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面】The First番外二:Marry You

★久违的更新!前文请戳

★年龄限制请注意!


The First番外二:

Marry You

      “小樱阿姨,井野阿姨。”

      “是面码啊,去给鸣人送便当吗?”

        春日的午后,小樱和井野坐在路边的饮品店聊着天,正好看见了路过的面码。黑发蓝瞳的少年点了点头,举了举手中的便当。

       “请让一下,请让一下——”富有朝气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三人回头就看见现今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背上背着一个老妇人,两只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飞快地跑开了。

      “噗。”小樱和井野没忍住,笑了出来。

      “又是老爸的影分身啊……”面码看着那个绝尘而去的橙色身影,皱了皱眉头。

      “哎,看着鸣人这个样子,真是想不到面码都这么大了呢。”小樱收回看着鸣人背影的目光,看向了面码。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面码都12岁了。想你刚出生的时候啊,就这么小一个。”井野也看着面码点了点头,“脸红红的,皱皱的,像只小猴子。”

      “那个时候,佐助君还是女孩子呢。”小樱像是怀念什么似的,用手撑住了下巴,“面码知道的吧?”

       面码点了点头:“家里面有看过爸爸那个时候的照片。”

      “哎——居然有留照片哎,真是想不到。”小樱笑了起来,“佐助君那个时候可真漂亮,生完你之后更好看了。”

      “说到刚生完孩子那会儿啊,小樱你可能不知道,第二天我去查房的时候,倒是鸣人憔悴得不得了,也不知道是谁生的小孩。”

      “鸣人是太担心了吧。”

       小樱和井野说着又笑了起来,面码摸了摸手中的便当盒,然后对她们说道:“阿姨,我先走了,要给老爸送便当去了。”少年顿了一下,“下次,请再给我讲讲他们以前的事情吧。阿姨再见!”

      “那当然咯!”

      “路上小心!”小樱和井野目送着面码离开,又是相视一笑。这个她们接生出来的孩子,也有了独当一面的样子了。



      “火影大人。”面码打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看到了他的父亲正在伏案工作。

     “是面码啊。”鸣人从电脑前抬起了头,看到是自己的儿子后疲倦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没人的时候可以叫我老爸哦。”

      “老爸,便当。”面码走上前去把便当递给了鸣人。

       鸣人接过便当打开一看,除了米饭之外几乎全是蔬菜,但是他却显得十分惊喜,抬起头来看向面码:“佐助回来了?”

      “爸爸今天早上在你去上班后不久回来的,做完便当之后就去睡觉了。”

      “这个任务时间有点长,佐助真是辛苦了。”鸣人拿出筷子准备开始吃便当。

      “才三周而已,我出个D级任务都要两三天了好吧。”面码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还是挺辛苦的,下次还是不用给我带便当了,吃泡面就可以了。”

      “然后我的老爸就变成了木叶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营养不良干不下去的火影了。”

      “……”鸣人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面码。

       面码倒是很坦然地耸了耸肩:“我说的是实话啊。而且如果爸爸没时间做便当我也可以做。”

       “你不学习了?”

       “可别小看宇智波!”面码直直地盯着鸣人。鸣人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样子可真像佐助。”

        面码刚要说话,鹿丸推门进来了。

       “鹿丸叔叔。”面码打了个招呼。鸣人见鹿丸又抱了一摞文件进来,叹了口气加快了扒饭的速度。

       面码看着鸣人的眼袋和掩饰不住的倦意,皱紧了眉头。

      “我先回去了。”面码见鹿丸好像要和鸣人讨论公事的样子,便准备离开了,“晚上记得把饭盒带回家,老爸。鹿丸叔叔再见。”

      “好,去吧。”鸣人点了点头。鹿丸也向面码挥了挥手。

       面码出了火影办公室,却没有直接回家。他靠在门边的墙上,等着鹿丸出来。

       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他。


      “我回来了。”鸣人一推开家门就闻到了饭菜的味道,他绕到了厨房,看到正在忙碌着的佐助,“太好了赶上晚饭了。面码呢?”鸣人说着话,从背后抱住了佐助,把头埋在他颈窝里闻着熟悉的味道。

