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2」(ABO)

★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能够让圈子保持活力不仅仅需要对我们鸣人和佐助的爱,更需要大家彼此之间的包容与爱。
★烤螨虫怎么了!难道不好闻嘛XD
★不用系安全带了!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2」

       “鸣人,佐助君在屋子里吗?”小樱和井野带着几个医疗忍者急匆匆地赶到了鸣人家楼下,看到了正一脸紧张地站在门口的金发青年。

      “……”鸣人点了点头,偏过头去有些戒备地看向跟在小樱身后的几个医忍。

      “不用担心,他们都是Beta和Omega。”樱发女子看出了鸣人的不安,又补充道,“井野她是Omega,马上她会带着抑制剂进去给佐助君注射。”

      井野示意鸣人和小樱站得离门口远一些,然后轻轻地打开了门。

      “!”井野一进门就被屋内过分浓郁的Omega信息素包围住了。她握紧了手中的医药箱,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沙发旁边,喊了一声:“佐助君?”

      黑发青年跪在地上,把头深深埋在手臂里趴在沙发上。佐助听到有人喊他,有些迟缓地抬起了头。

     “行动力已经减弱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井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刚进屋时感受到的信息素浓度惊人,好在自己已经被标记过了,不然也会受到影响。她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带有针头和刻度的试管一样的东西,蹲在了佐助身边。

     “佐助君,你现在正在发情,我要测试一下你血液中激素的浓度,看看是否可以注射抑制剂。”井野看到黑发青年微微侧头看向了她,“请把手臂伸给我,我需要采血。”

      受到发情期的影响,佐助现在浑身的温度高的吓人。他行动略有迟滞,但是还保留着一定的思考能力。

      其实洗澡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股间的黏腻怎么都洗不干净,水温从温热调到冰凉依旧浇不灭身上的热度。他觉得再待在这里也不会凉快一点,于是擦干身体穿好衣服拉开了门。

      打开浴室门的一刹那,属于某个金发青年的信息素排山倒海地扑了过来——没有人会在自己家里还掩盖自己的信息素。

     佐助顿时一个激灵,感觉到有什么黏腻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腿流了下来。他的双腿开始发抖,没办法站稳,还没等他走到沙发上坐好,就跪在了地上。

      正在接电话的鸣人回过头来,佐助听到听筒里模模糊糊传来了小樱的声音:“ 佐助君是个Omega……发情……抑制剂……”

      Omega,Omega。

     原来我是个Omega。

      “佐助君?佐助君?”井野看着迟迟没有动作的佐助,有些担忧地喊道。

       黑发青年收回思绪,忍着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情热,咬紧牙关抬起了手臂。井野舒了一口气,扶着佐助滚烫的皮肤,把针头按了进去,几秒之后拔了出来。

       井野盯着试管上一条血红色的细线慢慢攀升,眉头越皱越紧。细线越过了绿色的安全线,越过了黄色的警戒线,最终停在了红色线之上的危险区。

      “……”她沉默地看着试管,然后起身走出了屋子。

     “井野!佐助他还好吗?”鸣人看到井野走了出来,立刻冲上前去。小樱也紧随其后。

      井野抬起了手,将试管杵在了他们眼前。

     “什么?佐助怎么了吗?”鸣人见井野不说话,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这试管里是佐助的血吗?怎么回事?”

     “红色危险区,就是说佐助现在一定要被标记了。”

     “果然是这样啊。”

     “?!”三个人十分吃惊地看着来人。

     “佐井,你怎么来了?”井野看到自己的Alpha来到了一个正处在发情期的Omega所在地,十分疑惑。

      “来给你们这个。”佐井说着掏出了一张纸,“长老们让我把这个带给火影大人。”

      鸣人接过纸,展开一看,上面是一连串大概有十人左右的名单。有的是隶属于暗部,有的是医忍,还有的是普通忍者。这些人的名字鸣人都有印象,他们都是对木叶忠心耿耿的,Alpha。

    “这是什么意思?”鸣人拿着那张,感到源源不断的怒气涌了上来。

    “就是你所想的意思。”佐井说道。

    “你……!”

    “鸣人,佐井只是负责传话而已。”小樱看着气氛不对,急忙劝说道。

      鸣人没有说话,压制下了自己的怒火。他并不是一个易怒的人,但是每次遇到和佐助有关的事情总是没办法冷静下来。

      屋子里有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屋子外面的三个Alpha本能地开始对对方产生排斥。如果不是佐井已经有了Omega配偶,鸣人的反应可能会更加激烈。

     “实际上,佐助君也并不一定要被完全标记。”井野此时说话了。作为一个Omega,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在这三个Alpha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好在佐井有意识地散发出安抚她情绪的信息素,让她没有受不了这种压迫感转身就回到屋里去。

     小樱因为清楚带来这种状况的原因还有所顾忌。只有鸣人,一直在不自觉地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宣誓着主权与地位。

     “你说不一定要被完全标记是什么意思?”鸣人听到井野的话看向了她,“可以打抑制剂吗?”

