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13」

★前文烦请点击头像。The First都是集中在一起的,比归档更好找所以偷个懒不归档了!
★喜闻乐见的开窍,告白还会远嘛!
★两更走起!

The First

第十三章

        “……”看着黑发少女隐没在黑暗树林里的身影,鸣人想要追上去,但是又堪堪止住了脚步。

        刚才内心涌上的感觉让他惊讶,那是一种让他感到苦恼又开心的情感。

        那种莫名的情感意味着什么,答案明明呼之欲出,却在自己想要抓住的时候从指缝间溜走。

         鸣人从房顶上一跃而下,也向树林走去。

       “鸣人你去哪里?”坐在火堆旁边的小樱看到鸣人,问道。

       “尿尿!”鸣人随口答了一句,钻进了树林。

       “真是的,佐助也走开了,这两个人……”小樱察觉到两人之间奇怪的气氛,怀揣着不安的心情,叹了口气。

        鸣人并没有刻意去寻找佐助,只是在树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湖边。

      “雏田?”鸣人看到了坐在湖畔石头上的雏田,“你怎么在这里?身体没问题了吗?”

      “我没事,鸣人君。”少女看见来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下头去,“很过分吧,我这个姐姐。明明妹妹到现在还下落不明,我却在织围巾。”

        鸣人低头看了看少女手上的围巾,已经差不多织好了。他想起了在湖水中回忆起的往事,看着雏田织的长长的红围巾,正如小樱所说的,他察觉到了。

       “我会帮你救回花火的。”鸣人坚定地说。

        他看到少女仰起头向他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鸣人愣住了,他看着明明看起来很欣慰,却又感觉正在为什么事情痛苦的雏田,开口问道:“雏田你能告诉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

        “啊啊啊,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那个……”急得词不达意的鸣人,只是觉得雏田刚刚那个笑容包含的东西,仿佛就是他寻找的答案,一时脑热问了出来。

       “喜欢一个人的话,会感到快乐,也会感到痛苦。”

        鸣人听到雏田的声音,发现这个羞怯内敛的女孩子,此刻正坚定地注视着自己。

        雏田见鸣人安静了下来,继续说道:“喜欢一个人的话,会不自觉地关注着他,也会想要得到他的关注和认可。想要能够守护他,希望能够分担他的痛苦,分享他的喜悦。会在他的心另有所属时苦恼悲伤,更会在心意相通时感到幸福。”

        雏田说着,开始将织好的围巾折了起来:“不仅如此,在他快乐的时候你会快乐,在他痛苦的时候你会更加痛苦。”

        鸣人听着雏田的话语,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脑海里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地浮现了出来,回忆在翻滚,甚至比在湖水中身中幻术时还要清晰深刻。

      “原来是这样……”鸣人喃喃自语,眼里流光溢彩,“原来我一直……”

        雏田看到鸣人失神的样子,眼里充满了落寞。她从石头上起身,走向湖边。

       “雏田你去……?!”鸣人看到雏田一个人不声不响走向湖边,刚开口喊她,突然看到一个乘坐着圆底飞行器的人飞到了雏田身边。

      “大筒木舍人!”鸣人看清了来者的面貌,正是之前用人偶袭击并想掳走雏田的大筒木舍人。

      “雏田你快过来,危险!”鸣人向雏田大叫,少女却无动于衷。

        雏田转过身,把织好的围巾塞到了鸣人怀中,跳上了舍人的飞行器。她侧过脸,眼里有强装出的冷漠和掩饰不住的痛苦:“鸣人君,永别了。”

        “?!”鸣人愣住了,雏田的眼神让他莫名地心惊。

         “雏田是白眼的公主。”大筒木舍人说着,将少女揽入怀中,“她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

         “别开玩笑了!”鸣人愤怒地冲了上去。舍人的飞行器飞速移动着,他向鸣人发射了一连串金色的查克拉球。

        鸣人闪躲不及被击中后向地面坠落,他感到被击中的地方像是被火焰烧灼一样剧烈疼痛着。在他意识涣散前最后一秒,熟悉的紫色查克拉包围了他。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被摇曳的火光照亮的残破的天花板。

        “……”鸣人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头还是有些昏沉。

       “你醒啦。”

       “鹿丸?我睡了多久了……?”鸣人看清来人后,揉着头说道。

        “三天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十分沉重的缘故,鸣人的心情也很消沉。雏田和舍人走的时候那决绝的语言和冷漠却痛苦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一个人。

        我终于明白内心这种莫名的情感是什么了。漩涡鸣人这么想着。可是那个人的心意我却一无所知。

        好不容易结束了漫长的追逐,让他回到了自己身边,如果自己对他抱有的情感和他对自己抱有的情感不同的话,两个人心之间的距离就不会再有任何一点缩短了。

       这意味着再一次失去他。

       这是比那个人不待在他身边,更令自己感到不能忍受,感到害怕的事情。

        偏偏这个时候雏田和花火又被掳走了,明明答应过宁次会好好保护他的妹妹的!

        鸣人低下头去,自责和害怕这些消极痛苦的情绪淹没了他。

       “女人被人抢走了就这么消沉?”鹿丸看到鸣人低落的样子有意识地出言刺激他。

        这样的鸣人他可不认识!

       “什么?”鸣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反应过来鹿丸说了什么。

       “连火影都不想当了吗?!”

        鹿丸这一句怒吼他听见了。

       “你说什么?!”鸣人被激怒了,他揪着鹿丸的领子怒视着他。

       “佐助把你救回来之后,小樱为了让你快点恢复意识把查克拉都用来给你治疗了,现在人还没恢复过来,你就这样自顾自地消沉了吗?!”

        鸣人吃惊地看着鹿丸,松开了他的衣领:“他们人在哪里?”

        鹿丸偏了偏头,看向另一间屋子,鸣人赶紧跑了过去。

       “不止是身体的治疗,连心理的治疗都交给小樱了吗?”佐井看着鸣人冲出房间后,向着随后出现的鹿丸问道。

       “哼。”鹿丸轻哼一声,舒了一口气——看来是恢复精神了。

评论 ( 4 )
热度 ( 238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