       “在楼上,你去喊他下来吃饭吧。”佐助任由鸣人挂在他身上,舀了一勺汤尝味道。

      “怎么出个任务好像变胖了?”鸣人捏了捏佐助的腰,“我整天累得要死都变瘦了,佐助你居然在出任务的时候开小灶?”鸣人说着又把放在佐助腰上的手拿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屁股。

      “你哪儿瘦了,重死了。”佐助拍开了鸣人不安分的手,指了指碗筷,“盛饭。”

      “哦。”鸣人不情愿地松开了手开始盛饭,佐助走出厨房上了楼。就在鸣人摆好了一桌子饭菜的时候,面码跑下了楼,佐助也跟在后面。

      “我开动了!”三个人围坐在桌子前开始吃饭。面码正在讲他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的一些事情,说着说着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鸣人有些奇怪地问。

      “我想起来了,有个东西。”面码把手伸到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金属的类似发射器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你怎么有这个东西?”鸣人看着面码放在桌子上的东西眉头皱了起来。

        佐助见鸣人严肃了起来,也有些在意。他向鸣人投去了询问的眼光。

      “科学忍具。”鸣人说,“可以把忍术封印在迷你卷轴中然后通过这个装置释放出来。方助之前和我提议允许在中忍考试的时候使用这个,被我拒绝了。”鸣人似乎有些生气,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忍者就应该脚踏实地认真训练,要这种投机取巧的东西干什么。”

       佐助听完鸣人的话便看向了面码,想听听他的解释。谁知面码也点了点头,说道:“今天木叶丸老师给我们演示过了这个科学忍具,人造的东西果然漏洞百出,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靠这种东西肯定不行。”

       “那你拿这个干什么......?”

       “对于忍者作用不大,但是村子里除了忍者还有村民啊。村民们可不像忍者一样厉害,有时候都没办法自救不是吗?”面码看完看向了鸣人。

        鸣人明白了面码的意思,陷入了沉默。他想起四战时,十尾一个尾兽弹就轻而易举地摧毁了后方阵地,许多手无寸铁的村民就这样白白牺牲了。如果村子再次遇袭,当忍者们都奋战在第一线时,如果村民的手中有能够防身的东西,也许就能大大地提高生存的几率了。不过这样管理起来可能会比较麻烦,但是面码的这个主意不能说不行。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会考虑考虑。”

       面码听到了父亲肯定的答复后脸蛋微微红了起来,咧了咧嘴:“那是当然的!”

       鸣人看着面码高兴的样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面码说的这个点子自己倒是没有想过,难道是长年坐在办公室对着公式性的文书思想僵化了?不对,这种带有创新思维的点子本来就是佐助的强项吧!

        鸣人看向佐助,发现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哎哟,累死我了。”鸣人洗完澡往床上一扑,整个人都陷在了柔软的被子里。

        刚晒的。鸣人把脸埋在被子里得出了这个结论。一种满足感涌上心头。

      “起来,压到我的腿了。”被子里的人动了动。鸣人抬起头,看到黑发男人靠在床头,从睡衣中露出的形状优美的脖颈和迷人的锁骨裸露在空气中。

       鸣人舔了舔嘴唇,爬上了床:“佐助,三个星期了。”

     “你不是说快要累死了吗。”佐助看着鸣人爬到自己面前,勾起了嘴角。

      “那佐助就让我精神起来啊。”鸣人看着恋人黑曜石般的眼眸,吻住了他。


         FBI Warning



      “鸣人,快看电视直播。”傍晚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鸣人正准备回家时,鹿丸突然走进了办公室。

      “啊?”

      “你儿子上电视了。”

       鸣人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鹿丸然后打开了电脑,果不其然看到了自家儿子正端坐在整个火之国收视率最高的谈话节目“木叶访谈秀”的演播室里,对面是女主持人。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木叶忍村七代目火影的儿子——宇智波面码来到演播室。作为四代目火影的孙子,七代目火影的儿子,让我们来了解一下火影的家人们都是怎么样生活的。”

      “鹿丸,这是......”鸣人看着电视里的面码,向鹿丸投去了询问的眼光。

      “是他来找我帮忙上这个电视节目的,你继续看吧。”鹿丸向鸣人点了点头。鸣人只得暂时压下疑惑继续看电视。

      “众所周知,七代目火影是漩涡鸣人,面码君因为拥有特殊的血继界限,继承了火影大人配偶的姓氏。火影是木叶忍村最强大的忍者,平日公务繁忙,大家所见到的都是作为'火影'的漩涡鸣人,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通过面码君来了解下作为父亲的七代目火影是怎么样的人。面码君?”

