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漫长当下(2)

★十年前世界线接TL,鸣人雏田交往描写有,女角色描写有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十年前

  

  距离月球危机已经过了将近一年,村子的灾后重建工作也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海鲜大餐……这也太贵了……”金发少年低着头看着一家装修颇为豪华的餐馆门口的菜单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小青蛙钱包的肚子瘪瘪的。距离上一次收取任务金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作为预备火影忙着学习理论知识没有接任务,完全是在吃存款了。而且自从和雏田开始交往,本来就不多的钱更是完全省不下来了。

  “鸣人君,我不想吃这个了。”站在他身后的白眼少女像是发现了鸣人的窘迫一般,走上前来亲昵地晃了晃了少年的手臂,“我们去吃拉面吧。”

  雏田眨了眨眼睛。她刚刚用白眼偷看了一下鸣人的钱包,一下就了解了情况。

  “嗯?不吃这个了吗?”鸣人挠了挠后脑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一乐拉面也很好吃,我想去吃那个。”雏田挽起了鸣人的手。她希望能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友,在这样的事情上不想让鸣人为难。

  “好,那我们就去吃拉面。”金发少年一下就恢复了精神,“我也觉得一乐的拉面是最好吃的东西了。”

  “嗯。”少女微笑着看向自己的男友。

  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她不由得这么想。在月球上遇到危险的时候,鸣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自己所编织的红围巾所包含的思念也终于传达到了鸣人那里。那个她一直追逐着的人,居然真的停下脚步,回头看到了自己。然后——雏田回忆起了月色下鸣人慢慢靠近的温柔脸庞和抚在她脸上温暖的掌心,脸红了起来——真的像梦一样。

  

  为了守护现在这样和鸣人在一起的时光,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手打大叔,来两碗拉面。”鸣人的声音把雏田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少女一回神,发现已经到了一乐拉面店。

  “哟,是鸣人啊,又带雏田来吃拉面啦。”手打大叔乐呵呵地看着两人,随口说道,“你也不要总是带女友来吃拉面,也去吃顿好的嘛。”

  “哈哈哈哈……”金发少年有些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已经回过身开始煮面的手打大叔完全没注意到。

  “您家的拉面很好吃,是我想要来的。”雏田注意到鸣人的不自然急忙解释道,“我也很喜欢一乐拉面。”

  “是吗,那就好。”手打大叔爽朗地应道,“来,拉面来了。”

  热气腾腾的拉面端了上来。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鸣人有些郁闷地掀起门帘走出门去,小青蛙钱包已经完全瘪了下去,估计接下来一周都要吃泡面度日了。雏田可真能吃啊。金发少年心有余悸地想道,自己吃个三碗左右就能饱的大碗拉面,雏田居然吃了六、七、八……啊,不管了不管了,还是和卡卡西老师说接点任务吧,不然真的要饿死了。

  “咦,这不是鸣人和雏田吗?”

  “小樱,井野。”鸣人看到了樱和井野正向他们走来,打了声招呼。

  “在约会吗?”井野笑着问道,“还真是恩爱呢,每天都在一起。”

  “没有……”雏田羞红了脸,“井野小姐和佐井君的关系也很好吧。”

  “只,只是关系好而已。”井野没想到雏田会这样问她,一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不如问问小樱和佐助怎么样了。”

  “真是的,不要转移话题啦。”樱拍开了井野的手臂,也露出了羞涩但开心的笑容。

  鸣人看着樱发少女的笑容,对井野的话不置可否。樱的心意佐助很清楚,但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佐助从来没有主动表示过什么。虽然他也考虑过佐助是不是太过冷淡高傲才不屑于表露自己的心意,但是一想到黑发少年在终结之谷温柔的面容和顺着眼角滑落的泪水,便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佐助也是个男人,对于自己想要的事物必然会主动争取。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在离村时那句虚无缥缈的“下次吧”却迟迟没有兑现。不知道樱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事到如今,鸣人从那句看似是约定的话中读出了疏离与拒绝之意。

  淡金发的少女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樱发少女:“佐助好不容易回村一趟,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佐助回来了?”金发少年有些吃惊地问道,“他怎么没提前和我说?”

  “佐助也没有必要什么都和你说吧。”樱突然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井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打趣似的补了一句:“还是说有了雏田了,我们这些以前的同伴都不算数了?”

  “哪有……”鸣人笑了起来,“佐助现在在哪里啊?”

