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漫长当下「5」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自,自杀……?”佐助艰难地问到,嗓子里像是塞了一团棉絮,“什么叫本来不用死的?”

  樱发女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用手按住了心口:“佐助君他是为了鸣人……”

  “你怎么在这里?”一个略微有些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

  黑发少年吃了一惊,猛得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是鸣人。樱倒是不慌不忙地拢了拢衣角,好像早就料到鸣人会来似的。

  “影分身?”佐助敏锐地察觉到面前这个鸣人也是一个影分身,而且并不是他在图书馆里遇到的那些影分身。

  “好久不见,鸣人。”正当佐助看着这个影分身时,坐在长椅另一头的樱缓缓起身。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泪痕了,反倒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只有这样的反应吗?”

  “佐助,过来。”鸣人没有回答樱,而是看向佐助,呼唤起他的名字。黑发少年闻言便起身收拾好长椅上的东西,向鸣人走去。见佐助走到鸣人身边站定,樱发女子有一瞬间的恍惚。她仿佛又看到数年前那个黑发少年,头也不回地从她身边走过,走向一片温暖的光明中。

  十年前,自从佐助死后她就离开了木叶村,跟在纲手和静音身后四处游历。后来她疲于奔波,便在离木叶不远的一处村庄长住下来。虽然那个村庄离木叶不远,但是她也鲜少回村。樱心目中的七班早在十年前的一个雨夜就分崩离析,她对此心知肚明。但是在听说一个与宇智波佐助极为相似的少年出现在木叶时,她还是赶了回来。

  樱一晃神,鸣人便带着佐助转头离开了。她看着一高一矮两个渐渐远去的身影,许久未曾有过却依然熟悉无比的不甘与酸涩齐刷刷涌上心头。这个少年出现在木叶不过是昨晚的事,为什么不到一天,他就能够毫不犹豫地回应鸣人的呼唤呢?

  “等等。”樱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被尚未走远的两人听到,“为什么你才刚见到他,就能相信他?”

  这句话是对佐助说的。黑发少年一愣,这才意识到刚才鸣人一喊他,他下意识地就走了过去。如果说是对才认识一天不到的人就产生了信任的心理未免太过草率,但是他的确没有顾虑什么就回应了鸣人的呼唤。如果硬要说的话,这大概是直觉。

  直觉告诉他,回应鸣人。

  “……”佐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樱。樱却在此时移开了视线,看向了鸣人。

  这个反应让佐助有些意外,她明明看起来那么焦虑,却不期待自己给她答案。难道说,这个答案她早已了然于心,于是不等自己回答就匆忙看向别处?

  “鸣人……”樱发女子在对上了鸣人的视线后,碧色的眸子颤动起来,“你到现在还没有……放弃佐助吗?”

  七代目听到这句话,和樱交汇的原本有些虚散视线终于聚拢起来。他定定地看向樱发女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永远不会放弃佐助。”

  站在一旁的黑发少年听到这句掷地有声的话心头一紧。他当然知道自己并不是鸣人口中的佐助,但是这句话从鸣人口中说出来是如此地有力,以至于让他这个局外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地安心。

  樱也好像被他这句话惊到。她抿住了嘴唇,复而张开嘴:“也是呢……鸣人你是一定会这么说的。”

  她精致的面容逐渐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波动,露出了泫然若泣的表情:“果然……我一直都是最没自信的那个呢……”

  金发男人看着昔日队友动摇的样子,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他转过身,御神袍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了一个微小的弧度,下摆的红色火焰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烨烨跳动起来。黑发少年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御神袍的一角。

  “怎么了?”鸣人察觉到佐助的动作立刻停下了脚步。

  “!”佐助如梦初醒般松开了手,有些窘迫地摇了摇头,“没事……”

  鸣人仿佛被佐助这个举动逗乐,紧绷着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佐助看着鸣人的脸惊讶地发现,眼前的男人严肃时和放松时简直判若两人。严肃时的鸣人就像海啸来临前的海洋,深蓝的海面下暗流涌动。而放松时的鸣人却像金沙滩旁的浅滩,湛蓝的海水里孕育着无限生机。很难把这两种反应归结到同一个人身上,但是两者的确平衡地存在于眼前的男人,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身上。

  也许这正是他的过人之处。

  “佐助。”鸣人现在心情好像很好,连声音都上扬了,“刚才我喊你的时候,你为什么直接就过来了呢?”