      面码看向镜头,端正了身形:“大家好,我叫宇智波面码,今年十二岁。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是我的父亲。“

      “面码君,火影大人平日里都是怎么样的呢?”

      “我的父亲作为火影十分繁忙,虽然不至于忙到夜不归宿,但是每天也是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到家时很多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演播室里的面码停了一下,似乎有点紧张,“虽然父亲会花时间陪我,但是我觉得有时候他也会力不从心。我小的时候曾经以为火影都是这样为了村子牺牲自己的时间,将精力都花在村子的建设上,甚至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

      面码停了下来,情绪有些激动。女主持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也有些动容:“面码君很能体谅父亲呢!”

     “我为能够拥有这样一位父亲感到自豪。但是,现在我发现其实作为火影的父亲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亲力亲为的。”

      “比如说?”女主持人有些疑惑。

      “比如说分出成百上千个影分身,而其中大部分影分身干的是扶老人家过马路,帮商店的人整理货架这样的事情。”

        正在看电视的鸣人愣了愣。

      “木叶村是大家的木叶村,作为火影应该是把握大局,为村子的发展制定方向,作为管理者行动的。而执行者则是木叶村的每一个人。”鸣人从电视里看到了面码坚定的眼神。

      “扶老人家过马路这些事情你、我和大家都能够做到,那么为什么不去做呢?老爸曾经和我说过‘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家人’,所以,我现在想要以家人的身份请大家帮助七代火影我的父亲做一些事情。”

       面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镜头深深鞠了一躬:“我希望大家能够帮助火影大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会一起努力的,因为村子里的大家,都是我的家人!”

      “面码......”鸣人看着电视里面码的,感觉眼角有些湿润。这些话他可以肯定面码不会当着他的面和他说,这孩子别扭的地方和佐助十分相似,时常把真情实感埋在心里。这样通过电视镜头吐露的心声让鸣人十分感动。而且,面码所说的内容也是自己忽略了的。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一直有着承担一切觉悟的自己不知不觉间忽略了身边的人。

       鸣人看向鹿丸,发现辅佐官正了然于胸地对自己笑:“他找到我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我听了,这些话如果是我和你说你一定不怎么听得进去。现在正好,该说的都说了,该号召也号召到了。面码他说的这些漂亮话听起来是对‘火影’这一职责有所领悟,实际上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累而已。”

       鸣人沉默着点了点头,又看向电视。女主持人显然是被面码的话打动了,她起身拥抱了面码。

      “面码君的话对我也很有启发呢,希望木叶村的大家能够携手建造一个繁荣的忍村。那么面码君,最后还有什么想和大家说的吗?”

      “有!”面码使劲点了点头,“下个月的这一天,我的两位父亲,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将会举办婚礼,欢迎大家来参加!”

      “什么?!”


       鸣人赶回家时,正看到面码和佐助一人占据着一条沙发,对峙着。刚刚那个爆炸性的电视直播让自己、鹿丸甚至是那个女主持人都愣了半天。好在主持人反应快,最后以对婚礼的祝福结束了节目,而自己则飞快地赶回了家。

      “我回来了......”气氛有点不妙啊。鸣人这么想着,绕到了沙发旁边:“面码,我们来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开口说话的是佐助,“小孩子信口开河罢了。”

      “才不是!”沉默着的面码突然喊出了这句话,吓了鸣人一跳。

      “面码,面码。”鸣人一面安慰着情绪激动的面码一面注意着佐助的表情,“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我有在好好说,爸爸不相信我。”面码有些委屈地说,“老爸难道不想和爸爸结婚吗?”

       “我们已经结婚了啊,要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你看?”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总是有人问我的父母是谁。鹿代说了,他的父母不仅领了结婚证还办了婚礼,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他们结婚了!小樱阿姨说你们两个没有办过婚礼。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一直有人问我。但是我明明都说了,他们还不相信。”面码低下了头,攥紧了拳头,“就算我今天在电视里都那样说了,一定还是会有人不相信的!”

