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最终章」

The First

最终章

       佐助跳跃在树枝间,刮过来的刺骨寒风打得他的脸颊生疼,眼睛干涩。

        根本不是什么先回村报告卡卡西,是自己逃开了。

        为什么要逃走?

        佐助试图从纷乱的思绪中分出一些脑力来思考这个他抛给自己的问题,但是却怎么也没办法冷静下来。他满脑都是鸣人和雏田之间亲密的互动以及佐井和小樱的话语,心情压抑。         出了什么问题?

        雏田温柔贤淑,名门出生也能为鸣人火影的道路提供帮助。作为鸣人的朋友不应该为好友的恋情而高兴吗?

       佐助加快了速度,风顺着他的领口灌了进去。少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他伸手压了压领口,突然想起了什么——鸣人那条绿色的围巾,现在还在他手腕上的空间封印里。他可以把围巾拿出来再戴上,就不会那么冷了。

        可是佐助却没有这么做。他觉得胸口钝痛,喘不过气来,不得不停在了树枝上休息。佐助站在树枝上喘气,整理头发。就在他自己的手指从发间穿过时,自己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为什么不能是我?

       佐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想把这个荒谬的想法从脑里丢弃,可是这个问题却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了他的思绪上。

       佐助小心翼翼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鼓动着。

        可以是我。这是佐助的答案。只是自己的宇智波家族不能为鸣人提供任何帮助了。如果,如果宇智波一族还在的话,如果哥哥和父母都还在的话,我也一定能成为鸣人的助力的。想到已经逝世的父母和哥哥,佐助的鼻头一酸,眼前的视线模糊了——家人一直是这个看似冷淡孤傲的人的软肋。他能感到有滚烫的液体从眼眶中滑落。虽然四周全是高树不见人影,佐助还是拼命咬住嘴唇,不想发出声音。

        他迈开腿,跳跃在树枝间,任由眼泪大滴大滴地从眼里滑落。

        为什么要问自己那种问题?

        这是个意料之中的疑问,答案也将是意料之中的。

        眼里的泪水止不住,自己却扯出了一个怆然的笑容:“因为我喜欢鸣人啊。”

        只是这此生只此一次的爱恋,就要这样无疾而终了。

      “火影大人!我们回来啦!”火影办公室的门被金发少年猛地推开。鸣人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六代火影的办公桌前。

      “叫我卡卡西老师就可以了,鸣人。”卡卡西看着鸣人元气满满的脸,松了一口气。这群小朋友们还不知道他们差点就被云隐村的大炮轰碎给月球陪葬了。

      “辛苦你们了,现在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任务报告书可以缓几天再交。”卡卡西对着紧随鸣人身后进来的鹿丸一行人说道。

      “佐助已经先来过了吗?”小樱进了房间没看到佐助,有些奇怪,“我还以为他先回来汇报了,走得那么急……”

        鸣人听到小樱的话,内心莫名地不安起来。

      “没有,佐助他没有来过。”卡卡西说道。

      “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了!”

      “等等,鸣人?!”小樱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鸣人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从月球上回来已是深夜,紧急避难的村民们已经被疏散,现在都已经在家中酣睡了,木叶的街道一片静谧,只有金发少年奔跑的脚步声重重的响起。

      “佐助——”鸣人猛地拉开家门,屋内一片漆黑。他摸索着开了灯,灯闪了两下之后亮了。         鸣人眯着眼睛扫视房间:“没回来啊……去旅店了吗?”

        鸣人走进家门瘫倒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告白的事情。“要不要买花什么的……佐助喜欢什么呢?”金发少年自言自语,目光飘到了靠墙的一堆礼物那里,突然瞳孔收缩,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

        刚刚不经意间余光落到了桌子上,那不是自己给佐助的围巾吗?!

        鸣人冲到桌子前抓住了那条围巾,然后转身冲出了家门:“可恶啊我真是个笨蛋!”金发少年没有去旅店,而是直接跑向村门口:“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夜晚很寂静,就像十二岁那年自己离开村子之时那样安静祥和。

        本以为再也不会回来了,却还是扛不住一个金发笨蛋的死缠烂打回到了这里。不过这次再离开,也许真的就不会再回来了。

       毕竟,那个人身边的位置已经……

      “佐助你还真是喜欢不告而别的我说!”

        佐助的脚步堪堪顿住了。他面对着木叶的大门,没有转身:“我已经把围巾还给你了。”

      “你现在要去哪里?”

      “不关你的事。”

      “我陪你一起走吧。”

      “什么?!”佐助怀疑自己听错了,转过身来。

        月亮东垂,鸣人正站在他面前,双眼烨烨生辉。

       “我不会再放手了,你要去到哪里我都陪你。”鸣人慢慢地走向佐助,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异常坚定。

        “……”佐助握紧了拳头,抬头看着鸣人。已经认清了对鸣人的感情的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待在他身边了。鸣人会当上火影,会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那都是他的梦想,而自己这份沉重的感情只会成为鸣人的负担。

        明明已经决定离开了,为什么你又要追上来呢?