  这个问题,佐助自己已经思考过了。樱没有要他的答案,鸣人却追问起来。他从金发男人唇边隐隐约约的笑意中知道,鸣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不过想要听自己说出口而已。于是他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你不问问我她都告诉了我什么?”

  “这个问题重要吗?”鸣人问道。

  “这个问题重要吗?”佐助反问道。

  鸣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即笑意弥漫到了眼角:“佐助这样做我很高兴。”

  他在说佐助毫不犹豫回应他的呼唤这件事。

  “你可以依靠我。”鸣人顿了一下,“如果你愿意的话。”

  佐助没有说话。他迎着鸣人的视线,看向鸣人的眼睛里。七代目眼里一片通透的蓝色,此刻正倒映出自己的脸庞。

  “别把我当小孩子。”佐助别开了脸,脸上稍稍有些发烫。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口:“也别把我当做那个‘宇智波佐助’。”

  鸣人愣了一下,眼光沉下去了一些:“抱歉……”

  佐助的话就像一根细细的针轻轻地戳在了他的心尖上。针刺得不深不浅,鸣人甚至并不能感受到疼痛,只是在拔出针时能看到针尖晕开了细小的鲜红色。

  他自然知道眼前的少年不是“宇智波佐助”,但是他很像他。面容,声音,说话的语气,眉眼之间的神态,都仿佛19岁那年他所熟知的波澜不惊,冷淡却温柔的少年。他和他说话时身不由己地想起那个佐助,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在和那个佐助说话。在看到眼前的少年因为一些无意识的举动红了脸时,鸣人仿佛看见了他的那个佐助。一种久违的安心感涌上心头,让他发自真心扬起了嘴角。

  然而,眼前的少年和佐助仅仅只是相似而已,他们不一样。

  黑发少年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原本在那个世界过着简单普通却充实幸福的生活。这样的差异让眼前的佐助眼底没有一丝阴霾,更没有这个世界的佐助那样浓烈的爱恨情仇。

  看到鸣人眼底的亮光慢慢黯淡下去,黑发少年迟疑了一下,随即抬起了头,坚定地走到鸣人的正前方站定。佐助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向眼前这个比他高大的男人,伸出了手:“我叫宇智波佐助,今年十九岁,来自得克萨斯州K大,将来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工程师。正式的问候稍微有些迟了,不过还请多指教。”

  鸣人吃惊地看着眼前做着自我介绍的少年。他在介绍自己,重申自己的身份,告诉鸣人自己不是别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佐助,不是他用来伤春悲秋的对象。他就是他自己,来自K大,想要当一名工程师的宇智波佐助,但是——

  这个宇智波佐助对着眼前的人伸出手,表明他依旧想和鸣人做朋友,想和鸣人重新相识,从零开始展开一段新的羁绊。

  “哈……”金发男人笑了起来,伸出缠上了绷带的左手紧紧地握住了少年伸出的手,“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佐助,我都拿你们没办法呢。”

  “我叫漩涡鸣人,今年二十九岁,是木叶村的七代目火影,请多指教。”

  清晰的力道从相握的手上传来,与之而来的还有令人安心的温度。黑发少年也扬起了嘴角,现在的鸣人脸上,是为自己展露出的真正笑容。

  

  

  

  鸣人的影分身和他一起回到图书馆就离开去做别的工作了。樱并没有跟上来。她在鸣人和佐助握手时便整理好心情离开了。他不知道樱要去哪儿,只是隐约察觉到鸣人和她当初是因为佐助的事情才产生了隔阂。

  佐助拎着东西走进了图书馆。他绕到书架后面想为饭团的事道声谢,却发现四个影分身已经不见了踪影。黑发少年耸了耸肩转回了自己的座位。他记得自己住的地方的冰箱里有不少食材,于是准备下次见到鸣人的时送给他一个作为便当作为回礼。