        鸣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和佐助那个时候忙着带面码。佐助在面码断奶之后没多久就用“阳之卷”恢复了原本的身体。求婚之时佐助还是女性的身体,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只认出来漩涡鸣人,根本不知道那个黑发少女是谁。后来随着面码出世,佐助恢复男性身体,“绝美的黑发少女”神秘失踪,自己的求婚对象和面码的身世被传得神乎其神,什么版本都有。其实两个人在几年后火之国通过了新的婚姻法案承认同性伴侣之时才领了证结束了未婚生子的日子。

       近几年来,随着人们思想意识的解放,领证的同性伴侣越来越多,举办婚礼的也大有人在。

       可是,我和佐助实在是身份特殊啊。鸣人有些脱力的想着,看向佐助。

      “我只是想要老爸和爸爸举办一个婚礼而已......”面码打破了沉默,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只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我是你们的孩子而已......”

       “面码......”鸣人伸出手去摸了摸面码的头。先不说作为火影的他要举办婚礼得有多麻烦,佐助的身份就是一个大难题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对他“叛忍”的身份耿耿于怀,对“宇智波”这个姓氏心怀不轨。

       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将宇智波一族的真相公之于众,为宇智波鼬正名。虽然佐助表面上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鸣人知道,如果佐助还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应该是这件事。

       鸣人看向佐助,发现他正看着拼命揉眼睛的面码,眼里闪烁着不忍。

       真是苦了面码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和佐助光明正大地举办婚礼,昭告世人啊。鸣人陷入了沉思。

       等等!

       鸣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佐助!”

      “?”佐助正看着面码,内心无奈纠结,听到鸣人莫名高昂起来的声音有些疑惑地看向了他。

       “佐助为什么不愿意举办婚礼呢?”

       “因为没有必要。”

       “在面码这样说过以后你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吗?”鸣人温柔地看着佐助,“佐助是怕自己特殊的身份给面码带来困扰吧。”

       “我才不怕什么困扰!爸爸就是爸爸!”被提到名字的黑发少年争辩起来,他看到佐助的表情松动了。

       “就在刚刚我都还是觉得要等宇智波一族的事情完全解决了,佐助才能够和我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现在我发现我完全错了。”

       鸣人迎向佐助投来的疑惑的目光接着说道,“佐助现在就可以和我一起行走在阳光下。”

       佐助看着鸣人,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了。鸣人理解他的痛苦,理解他做的每一个决定,因此,在鸣人眼里,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叛忍”“罪人”,甚至不是“宇智波”,只是佐助而已。并不需要等大家都承认自己“无罪”了才能举办婚礼,而是本来就将自己作为一个“无罪的人”来举办婚礼。

       火影的终身伴侣会被不自觉得看做“好人”,先给众人埋下这一微妙的认识,剩下的就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了。

       最终达成目的只需要——木叶高层老人们的死亡。并不是要去暗杀或者刺杀,而是只需要等他们老死。

        长老团的老人们年事已高,而自己和鸣人正值壮年。老人们在木叶根系深扎,很难撬动,但是一旦他们死亡,新的长老团上任之前,火影就是木叶权力的中心。这样的方法虽然拙劣,但是却是在此时最可靠的。公布真相的过程绝对不会轻松,但是......

       “婚礼的准备很麻烦。”在经过了长久的沉默之后,佐助开了口。

       “有七代目火影在,佐助还担心准备不好吗?”鸣人听到佐助这句话就知道他已经认可了这个“方法”,不由得笑了起来,“只要你答应举办婚礼,什么都不是问题。”

       面码并不是很清楚佐助从鸣人刚刚那些话里听出了什么,但是他感觉到了佐助的动摇。

       “爸爸......”面码直直地看向佐助,鸣人也看着佐助。父子两人相似的面容和同样清澈的蓝眸让佐助心跳起来。

        他轻轻舒了口气:“好。”


       婚礼的准备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毕竟面码擅自把日期定在了下一个月,不过鸣人和佐助都没想着要改。

       春夜总是迷人的,这一点在鸣人忙完了公事拎着一打啤酒准备回家和佐助叙旧之时却发现他坐在自己的影颜像上之时感受得更加明显了。

      “佐助!”鸣人跃上了影岩,“怎么没回家?面码不在家吗?”