  “应该是在火影办公室,跟卡卡西老师汇报任务。”樱接过话。

  “哦。”鸣人点了点头,“那我一会儿也去看看,顺便向卡卡西老师申请个任务好了。”

  “任务?”雏田听到这话有些疑惑。

  “因为最近都在看书嘛,很久没接任务了怕手生啦。”鸣人挠了挠后脑勺回答道。但是心思细腻的紫发少女立刻反应过来,鸣人大概是手头紧了。她回想起刚才在拉面店吃的那么多拉面,顿时有些羞悔。

  “哎——真是辛苦你了,有了女朋友开销很大吧。”樱听闻此言倒是毫无顾忌地就将鸣人打哈哈带过去的事情说了出来,“雏田好像是吃得挺多的,上次我们一起去吃甜品,她一个人吃了五块蛋糕呢。”

       雏田闻言又低下了头。

  樱发少女用手指点着下巴说道:“不过那家店的蛋糕真的很好吃,我们下次再去吧。”她顿了一下,伸手拍了拍金发少年的肩膀:“让鸣人请客!”

  “饶了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鸣人在一旁听着少女们的互动一边看向火影楼的方向。火影办公室还是灯火通明,佐助应该还在那里。自从上次解决了大筒木舍人的危机,这还是佐助第一次回来。平日里也有和佐助私下用信联系,连迦楼罗都熟悉他了,可是佐助回村的次数依旧屈指可数。

  “那个,雏田,我先……”

  “雏田你最近这么能吃,会不会是怀孕了啊?”

  “不可能。”

  三位少女吓了一跳,因为斩钉截铁地说出否定话语的正是鸣人。

  井野先回过神来:“开玩笑啦开玩笑的,鸣人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抱歉……”鸣人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失礼急忙道歉,“这种事情……”

  “没想到鸣人你还挺保守的嘛。”说话的是樱。樱发少女不知怎么的神情有些怪异。在一旁的雏田受不了这样露骨的玩笑,脸红得滴血。她深深地低下头时刘海遮住了大半的脸蛋,没有人发现她的眼角泛起了水光,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雏田,我先送你回家吧。”鸣人开口打破了这沉闷下来的气氛,“好像快要下雨了。”

  “好的。”紫发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时脸上依旧是温婉的笑容,“麻烦鸣人君了。”

  “哪里的话。”鸣人见雏田恢复了心情,便和樱和井野告别,“那我们先走了哦,拜拜。”

  “再见。”雏田鞠了一躬。

  “拜。”

  “明天见。”樱和井野也挥了挥手。

  

  

  卡卡西合上了卷轴,看着眼前黑发黑眸的少年。佐助一席黑衣,在外的长途奔波让他的披风沾上了风沙的气息,人却依旧干干净净。为了遮住轮回眼稍微留长了的额发贴在脸上,敛了少年人凌厉的棱角,多了几分温润。

  “这群人的势力一天天变大,虽然现在还是在暗中行动,但是不久之后应该就会有明面上的动作了,到时候……”

  “咚咚咚”

  “卡卡西老师,佐助。”短促的敲门声后,门外响起了一个活力十足的声音,“你们在里面吗?”

  “进来吧。”六代目火影说道。

  “佐助,你回来啦!”金发少年一进门就走向黑发少年,伸出手臂一下勾住了少年的脖子,“怎么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

  “我也不用什么事都和你说吧。”佐助拍开了鸣人的手,嘴上说着疏离的话,眉眼间却柔和了下来。

  “哦……”听到这句和刚才樱说得如出一辙的话,鸣人心头一梗,低声嘟囔了一句,“说一声也不碍事嘛……”

  “叙旧就先等一会儿吧。”卡卡西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佐助这次带回来的情报和你有关,鸣人。”

  “和我有关?”在听到佐助的话后鸣人有些心情低落,但是在听到卡卡西变得严肃的语调时还是集中了注意力。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察觉到了他情绪的波动。但是卡卡西已经准备谈正事了,他便没再说些什么。

  “佐助这次发现了一伙对尾兽力量持厌恶态度的忍者。”卡卡西说道,“现在还不成气候,只一小群一小群聚在一起,没什么实际行动。”

  “他们都是曾被暴走的尾兽袭击,丧失家人亲友的人。毕竟尾兽在被封印到人柱力体内之前大多是暴戾凶残的。他们希望能够完全消灭尾兽,让这个世界不再被人类无法控制的力量威胁。”

  “可是。”鸣人开口说道,“四战结束之后,除了自愿留在几个人柱力身边的尾兽,其他尾兽都回归山林了啊,这么久了,他们不也没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吗?”