     “抑制剂绝对不可以用了。血液中的激素浓度已经达到了危险区了,再使用抑制剂会对身体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樱发女子接过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可以采用二级标记的方法。”

     “......”

     小樱说完这句话后,屋外陷入了沉默。

     不同于一级标记需要Alpha咬上Omega的腺体,在其体内结成永久标价的结,二级标记只需要Alpha在Omega的生殖腔内射/精,类似于一种假性标记。这种假性标记能够有效缓解Omega发情带来的种种症状,降低血液中的激素浓度。

    “等到佐助君血液中的激素浓度降下来之后,就可以用抑制剂了。”井野打破了沉默。

    “还是需要一个Alpha不是吗。”佐井说道,“那......”

    “绝对不行!”鸣人打断了佐井的话,然后把手中的纸撕了个粉碎,“佐助他是不会愿意随随便便被一个人标记的,二级标记也不行!你们不能不顾他自己的意愿就......”

    “那,我进去问问佐助君吧。”井野开口了,“鸣人你是想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吧,小樱是Alpha,也不是随随便便某个人。她一直很喜欢佐助君,佐助君也是知道的。”

      井野扭头看向好友,发现樱发女子满脸惊异,脸上却带上了一抹红晕。

     她看到了,刚刚在那张纸上有小樱的名字。她相信小樱也看到了。

     鸣人明显僵住了。他的手握紧又松开,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那我进去了。”井野见状,转身走进了屋内。

      佐助依旧趴在沙发上,高热让他汗湿了衣服衣服,情热让他无意识地扭动着身子,磨蹭着沙发。井野抽完他的血就出去了,看来抑制剂是不能用了。

      发情期的Omega体液会大量流失,黑发男子现在觉得口干舌燥。

      真是太糟糕了。

      想喝水,想洗澡。

      想和人接触,想被人抚摸,想接吻,想......被进入。

      佐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身体却兴奋了起来。

     “嗯......”他夹紧双腿,闷哼了一声。

     “佐助君?”井野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抑制剂不能用了,现在只能让一个Alpha对你进行二级标记。”

      佐助勉强抬起眼睛看向她:“用抑制剂。”

     “不行!”井野料到了佐助会这么说,作为一个医疗忍者的职业道德让她强硬了起来,“现在用抑制剂只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死不了。”佐助费力地吐出了三个字。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医疗忍者会给你用的。”井野用力摇了摇头,接着又放轻了语气,“只是二级标记而已,并不是永久的。”

     “......”

    “佐助君有合适的Alpha人选吗?”

    “......”依旧是沉默。

    “那,小樱可以吗?”井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他发现佐助皱着眉头抬起了头。

     井野看到佐助有了动静,立刻有了信心:“小樱她是Alpha,是你七班的同伴,你可以相信她。而且,你知道的,小樱她很喜欢你,她喜欢你很久了。”

     佐助别过头去。他分出了大部分精力去保持理智,保持清醒,现在他吃惊地发现自己需要分出更大一部分精力来压制自己的怒火了。

     总有人喜欢告诉他怎样做选择才是正确的,总有人妄图决定他的人生。

      我没有喜欢她的理由,也没有被她喜欢的理由。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佐助咬着牙想道。漩涡鸣人在干什么,他明明也场。

      没错了,鸣人当时在场,现在也正站在门外。但是他还是让这个女人进屋并且问了这么个愚蠢的问题。

      佐助感到愤怒、羞恼,甚至还有......失望。

      他猛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井野。黑发男子的眼眶中氤氲着生理性的眼泪,但这并不能减轻他此刻凌厉的眼神给人带来的压力。井野有些紧张。她没料到一个Omega能够给她带来如此的紧迫感。

       然后她从黑发男子一张一合的嘴唇中听到了一个名字。

      “井野,佐助君怎么说?”小樱看到井野走了出来,立刻迎了上去。鸣人听到声音也抬起了头看了过去。

      他发现井野虚虚躲过了小樱炽热的目光,看向自己。

      井野没有说话。一股莫名的情感涌上鸣人的心头,他开始轻轻发抖。

      “鸣人。”井野艰难地开口,“佐助要鸣人进去。”

评论 ( 36 )
热度 ( 556 )
  1. 沉默的鱼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