  他看着面前一堆大部头的书有些头疼。眼下还不是当侦探的时候,自己的火影辅佐选拔考试还没着落呢。上午的时候他按照需要复习的书籍给自己列了一张复习计划表。计划表上的日期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这样紧锣密鼓的复习让他想起了期末考试之前的突击。佐助压下心里的好奇,按照复习计划翻开了一本讲述五大国地理的书。

  书中记载的五大国分别是火之国、风之国、水之国、雷之国、土之国,五个国家相互贸易,当然也会相互竞争。他现在所在的木叶村就在火之国。火之国是一个能够靠丰裕的谷仓来支撑广大人口的大国。因为几乎位于五大国的中央,所以自古以来就是个交通要塞,并且也给各国的文化交流带来的活力。木叶忍村起到了支撑火之国经济发展的作用,而木叶村的首领,同时也是这个国家站在忍术巅峰的人,被称为“影”,就是火影漩涡鸣人。

  “火影……”佐助看着书喃喃道。他知道鸣人很强,书上直观描述的“站在忍术巅峰的人”,更让他感受到了这份强大。

  黑发少年把手放到了“影”字上,用指腹摩挲着书页。作为火影的友人,宇智波佐助想必实力不凡。那个宇智波佐助也是像“影”一样强大的人吗?

  鸣人是火影,这么强的鸣人,也会有拯救不了的人吗?

  黑发少年摇了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愚蠢。不管是谁都会有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毕竟这些忍者最大的敌人是死神。在佐助生活的现代都市,人类还是会不可避免的迎来死亡。应该说万事万物从生的那刻起就在逐步走向死亡,区别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

  像鸣人这样的影,死亡更是如影随形,是什么让他对友人的死耿耿于怀,心有不甘?他想起樱说佐助是“自杀”的,但是后来又说“是为了鸣人”。为了鸣人去自杀?这听起来很奇怪,鸣人不像是那种为了自己牺牲别人的人。还是说,是鸣人出了什么事,让佐助在明知会牺牲自己的情况下依然选择去救他?但是,这种行为可不能被称为“自杀”。除此之外,樱的话里还有一点让他有些在意,那句“还没放弃”是什么意思?这个世界的佐助十年前就已经死了,难不成还有什么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忍术?

  黑发少年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对于这些事在意得有些过头了。在全新的世界,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好好活下去就已经够累人了,现在还要关注一个十年前的旧事。话虽如此,和这个世界的佐助拥有相同名字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置身事外,尤其是初见鸣人时,金发男人眼里的怆然,让他的内心无法平静。

  自己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有什么契机,他现在完全没有头绪。但是可以确定,这个世界没有偶然,有的只是看似巧合的必然。

  这个世界有谁需要我。

  

  

  

  图书馆关门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佐助借了两本书准备回家接着看。老实说,要在短短三个月内学习大量的有关这个世界的知识还是有些吃力。黑发少年叹了口气,走向住的地方。

  他住的地方离火影楼很近,佐助在那天晚上和鸣人隔空打了招呼之后就意识到了这件事。他下意识地觉得这是鸣人有意为之,但是并没有为这样的安排感到不快。把自己放到眼皮下面,不管是监视还是保护都很方便。佐助进了家门,把书放到了桌上,便走向窗口收昨晚晾的衣服。黑发少年把衣服抱进了屋子收拾好,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走向窗口。他端着杯子倚在窗口,不出意料地看到火影办公室还亮着灯。

  不过今晚没有昨晚那有些尴尬地对视,鸣人一直没有出现在窗边,想必是在处理公文。佐助回想起今早自己刚出门,火影室的灯已经亮了起来的场景,不由得砸了砸嘴。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在家家户户都休息熄灯万籁俱寂时,只有火影室里的那个金发男人还在工作着。

  想到这里,佐助收回视线,端着杯子走到桌边:“今晚先把这本书看个大概吧。”

  夜晚的清风从窗口吹进屋里,撩起了黑发少年的额发。

  

  

  