  “你完全相信他们,所以你才能够和他们做朋友。”回答鸣人的是佐助,“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他们见到的尾兽残忍凶暴,让他们相信这样的怪物会老老实实回归山林的确很难。”

  “佐助说得对。”卡卡西说道,“所以眼下还需要你多注意点他们的行动,如果有什么异常及时联系。”

  佐助点了点头,额前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鸣人回过头看他,发现佐助的侧脸被头发遮住了一大半,无意识地伸手去拨。

  “干什么?”佐助还想和鸣人说些什么,一偏头便看见鸣人有些呆呆地向他伸出了手。手的主人见佐助正疑惑地看着他,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

  “咳咳……”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六代目咳嗽了两声,“没什么事的话我也要下班了。”

  “啊?哦,没什么事了……”金发少年如梦初醒一般收回了手,“那我们先走了,卡卡西老师。”

  “去吧。”六代目点点头。

  佐助对卡卡西点头致意,跟在鸣人身后走出门去。

  “佐助你吃饭了吗?”鸣人一出门又恢复了原本开朗的样子。他凑到了佐助身边:“不如我们去居酒屋喝几杯吧?”

  佐助看了鸣人一眼,对他这个提议感到有些意外。以前他回村时——虽然次数极少——鸣人只会拉着他去吃拉面,聊聊天,偶尔去训练场上比试一下,结束之后再去泡个温泉。没想到这次居然提议去喝酒了。这个时候,佐助才有了原来二人都已经成年了的实感。

  “可以。”黑发少年应道,“你之前喝过吗?”

  “嗯……之前同期聚会的时候喝过一次,结果喝多了,送雏田回家的时候在路边吐了……太惨了,别提了。”鸣人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似的摆了摆手,满脸的自我厌弃。

  雏田。

  这个名字被鸣人轻巧地说出口,就像是说出今天去吃拉面那样自然。黑发少年呼吸一滞,心口空落落的。什么时候这二人的关系已经变得这么亲密了?

  在此之前,在那个事件之前,两人的谈话中从未出现过这个少女。

  黑发少年想起了解决了大筒木舍人事件后回村的鸣人。他本以为会和以前一样,鸣人知道他久违地回村时便会兴冲冲地找到自己,然后手舞足蹈地说起自己有多厉害,任务有多惊险。但是,这样的预想却在他站在高高的楼顶看到回村的鸣人被众人围在中间,雏田被同期推向鸣人怀中时打破了。

  后来的事情他有些记不真切了,就像水里看花镜中看月一般。鸣人告诉自己要和雏田交往了,自己应该表达了祝贺的意思,然后……

  两人走在通向居酒屋的路上。佐助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该问问雏田的近况,却发觉喉咙干涩不堪,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鸣人自顾自地又说了些佐助不在时村里发生的趣事,说着说着突然停住了脚步:“咦?下雨了?”

  冰凉的雨滴落到了鸣人鼻尖上,金发少年一抬头,脸上就落上了雨水。雨来得又急又快,不一会儿就下大了。豆大的雨点打在沿街商铺的广告牌遮雨棚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怎么突然下起这么大的雨。”

  “乌云已经积得很厚了,今天不下明天也要下了。”

  两人在被淋透之前冲到了居酒屋,站在门口拧着衣服。店前的世界被雨幕隔绝,佐助侧过头看向正掸着自己头发上水珠的金发少年,连自己都未察觉地浅浅地笑了。

  在很久之前,自己还在七班的时候,也有这样似曾相识的一幕。修行结束后和鸣人在公共浴室门口相遇,洗了个鸡飞狗跳的澡钻出门,发现下雨了。

  和现在一样,身后是人声鼎沸的店铺,身前是雨幕,和鸣人站在这方寸之间的地方,就像是站在世界的缝隙一样。什么都不用思考,什么都不用顾虑,只要静静地呆在这里就好。

  “走吧,佐助。”鸣人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黑发少年回过神来点点头,跟着鸣人走进了店内。

  店里人很多,食物和酒的香气钻进了两人的鼻子,刺激着他们的感官。

  “咕——”居然是黑发少年的肚子叫了起来。

  “噗……”鸣人没忍住,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黑发少年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因为羞愤泛起了樱粉色。佐助皮肤白皙,脸一红就看得十分明显,仔细注意会发现他连隐藏在黑发下的耳根都红了。

  “不要生气嘛。”鸣人推着佐助来到了靠近窗边的空座坐下,“大不了今天我请客啦。”

  “老板,一份脆皮木鱼,一份凉拌西红柿,再来两杯啤酒!”金发少年看了下佐助,“还想吃点别的吗?”