       佐助见是鸣人,倒是不吃惊:“面码去鹿代家了,说是要留宿。你不是也没回去。”

       “不是看到你了嘛。”鸣人扬了扬手中的啤酒。面码这几天忙得有模有样,昨天还说让雏田阿姨帮忙去选请柬。想到儿子,鸣人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上完电视节目之后,有一段时间鸣人办公室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直到木叶村正式发布了公告,各种议论才渐渐平息了下来。刚开始佐助的身份还是被议论的焦点,但是越到后面,人们的重点都转移到了火影的婚礼准备上去了。

       美好的事情总比复杂的事情更令人喜爱,和平年代时尤为如此。

        两个人并排坐着,吹着风,喝着酒,看着和平的村落里的万家灯火。

      “佐助你紧张吗?”鸣人凑了过去,金色的脑袋伸到了佐助面前。佐助没说话。

       见佐助没说话,鸣人笑着开口说道:“我有点紧张啊,毕竟这种事情一辈子只有一次。佐助可别觉得都成大叔了就不能为这种事情激动了,毕竟,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啊!”

       黑发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想起当时村里说要给鸣人修影岩时,鸣人纠结了很久拿哪张照片过去。


       “要突出我帅气又成熟的一面!”当时未及而立之年的鸣人这么说道。摊在茶几上的一堆照片,从忍者学校毕业照到最近抱着面码的照片应有尽有。面码坐在地毯上玩玩具,自己则被鸣人拉着坐在沙发上陪他挑照片。

      “这张。”佐助拎出了16岁那年在自己离村出游之前和鸣人的合照。

       “可是这张会不会和我现在的样子差距有点大?”鸣人摸了摸自己的小平头。

       “成熟又帅气。”

       “真的?!”

       “嗯。”      

       “那就这张!我去给卡卡西老师送过去!”           

      

       “佐助,你在发什么呆?”鸣人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佐助回过神来看向他。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凑过去吻住了他。金发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佐助的嘴唇,砸了砸嘴:”都是泡沫。“     

       成熟又帅气?半真半假吧。当时的自己大概只是私心想要留住那个人最炽热最耀眼的少年时光吧。等到他变成大叔,变成老爷爷收敛起光芒的时候,好歹能有念想。       

不过还是很可惜的,雕像上并没有雕刻出眼睛,这双眼睛,只能自己牢牢记住了吧。

       佐助看着鸣人的眼睛,凑了过去。


     “卡卡西老师?”

     “哦,是雏田啊。”卡卡西点了点头,“晚上来这里干什么?“

     “来看看宁次哥哥。”雏田举了举手中的一束向日葵。

       他们两个人所说的“这里”,就是埋葬着许多杰出的忍者,木叶村的慰灵碑公墓处。

     “日向家的事情......你还忙的过来吧?”卡卡西看着已经成为日向家大当家,将长发高高地盘在头上温婉沉静的雏田问道。

     “花火也在帮我,虽然有些辛苦。”雏田答道。改革远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日向家流传百年的宗家、分家的传统必然有其存在的理由,年长者们的阻挠远比她想得来得激烈。

    “鸣人也很在意这个问题,需要帮忙的话我们随时都准备好了。”

    “非常感谢。”雏田欠身道谢,“我会努力的。”

      但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日向家的事情还是需要日向家的人去解决,这点她再清楚不过了。早就下定决心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勇气了,每当自己迷茫无助时,来看看宁次哥哥总能够让她重新找回方向。

       挣脱了牢笼获得自由的宁次哥哥,现在成为了她的启明星。

     “卡卡西老师来看友人的吗?”雏田问道。毕竟晚上来扫墓的人并不多。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来和故人说说话。”

       雏田点了点头。她分明从卡卡西的话语中听出了更加深刻地感情。于是她向着卡卡西鞠了一躬:“那卡卡西老师,我先告辞了。明天还要和面码君去挑请柬。”说到这里,两个人都不由自主露出了轻快的笑容。

      “去吧,路上小心。”卡卡西目送着雏田离去,转过头低头看着墓碑。

      “带土,那个和你很像的小鬼漩涡鸣人终于要结婚了。拖了这么多年孩子都那么大了,真有他们的。”卡卡西顿了顿,再次开口声音却有些暗哑,“真想让你和琳看一看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婚礼举办的时间。

       春天的木叶村,灿烂开放的樱花占据了满眼的视线。一树一树盛开的粉色的花装扮着这个充满希望,生机勃勃的季节。

       一大早就被小樱仿若拆门般的敲门声吓醒的两个人匆匆吃了早餐就被樱发女子带到了婚礼会场的准备室。鸣人和佐助到了那儿才发现,佐井、井野和香磷早早地等在了准备室。

       “人来了,人来了!”小樱把两个人推到化妆台前面,对着井野和香磷说道:“快开始吧,应该不需要怎么化妆,但是一定要整理下仪表!”