  “唔……”黑发少年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睡着了。他动了动被压酸的手臂,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佐助的头有些晕晕的,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几点睡着的了。他在椅子上呆坐了一会儿有些迟钝地站起身。窗口吹进来带上了一丝凉意的风吹到少年身上,这才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佐助走向窗户,准备拉上窗帘。黑发少年看了一眼火影办公室,惊讶地发现火影室的灯还亮着。

  鸣人还没有回家。佐助皱起了眉头。今天早上他出门时火影室的灯就已经亮了起来,难道他在办公室通宵了?黑发少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算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总统也不会这样消耗自己的身体。

  正当他站在窗前注视着火影室时,火影室的灯灭了。

  “……”佐助站在窗前,看到火影楼的灯全都熄灭了。他好奇鸣人是在办公室休息还是回家了,于是便探出半个身子看向火影楼前的街道。凌晨木叶的街道只有路灯还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着。没一会儿,一个橙黄色的身影就从火影楼里走了出来,是鸣人。

  金发的火影还披着御神袍,慢慢走向佐助所在的这片公寓楼。黑发少年看着鸣人越走越近,最后在隔壁一栋稍矮一些的公寓楼前停了下来。

  “鸣人。”佐助短促地喊了一声,怕惊扰到邻居压低了声音。好在他住的楼层不高,此时街道上又十分安静,七代目听到了他的喊声。

  “佐助?”鸣人结了一个瞬身术的印,出现在了他的窗框上,“这么晚了还不睡?”

  “!”黑发少年被突然近距离出现在他面前的鸣人吓了一跳,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抱歉,吓到你了。”鸣人坐在了窗框上,脸上露出了歉疚的笑意,“在楼下和你说话会吵到邻居。”

  佐助不置可否。这个世界已经很出乎他的意料了,这个火影更是意外性NO.1。

  “你每天都回来得这么迟吗?”佐助敛了敛神色问道。

  “这几天事情稍微有些多。”鸣人回答道。

  一问一答之后,两人居然同时安静了下来。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鸣人笑了起来。

  “今天……”佐助本想问鸣人春野樱所说的“自杀”有关的事情,但是在看到鸣人笑起来时浓重的疲惫之色把话又吞回了肚中,“今天的木鱼饭团很好吃,谢谢你。”

  “是吗?”金发男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回答道,收回图书馆那几个影分身给他带回了对等的信息,“你喜欢就好。”

  “所以。”佐助走到了窗边,对上了鸣人的视线,“作为回礼,明天的便当我给你准备吧。”

  “啊?”鸣人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茫然地看向佐助,“便当?”

  “便当。”黑发少年看着鸣人慢半拍的表情不由得扬起了嘴角,“我来给你准备。不行吗?”

  “不,不是不行……”这么说着,金发男人伸出手挠了挠头,脸颊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只是我好久都没吃过别人准备的便当了。如果不麻烦的话,谢谢。”

  看着眼前的成年男人像个大男孩一样害羞地挠着后脑勺,佐助在惊异之余还有几分欣喜。这又是他未曾见过的鸣人的另一面。

  “就这么说定了,我要睡觉了。”佐助拉住了窗帘,“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好。”鸣人起身抬起手结印,“晚安。”

  “嘭——”

  一团白雾散去,窗框上已经没有了鸣人的踪影。佐助舒了一口气,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他走到冰箱前拉开了冰箱门,看着冰箱里满满的食材,开始思考明天做什么便当。

  

  

  鸣人直接用瞬身术来到了自己家门前。

  “解。”金发男人闭上眼睛又结了一个印,与此同时,木叶村各处响起了此起彼伏却十分微小的嘭嘭声。随着响动结束,鸣人睁开了眼睛。同时解除成百上千个影分身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担,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疲惫。金发火影长吁出一口浊气,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

  他踏入房门,没有开灯,将门在身后阖上。随着“咔哒”一声轻响,屋内又重归寂静。无声的黑暗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他搅进中央。金发男人靠着门慢慢坐到了地上,仰起头靠在冰凉的门板上:“我回来了,佐助。”

  

  

评论 ( 44 )
热度 ( 25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