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3」(ABO)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3」

 ★以后不出意外的话是周更~

       鸣人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稍一用力就推开了门。 

      屋内是强烈又旖旎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鸣人感到自己的下身迅速起了反应。他把身后的门关紧,隔绝了屋外人黏在他背后的包含各种各样感情的视线。 

      门扣发出了“咔哒”一声,沙发边的人回过头来。 

      “……”鸣人看到黑发男子被汗湿了的头发贴在他微红的脸上,那双明明噙着泪水却无比清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金发男子下身涌上一股一股热浪,他紧张地不得了。 

      鸣人走进屋时,他的信息素就和佐助的信息素揉杂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标记前的气息。 

       佐助轻轻喘着气,压抑着因为鸣人的到来翻滚地更加激烈的情热说道:“你知道我让你进来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鸣人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抱歉佐助,但是我现在不能让你用抑制剂,你真的可能会没命……”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佐助嗤笑了一声,“所以你现在是准备上我了?” 

     “你……!”鸣人又惊又气。佐助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自从十七岁那年他们在终结之谷断臂一战之后,这十年来佐助收起了棱角,变得成熟温润起来。有时候他都能感受到佐助的温柔。 

      他惊异于佐助发生的改变,又为确信着这种改变和他息息相关而高兴。 

      可是现在,他能感受到佐助正在生气。然而在他的印象里佐助已经很久没有生过气了。 

      此刻的佐助,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浑身是刺的少年了。 

     屋子里满是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信息素的味道,鸣人的下半身涨得发痛。他现在和趴在沙发上的佐助一样,根本没有办法认真思考。 

     “对不起,佐助。” 

       佐助还未反应过来鸣人为什么事道歉,就突然被Alpha的信息素包围了。金发男子正缓慢而又坚定地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着情绪波动严重的Omega。 

     “唔……”佐助被鸣人的信息素淹没,几乎丧失了理智。一声隐忍的呻吟溢出了喉咙。 

     鸣人走到佐助身边,凑近了问道:“你能自己,到床上躺着吗?” 

    “……” 

     见黑发男子不说话,鸣人走上前去拉起了他的手臂想要把人架到床上去。但是佐助使不上力气,鸣人的手和他接触时他甚至没有力气去拍开。 

     鸣人尝试了一会儿就放弃了。他在佐助旁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将佐助整个人打了个横抱揽在胸前。 

     “!”佐助被鸣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他扯住了鸣人的衣服保持平衡。鸣人零距离的接触和他的信息素一点点蚕食着佐助的理智。他无意识地蹭着鸣人,摩擦着双腿。 

      鸣人抖得厉害。在走到床边这短短的几步路里,他几乎觉得自己会带着佐助一起摔倒。怀中的人体温烫人,浴袍被汗湿,两条腿上一片湿热黏腻。 

      金发男子把佐助放到了床上,然后站在床边皱着眉头看他。 

      Alpha的怀抱无论何时对于一个Omega来说都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刚刚在鸣人放他下来时,他差点想要挽留他。鸣人也察觉到了。 

       已经到极限了,不管是佐助还是他。 

     “佐助……”金发男人开口了,声音有些黯哑,“我来对你进行二次标记。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可以把我当做医生,只是来帮你的忙的,或者说来帮你治疗。你如果生我的气,就闭上眼睛。” 

      鸣人说完这句话就看向佐助。佐助躺在床上,胸口急促地起伏着,但是眼睛却静静地看着鸣人。他的唇线紧绷。鸣人已经准备好了再从这张嘴里听到什么刻薄的话语了。但是佐助什么都没说。 

      鸣人深吸了一口气,爬到了床上,抬起了佐助的两条腿缠在自己腰间。 

     “我不会做多余的事。”这句话说给佐助听,也说给自己听。 

       

        补档

        和敏感字符搏斗了半天 

      “咚咚咚。” 

      “进来。”鸣人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你看起来很累。”鹿丸推门走了进来,他沉吟了一下,问道,“佐助,他还好吗?” 

      “嗯。昨晚……他累睡着了,之后我把他送到医院去打抑制剂了。” 

      “在医院待了一个通宵?” 

      “哈哈,是啊。”鸣人干笑了两声,“佐助还没醒,我留了一个影分身在那里。” 

        “鸣人!”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井野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佐助君,佐助君他不见了!” 

评论 ( 34 )
热度 ( 531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