       “没问题,衣服就交给佐井吧。”井野看向了佐井。

       “面码呢?”佐助没在准备室看见面码,有些疑惑。

       “在你俩还在蒙头大睡的时候面码就过来了,现在应该在外面帮忙吧。”小樱说着露出了赞许的表情,“那我也先去外面了!”

        “小樱!”鸣人喊住了准备离开的樱发女子,“谢谢。”

        小樱愣了愣,笑了起来:“说什么呢,安心结婚啦!”说完,她向屋内的人挥了挥手跑了出去。

       “先把头发整理下吧。”香磷看着小樱跑了出去,走到井野旁边。

       “对,不过还是要抹点粉,嘴唇上也要涂点,一会儿拍照好看。”

       “那我就先准备衣服了。”佐井走到了被整整齐齐放在方桌上的两套男士和服前。两套黑色丝绸和服,一套背后绣有漩涡家的涡卷家徽,一套背后绣有宇智波家的团扇家徽,做工精美细致。下身的豹纹深灰色折裙布料厚重,质感上乘。

       “不愧是日向家送的贺礼啊……”佐井感叹着,开始整理两套衣服。虽然鸣人和佐助说什么都不愿意麻烦大家准备贺礼,但是大家都悄悄地准备了礼物。连牙他们都准备了蜂蜜酒。

       身后的井野和香磷正忙着给两人整理妆容。她们讨论得热火朝天。

      “香磷,水月他们呢?”佐助皱着眉头让香磷往他脸上扑粉。

       “水月和重吾在外面,可能在门口迎客吧。大蛇丸也过来了。哎,佐助你别皱眉头啊,粉都抹不匀了!”

       “……”

       鸣人偷偷歪头用余光瞄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佐助,又看了看和他拥有同一个姓氏的红发女子。

自从被鹰小队知道和佐助在一起了之后,意料之外地和他们关系好了起来。尤其是香磷,和小樱关系变得关系密切。之前鸣人还疑惑,最开始是情敌关系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谈得来?后来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有共同话题吧!

      想到这里,鸣人没忍住笑了起来。

     “鸣人你怎么又笑了啊,你笑我还怎么给你化妆啊。知道你开心要结婚了,别傻笑了行不行?”井野收回了手,无奈地看着鸣人。

       “抱歉,抱歉。”鸣人板起了脸,但是湛蓝的眼睛里的笑意却没有藏住。

       “我这边差不多了,给佐助抹了点口红,不然唇色太淡了。”香磷抱着手臂退后了两步看着佐助,点了点头。

       “我也差不多了。”井野也结束了动作。鸣人站了起来,看向佐助。

       “好像没什么变化。“鸣人看着佐助因为抹了口红而变成淡粉色的嘴唇,“我也是。”

      “两个大男人想化妆成什么样?”香磷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井野走向佐井:“好了吗?”

       “好了。”佐井点了点头,“鸣人,佐助,两套衣服尺码是一样的,你们互相帮忙穿吧,记得拿纸扇。”

      “我们先出去等你们啦,时间到了的时候伊鲁卡老师和面码会来接你们的。”井野和佐井走到了门边,香磷也跟了过去。

      “穿衣服小心点,别把粉蹭掉了。”

      “鸣人你不许把佐助的口红吃掉了!”