        胸口被重压的感觉又出现了,他张口轻轻喘着气,突然向鸣人大喊:“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执着于我?现在我已经回到了木叶了,也认同你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鸣人并没有直接回答佐助的问题,而是直视着他的眼睛,开口说道:“一直以来,佐助都是我憧憬的对象,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一生的对手。所以,在终结之谷佐助你认同我的那一刻,是我长这么大最开心的时刻。”

        鸣人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后来佐助你说要去旅行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愿意。我想要佐助留在木叶,留在我身边,明明那么多年没见了,转眼间就又要分别了。但是我没有劝你,我不能那么自私让你按照我的想法生活。我应该尊重你的选择,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我能做的,就是在佐助外出旅行的日子里不断思念着你,让你知道你还有归处。很奇怪啊,明明佐助都那么强了,我还是在担心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

        金发少年低下了头,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一下一下擂鼓似的重重地鼓动着。

      “我一直在思念着佐助,不管是你被大蛇丸带走的时候,还是你去旅行的时候。就连现在……”鸣人突然抬起了头,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就连现在佐助你明明站在我的面前,我都忍不住去思念你!”

        他坚定又炙热地注视着佐助水波潋滟的眼睛,想起了雏田告诉他的关于“喜欢”的定义。

        鸣人深吸了一口气——

      “佐助,我爱你。”

       佐助怔住了,他瞪大了眼睛看向鸣人,感到自己在轻轻颤抖着。

      “佐助你……愿意让我留在你身边吗?”金发少年的声音里少了刚才告白时的坚定,多了一丝带着试探的期许。

      “笨蛋……大笨蛋……”佐助低下头去,脸上的表情被藏在细碎的刘海下面,有些哽咽的声音却漏了出来,“混蛋吊车尾的……害我等好久……”

        明明自己也才发现真实心意,却还是想要责备这个笨蛋。

        一定是因为他害得自己差点放弃了。

        鸣人听到佐助的话语,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慢慢走向佐助,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他。

       正在这时候,天边出现了第一道光线——日出了。温暖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

        鸣人感受着被阳光照射着的温度,和从胸口处传来的湿湿的暖意,扩散到了全身。

        从心灵到身体,全都是温暖的。

      “抱歉佐助,让你久等了。”

        以后,将会和佐助一起迎来无数个这样的早晨。光是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快要流泪了。过去经历过的痛苦已经不值一提,未来将要面对的苦难也会迎刃而解。

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END.

后记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把这篇文章看完,各位的支持是我的动力来源!

        然后我来谈一下创作这篇文章的动机。

        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把佐助写成女生。对于一个对原作结局怨念很深,对剧场版《the last——万恶の源之如何用一条围巾套住男人》怨念更深的人决定拯救世界。

       佐助在剧场版里出场不超过10秒,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佐助一出现在鸣人面前,那其他人就可以靠边站了,这戏就没法演了。但是佐助出场那么少,对佐助很不公平了,对鸣人就更不公平了。

        一个选择题,只有一个选项,怎么玩?

        众所周知,鸣人情商感人,作为一个性别意识清晰的人,他知道用色诱术对付自来也要变成女人,对付辉夜姬要变成男人,这也就是说,在鸣人的观念里,男人应该是喜欢女人的。

        所以,佐助要是在剧场版里还是个男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和佐助一起痛扁boss之后搂着人家高歌一曲《友谊天长地久》《兄弟一生一起走》。

        为了让鸣人开窍,我想要给鸣人一个契机,一个让他真正认识到自己内心的契机。佐助作为翘起命运之轮的杠杆,被我暂时性用“阴之卷”变成了女性,为了让鸣人认识到自己对于佐助的真实情感,这是必要的“牺牲”。

        最后的最后,佐助会变回男生的。因为我希望鸣人在以后的人生中还是和真正的佐助生活在一起。而且,已经认识到自己真实情感的鸣人,也能够爱着作为男性的佐助了。

       毕竟,鸣人的性取向是佐助啊!

      不过,其实让佐助变成女生我也是有点小心思的——因为,我真的很想让他俩有个小孩啊!     
      正剧就在两个人心意相通的告白这里结束了,其他的故事会在番外讲述。一路下来谢谢各位!

        实际上原作结局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有好几年不看火影了,看到大结局的时候还想的是”哈哈,结局cp和我一开始想的一样!”——直到我后来去补完了所有漫画外传和剧场版。         

        不得不说,我不仅对鸣人和佐助有执念,对小樱和雏田也有执念。因为在原作结局中,小樱和雏田都变成了家庭主妇。其实这并没有不好,真正的feminist,应该尊重女性的选择。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应该是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有的女性的愿望就是想要当家庭主妇。

        那为什么我还这么在意呢?因为,她们并没有自我意识啊!不管是小樱还是雏田,她们都是作为依附品存在的,她们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结婚生孩子。我不想要看到这样的她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给雏田那么多戏份,而小樱的感情我也会在番外里交代清楚。

       我希望佐助和鸣人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喜欢看两个男人耽美,而是我认为没有人比他俩更能够了解对方,没有人能像他俩一样羁绊深结。

       没有什么男同性恋,只有两个相爱的人。        
       最后还是要说,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 ( 54 )
热度 ( 421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