佐助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雏田她真的很喜欢鸣人呢,之前还舍命保护他。鸣人他就算是一根筋,也该察觉到了。”

      “走吧,天快黑了,去和鹿丸他们集合吧。”

      “啊?好的。”

        佐助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努力向小樱挤出几句话后再也说不出其他什么话了。

        两个人沉默地在断壁残垣间跳跃着。小樱看着佐助的背影,思索着刚刚旁敲侧击的话语有没有被佐助听进去。

        她想要知道佐助的心意,于是说出了鸣人和雏田“约会”这样的字眼,但是佐助面上并未流露出任何波动。

        不管是对鸣人和雏田的,还是对自己的。

      “加油。”小樱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就快要弄明白了。”

       樱发少女看着前方熟悉又陌生的少女的背影,加快了步伐。

评论 ( 5 )
热度 ( 278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