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 「14」

★本章主要解释了下鸣人对小樱的感情,自认为解释的比TL好【笑】
★请尽情享用!顺带暗搓搓求评论(◦ˉ ˘ ˉ◦)

The First

第十四章

       鸣人一进屋就看到了躺在屋子中央的小樱。樱发少女看起来很疲劳,但是精神还不错。

      “小樱,你没事吧?”鸣人跑到小樱身边,急切地问。

      “你醒啦,鸣人。”小樱看到鸣人关切的神色,冲他笑了笑,“没事啦,就是有点累。佐助也在这里,别担心。”

       “佐助……?”鸣人闻言抬头,看到了靠着墙坐在暗处的佐助。黑衣黑发的少女几乎和昏暗的房间融为一体。

       “对不起,我……”鸣人想起坠落前感受到的佐助的查克拉,又看到疲劳的小樱,感到十分自责。

        “佐助都和我们说了,雏田被抓走了是吧。”

         “……”鸣人低下了头。

         “鸣人你,以前说过喜欢我吧。”

         “?!”鸣人没有料到小樱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明显有些慌乱,他悄悄向佐助那边瞥了一眼。

         “你那个时候,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佐助,而你又想和佐助竞争才这么说的吧。”小樱看着天花板,又说,“雏田她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的,女孩子只要喜欢上一个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

         “雏田她现在一定还在等着你呢,快去吧。”

         “小樱,你好好休息,剩下的就交给我吧。”鸣人起身,又偷偷瞄了一眼坐在暗处的佐助,走出了房间。

        他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佐井和鹿丸正站在屋外,但是他们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越过了他看向他的后方。

      “佐助。”鹿丸喊道。

        鸣人一回头,就看到了紧随他身后出来的黑发少女。

      “你和鸣人先去营救雏田和花火,我们等到小樱恢复了就去找你们。”

      “好。”佐助无视了从他出门就一直盯着他的鸣人,走到了佐井旁边。

        鸣人看着黑发少女从自己身边走过,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刚刚小樱对自己说的话佐助听进去多少,佐助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鸣人认真注视着少女的背影,不由得回忆起十二岁之时在七班那些日子。

        的确像小樱所说的那样,自己喜欢上她和佐助有关,但并不是什么“和佐助竞争”这样有些无厘头的理由。 鸣人清楚地记得,自己那时是被这个可爱的樱发少女看向佐助的那种充满崇拜迷恋和爱慕的眼神所震惊,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一个孤独的人柱力,渴望被人珍视,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如果能够受异性欢迎那就再好不过了——也许自己那个时候喜欢上的,就是被珍惜被注视的感觉吧。

        不过幼时对樱发少女的好感并不是什么需要去否认或者无视的事情,自己现在还是很喜欢小樱。

       但是,这种喜欢不是,可能从来都不是自己对那个人所抱有的感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小樱的聊天话题就只围绕着那家伙了。甚至和小樱在一起很开心,也是因为这让自己想起了那家伙在身边的日子。就连自己半开玩笑半是真地说要约会,小樱也终于不像以前那样揍自己一拳了。        
        怕是心思细腻的她早自己一步意识到了吧。

       “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知道,就不存在的。”鸣人突然想起了佐助说的话。

        是啊。鸣人移开了追随着黑发少女的目光。那种情感恐怕早就存在于自己心中了,只是自己并未察觉到而已。

      “鸣人,快走吧,已经三天了,不能再等了。”

      “好!”鸣人听到佐井喊他的声音,急忙跑到他身边,佐助已经坐在了佐井用超兽伪画画出的大鸟背上了。鸣人一跃,也跳上了鸟背坐在了佐助身后。

        鹿丸向两人点了点头,鸣人和佐助就被飞鸟载着起飞了。按照鸣人的记忆,飞鸟向着雏田被掳走的方向飞翔着。佐助正在认真地观察环境,突然感觉身后的人在弄他的头发。

      “你干什么,吊车尾的?”

      “风吹得佐助的头发一直打在我的脸上,好疼。”

        佐助闻言,抽出了剑。

       “我错了!我不拽佐助的头发了我说!”

       “我是想剪头发。”

       “可是,头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啊,你剪了的话变不回去怎么办?而且佐助这个样子很好看……”鸣人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佐助没有听清楚,但他并没有继续动作,收回了剑。

        鸣人看到佐助收起了剑,心里莫名地开心:“谢谢你,佐助。”      

      “是我的头发,你道什么谢。”

      “嘿嘿,很多事情要谢谢佐助啊,能够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一样的话语,之前听鸣人说过,但是这一次身后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包含的情绪,令自己不能平静。

        鸣人坐在佐助身后,看着少女泛红的耳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轰——”

        鸣人和佐助打破了墙壁,冲进了举办婚礼的宫殿,舍人正叼着一块小圆饼,准备喂给他丧失自我意识的新娘——日向雏田。

       “在这里!雏田!”

       “啪嗒。”小圆饼被舍人丢在了一边,他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位不速之客,开口说道:“婚礼的嘉宾来了,一个九尾人柱力,一个轮回眼的使者。”他扫视两人,目光落到了佐助身上:“轮回眼的使者,这并不是你原本的面貌。真是有趣,让我来猜一猜,你打开了阴之卷?”

      “你知道什么?”佐助听到这话立刻紧张了起来。

       “我知道什么和你没有关系,你们打扰了我的婚礼,就要付出代价。”舍人抬眼,直视佐助,与此同时,雏田摆开八卦掌的姿态冲向鸣人。

评论 ( 13 )
热度 ( 267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