        金发男人听着两个人的叮嘱,连连点头。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佐助和鸣人对视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

       “佐助你的脸被抹得好白。”

       “你还真敢说,吊车尾的。”两个三十出头的成熟男人,像是小孩子一样,互相调侃起来。

       果然是因为紧张吧。鸣人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速。明明孩子都那么大了,明明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了,可是,真的要举办婚礼了,真的要向世人宣布我们在一起了的时候,又像是多年前求婚的时候那样紧张起来。

      不,比那个时候还要紧张。

       鸣人看向佐助,发现他一脸坦然地开始换衣服。早已习惯单手生活的他现在已经可以利落地自己穿好衣服了。鸣人先佐助一步换好了衣服,伸手帮佐助理了理衣领。

      金发的男人走到了落地窗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低头看到准备室下方的室外会场上已经来了很多人。从这里能够对室外会场的情况一览无遗。绿草如茵的草地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桌椅,来参加婚礼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着。会场入口处还被科学忍具研究班的人立了一块大屏幕,播放着木叶丸录的大家的祝福录像。木叶的友人们的声音、老师们的声音、其他四影的声音......大家都毫不吝啬地送上了祝福。

        鸣人笑了起来。他抬起头,又看到了掩映在灿烂盛开的樱花中正对着这里的影颜山。

        金发男人凝视着父亲的岩像,当年求婚时那种汹涌的情绪忽得又涌了上来,让他喉咙发紧。

       “面码在那里。”佐助站到了鸣人身边。他抬了一下下巴。鸣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正在人群中忙碌地穿梭着的黑发少年。

       鸣人看着面码,嘴角扬了起来:“真不愧是我们的儿子。”

      “下次当面告诉他。”

      “当面说总觉得有些难为情啊......”

      “那也要说。”佐助转过头看着鸣人,“这很重要。”

        鸣人看着佐助坚定的目光,突然想起刚刚看着影颜山时自己的心情,眼神清亮起来:“嗯,下次当面说。”

       正在人群中走着的面码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抬起了头,看到了站在窗边的两位父亲。他挥了挥手,比了一个手势,向着准备室所在的地方跑了过来。

        没一会儿,门就被敲开了。

       “伊鲁卡老师,面码。”鸣人和佐助从窗前转身,看到了走进屋内的两人。

       面码一进屋看到站在落地窗前身着黑色和服的两位父亲有些愣住了。黑发少年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很帅。”

      屋里的三个大人看着面码这副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本来有些严肃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已经显出老态的伊鲁卡此刻站得笔直,他扫视了三人,心头涌上万千思绪。他张了张嘴,却只说出一句“准备好了吗?”

      语毕伊鲁卡有些后悔,本来准备说些祝福的话语的,可是就和十二岁的面码一样,一看见他们俩,所有的话语好像都变得无用了。

      “伊鲁卡老师。”鸣人走上前去,“可别有压力啊。能够请伊鲁卡老师以我的父亲的身份出席婚礼,我已经够高兴了。”

      “鸣人……”伊鲁卡看向鸣人,又把目光移到了佐助身上。

       佐助迎着伊鲁卡的视线,微微颔首:“谢谢。”

       “好了,好了,煽情的话一会儿再说,客人们都要等不及了!”面码拉住了佐助的手,“走吧!”

       佐助和鸣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鸣人和伊鲁卡一起,直接从准备室下楼,去室外会场的中心处的神坛前,等着面码牵着佐助穿过参加婚礼的人群,来到这里,然后在主祭人卡卡西和众多宾客的见证下完成宣誓,结为配偶。

       阳光有些刺眼。这是佐助踏出准备室的大门的第一感受。他低头看了看牵着他的面码,发现他的脸红红的,黑发有几缕被汗黏在了脸上,和鸣人一样明亮的蓝色眼睛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彩。

      “爸爸你在紧张。”面码突然抬起头,对上了佐助看向他的目光,“你的手出了好多汗。”

       佐助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笑了起来:“嗯。”

      “交给我吧!”面码握紧了佐助和手,走向鸣人。

        人群分列在两边,说着“恭喜结婚”的声音,欢笑的声音,还有客人带着的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不绝于耳。

       佐助踩在绿草地上,感受着迎面吹来温暖的春风。

      “好了小樱,你结婚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哭得这么惨啊!”

      “你懂什么,香磷不也在哭吗!”

