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漫长当下「6.上」

★十年前世界线接TL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宇智波佐助生日贺文❤年龄限制请注意

★前文连接:「1」  (2)  「3」  (4)  「5」

      “佐助?!”鸣人看清了怀中人的脸后吃了一惊,“你,你怎么在这里?”

  佐助没说话。他的衣物被雨水浸()湿变得冰凉,身体却烫得吓人。

  “佐助,你没事吧?还好吗?”金发少年抱着佐助,手忙脚乱地擦着他脸上的雨水,“脸怎么这么烫……”

  药效催起的qing()欲一阵阵涌上,他的全身就像被蚂蚁细细爬过一般敏感难耐,湿透了的布料贴在他身上,紧绷束缚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被鸣人的手指拂过的脸颊上的皮肤积攒着热度,就连冰凉的雨水都浇不凉。他靠在鸣人肩上,手指抓着金发少年的手臂,急促地抽着气。

  “佐助?”鸣人把黑发少年揽进怀里抱紧。他从未见过佐助这副样子,因为焦急声音都有些颤抖:“我先送你去医院,不对,先去找小樱,她家离这里更近……”

  “不……”佐助抓()住鸣人手臂的手指猛得收紧,疼得鸣人一皱眉,“别去找她……”

  “为什么?小樱她很厉害,可以……”金发少年把没说完的话硬生生咬断在嘴里,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怀中人,“你这样,是……是因为小樱吗?小樱对你做了什么……?”

  佐助没说话。

  鸣人只觉当头棒喝,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他是知道小樱对佐助的喜欢与爱慕之情的,但是他没料到这份感情居然畸化成让她做出伤害佐助的事情。

  不对,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

  鸣人紧紧抱住佐助,一阵恶寒从尾椎爬上脖颈。

  时为叛忍被全忍界通缉的佐助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连曾经的老师卡卡西都与佐助兵刃相见。如果说与佐助仅有师徒关系的卡卡西决意杀死佐助是为了村子与大义,那么樱呢?

  曾经甚至希望让佐助带她走的少女,明明说是喜欢佐助喜欢得不得了,为什么会一次次地做出伤害佐助的事呢?

  他还记得自己救下樱时不小心被她的带毒苦无划到脸后中毒的痛苦感觉。好在自己体内有九尾,樱也及时替自己解了毒。

  中毒的不是佐助真的太好了。在因为毒素蔓延晕倒前的自己这么想着。佐助身边看起来可没有靠谱的医疗忍者。

  

  现在——金发少年一阵阵眩晕,胃里绞痛翻涌着,紧()咬住了牙关,抱紧了佐助——为什么又发生了这种事。

  为什么总有人打着“爱”的幌子枉顾佐助的意愿做伤害他的事情?

  

  无法原谅。

  

  只要一提到佐助,只要发现有人想要伤害佐助,金发少年压抑在心底的怒意与恶念就像岩浆一样翻滚起来。

  这种感情就是促使他一次又一次为了佐助的事情尾兽化的元凶。

  即使是在他已经和九喇嘛和解之后的现在,和当年如出一辙的愤怒、悲伤与痛苦也将他逼至悬崖边。

  漩涡鸣人一直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人。正义的东西就支持,邪恶的东西就反对;对喜欢的东西就笑起来,对讨厌的东西就皱起眉。

  但是,佐助是他的灰色地带。他的一切行为理念,动作指导,甚至是他的梦想,都因为佐助的存在而发生了变化。

  佐助是如此特别,特别到成为他黑白分明的是非观中唯一的灰点。

  

       雨巷


明天要是能把回家的部分产出来佐助生日就有贺文,产不出来这就是贺文,助助生日快乐啵唧啵唧づ╭❤~

评论 ( 68 )
热度 ( 33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