  “够了。”佐助摇了摇头。不知是不是因为居酒屋比外面热不少,他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这样的佐助,好像有点可爱。

  “!”突如其来的念头让鸣人吓了一跳。可爱这个词,根本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鸣人在走到柜台前结账的间歇又偷偷瞄了一眼佐助。黑发少年端起了冒着热气的茶水喝了一口,好像有些被烫到似的迅速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粉嫩的舌尖只出现了短短一秒,却像是烙在了鸣人的脑海里一样。

  金发少年急急转过身,逃也似的移开了视线。

  他手忙脚乱地打开钱包,发出一声长叹:“啊,完了,钱不够啊……”

  鸣人打开小青蛙钱包的肚子这才发现,晚上请雏田吃完拉面之后已经没剩多少了。他皱起了眉头,总不能跟佐助说自己没钱了让他垫付一下,这太丢脸了。而且佐助长年在外旅行,居无定所,肯定比自己还要缺钱。现在回家拿吗?倒也不是不可以……

  “你是鸣人吧?”正在他纠结之时,店长突然发话了,“这顿算我请你和你朋友的,村子多亏了你才能平安,我还要感谢你呢。”

  “啊?”鸣人愣了一下。他帮助别人,拯救村子从来没有期望得到别人的回报,但是这样被感谢了还是让他十分开心,“那就谢谢啦,老板!”

  “客气了。”

  鸣人蹦跶着回到佐助身边,佐助见他回来便抬起了头,异色瞳追随着他的身影。

  “怎么去了这么久?”

  “嘿嘿,没什么。”鸣人笑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今晚就来比试一下谁的酒量好吧!”

  佐助见鸣人突然兴奋了起来,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嘴角上扬:“乐意奉陪。”

  几杯啤酒下肚,两人都有了些许醉意,但神志还算清醒。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比他们刚进店时小了不少。

  “来,再来一杯——”

  “咚咚咚”

  敲窗户的声音在鸣人耳畔响起。金发少年一回头吃了一惊:“雏田?”

  紫发少女一手拿着两把伞另一只手撑着伞站在窗外的雨中,见鸣人看到她松了一口气,小跑向门口进了店来。

  “鸣人君,佐助君。”雏田欠身致意,“我,我是来给你们送伞的。下雨了,鸣人君没有带伞,我想你们可能需要伞。”

  紫发少女的长发有些湿了。窗外的雨虽然不大,但是风吹起的雨丝还是打湿了这位少女。她有些拘谨地站在两人面前,看着喝了一桌子空杯的二人,恍惚间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仿佛一个多余的人。

  “谢谢你雏田。其实不送来也可以,只是下雨而已,先坐下吧。”鸣人见少女冒雨送伞十分过意不去,急忙招呼着雏田坐下。

  “没关系。”雏田顺从地做到鸣人身边,“我知道……只是,我想见鸣人君。”

  佐助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

  他抬眼看向坐在他对面的紫发少女,发现紫发少女正用那双玉眸注视着鸣人。她的眼里包含着佐助再也熟悉不过的感情,爱慕,喜欢,眷恋,甚至还有崇拜。

  “鸣人,我先走了。”佐助站起身。

  “等等,这就要走了吗?”鸣人刚安顿好雏田,佐助就起身准备告别了。金发少年意犹未尽,每次和佐助见面他都有说不完的话。他看了看身旁的雏田,又看向佐助:“你吃饱了吗?今晚住哪里?把伞拿上吧,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不必了。”佐助一个词就否定了鸣人所有的提议,“我吃饱了,旅店已经订好了,忍者还怕雨吗?”

  “可是……”

  雏田悄悄看向佐助,身体不自然地瑟缩了一下。佐助察觉到雏田的目光深吸了一口气:“我就先回去了,你把雏田送回家吧。”

  “哦……”金发少年没再坚持。他目送着佐助离开店里,钻入了漆黑的雨幕中。

  “雏田,我们也走吧。”

  “是。”

  鸣人撑起了雏田带给他的伞,拿着那把本该是给佐助的伞,和紫发少女一起走进了雨幕中,向着佐助离去相反的方向走去。

  

  

  佐助慢慢地走在雨里,身上的披风遮挡了大半淋到他身上的雨水,脸上和头发却都湿透了。走着走着,佐助的脚步沉重起来。

  从刚刚见到雏田冒着雨给鸣人送伞,他的心口就像压了一块大石一般,闷闷地疼。

  “佐助君?”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入耳朵。

  “樱?”佐助有些疑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樱发少女不知为什么没打伞,浑身都淋湿了。齐肩的粉发滴着水,碧眸里闪动着水光。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佐助君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就一直等在这里。”樱低下了头,“结果突然就下雨了……可是我不敢回去,怕我一回去,佐助君又走了……”

  “……”佐助看着眼前的少女,迟疑了片刻,“先进来吧。”

  

评论 ( 30 )
热度 ( 257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