        走过小樱她们身边时,面码悄悄对着快被眼泪冲花妆的她们比了个鬼脸。一旁的雏田被逗乐了,笑着揉了揉眼睛。

       面码牵着佐助,缓缓地走着。佐助看着不远处的鸣人,一头金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那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还有肩膀上的花瓣都看得越加清晰了。

      心跳越来越剧烈,那是让整个世界静止的心跳声。

      鸣人看着佐助慢慢地向他走来,突然感到时间几乎停滞了。春日的阳光、飞舞的花瓣、温暖的微风和热闹的人群全都消失不见了,一片寂静中只有佐助,在向他走来。

      六道仙人曾经说过自己和佐助是因陀罗和阿修罗转世,命运指引着他们互相追寻、缠斗不休。

       我明明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追寻佐助的!他心有不甘的这么想。但是,一想到正是因为这份命定的羁绊自己才能够和佐助相遇,那种对命运论的不甘心之感消退了。甚至,还有些高兴。

       在漫漫的时间长河里,一个人的一生不过须臾,而在这转瞬即逝的一生中遇到的大多数人也不过是匆匆过客。现在相识的人,在时空轮转之后可能就会变成陌生人。

       但是,自己和佐助不一样。一度丢失的爱被重新夺回,命运相系的两个人热血交融。

      不管是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这份在自己诞生之前,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前就紧紧相连的羁绊,一定会带领着我们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准确无误的找到对方,然后紧紧相拥。

      此生如此,世世如此。

      鸣人抬起手,握住了佐助伸过来的右手。

      时间恢复了流动。

      面码看到鸣人牵住了佐助的手之后,退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小樱她们身边。一旁的井野揉了揉他的头发,又将视线投到了立于神前的鸣人和佐助身上。

      卡卡西正在念祝词。鸣人握着佐助的手,感到他也在紧紧回握着他。祝词念毕,卡卡西将神酒端给两人行誓杯之仪。鸣人和佐助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卡卡西看着昔日的学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么,现在我宣布,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正式结为伴侣,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仪式结束后,伊鲁卡和卡卡西帮着两人请宾客们就座用餐。

     “老爸,爸爸!”面码跑了过来,拉住了两人的手,“小樱阿姨说要一起拍照!”

      面码拽着两位父亲的手走到了小樱他们身边。佐助发现同期和鹰小队都在,大家吵吵闹闹地安排着拍照的队形。木叶丸已经架好了照相机,看到面码他们过来连忙招呼了一声:“鸣人大哥,你们带面码站在中间!”

      “好!”面码拉着鸣人和佐助站到了大家留在中间位置上,大家调整着姿势,等着木叶丸按下快门。

       鸣人转头看了看佐助,发现佐助也在看他。

       眼前是自己一生的挚爱,牵着自己和人生伴侣的手的是两个人的骨血。

       鸣人看着佐助,突然非常想吻他。黑发的男人看出了鸣人的意图。他有些迟疑,低头看了看正看着照相机笑着的面码。等他抬起头时鸣人的脸已近在咫尺。闪闪发亮的蓝眸,正如少年时那般耀眼炽热,令人心动。

      佐助闭上了眼睛,感受到了嘴唇上传来柔软温暖的触感。

     “爸,你们......”

     “咔嚓”

      快门声响起,拍下了仰起头的面码红扑扑的脸上吃惊的表情,其他人小心翼翼不想打扰到两人却又一脸兴奋的表情,还有最中央温柔地接吻的两个人。

       此刻,即是永恒。




后记:

       至此整个《The First》系列算是完结了!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番外二真的是拖了很久,因为想写的东西很多,想传达的东西很多所以......如果这篇番外能够让你有一丝丝感动的话我就足够满足了!说起来因为时间跨度比较长所以720集和《博人传》我都有看到,然后就出现了很神奇的“撞梗”。想要写鸣人在婚礼现场看到影颜山父亲的影岩和番外一中求婚现场对应,720就出现了;想要面码继承玖辛奈“的说”的口头禅,博人就有这个口头禅了......

        所以我才是官方吧!

       说实话我并不在意官方出了什么东西,虽然我也痛苦过纠结过。但是就像我在文里所说的,几世轮回只有对方是会永远在那里的,只有他们才是互为“唯一”。只要知道这一点,这对CP我就有足够的勇气继续爱下去!

       最后不占tag顺便丢个百粉点梗,支持序号最多的最先开坑(全部HE指定)!

       1、19岁学生鸣x23岁编辑佐,同居

       2、34岁作家鸣x16岁学生佐,同居

       3、原著向ABO,19岁两只

       4、随机掉落小短篇

       5、17岁鸣x17岁佐子,校园paro


       

评论 ( 83 )
热度 ( 472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