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8」(ABO)

★最近比较闲,看看能不能更得勤快点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8」

  “佐助君说过要带我一起旅行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兑现,真是过分呢。所以,我就自己跟上来了。”

   一周之前,樱发女子追上了正在旅途中的他,笑着这么说道。就算说跟在他身边会有危险,也会被樱以一句“我可是纲手大人的弟子”反驳回去。想到四战结束时自己的确答应过她一起旅行的事情,佐助也没再拒绝,默许了樱。

  “佐助君,快要天黑了,今晚要先歇息吗?”樱发女子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对走在前面的人说道。

  佐助闻言抬头看向天空,点了点头。他们正行走在树林中,两个人找了一块地势平缓的地方,支起了火堆。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了,夜晚的凉意深重,樱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披风,向火堆旁凑了凑。作为忍者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但是四战结束后自己的确松懈了,在医院里工作之余还能和井野出去逛逛街。不过佐助,好像一直都过的是这样的生活吧......

  佐助君应该需要一个家。樱这么想道。需要一个能在他出任务归来时休憩的地方。家里有温暖的床铺和可口的食物,还有——他的爱人和孩子。

  想到这里,樱发女子脸红了起来。她抬眼看向佐助,发现黑发男人正静静地看着跳跃的火光。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不得不说她这几天对于这件事感受深刻。已经一周了,她和佐助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感。

 佐助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样子,自己就负责找话题。可是找来找去,却发现没有什么能聊的。佐助还在村子里那段时期的趣事翻来覆去也就那几件,之后有关佐助的事情自己可算是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询问有关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的事情,怕又勾起什么令人不快的记忆。问起佐助这么些年在旅途中遇到的事情时,黑发男人倒是会多说几句,然而最后总会以“麻烦事总是比趣事多”结尾。

  没有可以聊得起来的事情总是让人失望的。他们幼年时曾是很好的队友,这让这种沉默不至于变为尴尬。但是生性活泼的樱发女子还是对这种气氛感到了沮丧。关于鸣人的话题他们倒是可以聊起来,就算佐助还是沉默寡言的样子,但是樱能看得出他对此很感兴趣。但是说实话,樱可一点也不想聊鸣人。她和她喜欢的人聊天,话题却总围绕着另一个人打转,这种感觉真是太让人不快了。

 “唉......”樱发女子没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樱听到了佐助略带关切的声音响起,在心里开心了一下,“没什么事啦,就是有点冷。”

  黑发男子闻言将自己的披风脱了下来递了过去。

 “佐,佐助君你不用穿吗?”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佐助关心她递给她披风这个事实快要让她的心跳停止了!

 “我习惯了。”

 “啊,好的。谢谢。”她接过披风披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裹在里面,悄悄地呼吸着佐助的气息。作为一个男性Omega,佐助比她要高大。但是披风上却没有什么香甜的Omega的气息,这要归功于抑制剂的使用。樱曾经在佐助面前展露出少女的姿态,也曾尝试过用自己Alpha的信息素去试探佐助,但是毫无用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都没有能够吸引佐助。

  最起码性别并不能成为她的优势。

  樱抓紧了披风,决定趁热打铁。不管怎么样,她知道自己对于佐助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只要再努力一下的话——

  “佐助君,你有喜欢的人吗?”

  疑惑的表情只在佐助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他立刻明白了樱发女子的用意。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哎?”显然是没料到佐助会如此直白地反问回来,樱的脸立刻涨的通红。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告诉自己这个问题一定要好好回答,佐助能够和她以这种姿态讨论这个问题的机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她要冷静一点,以一个成熟女性的姿态来回答他。

  “最开始是因为佐助君长得帅,又十分优秀,班级里几乎所有女孩子都喜欢你。”樱笑了起来,“能够和佐助君分到一个班我实在是太开心了。后来在和佐助君的相处中我渐渐知道你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冰冷不近人情,佐助君实际上也是很温柔的人。”

  “我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越来越喜欢你吧。”樱抬起头直视着佐助,但是随即又有些悲伤地移开了视线,“但是后来你就走了,我没能留住你......”

  “这不是你的错。”佐助开口说道,“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佐助君......”看吧,佐助他就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就连十二岁那年离村时都会说句“谢谢你”。

  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积累起来才让她更加没有办法放弃他。但是她明明告白了那么多次,每一次都毫无用处。十二岁那年在木叶村门口她没能留住他,十七岁那年在战场上他甚至用幻术攻击她。樱低下头仔细思考着趁着这个机会该说些什么,但是内心的紧张却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在她以为佐助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黑发男人突然开口了——

 “你在想要杀死我的那个时候,还喜欢我吗?”

 “!”樱一个激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时候,那是因为......”

  那个时候佐助是个被五大国通缉的罪犯,有关他的消息全都在告诉她佐助变了,变成了一个残酷冷血杀人如麻她所不认识的人。她那个时候多绝望啊,佐助已经彻底投身黑暗了。

  作为一个忍者,为了大义,为了将她喜欢的男孩子永远留在记忆中,她一定要有觉悟,她必须斩杀他,她别无选择。

  樱发女子陷入了沉默,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她觉得如果说喜欢,佐助会相信她。但是当她回想起她两次拿着带毒的苦无绕到他背后时只觉得羞愧难当,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个时候的我,也是我。”佐助注意到了樱的沉默,开口说道,“你口中温柔的我是我,作为一个复仇者的我,也是我。”

  “当时香磷被团藏抓住当做人质,我为了杀死团藏也伤害了她。”佐助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歉意,但是随即又坚定起来,“团藏与我有灭门之仇,所以,不管那个时候被他捉住当人质的人是谁,我都会那样做。”

  “我会为我伤害伙伴的行为道歉,但我从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

  樱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惊讶。这样的佐助是他不曾见过的。少年期的佐助张扬跋扈,凌厉似剑;成年后的佐助温润如玉,成熟稳重。但是现在她突然发现,不管佐助表现出什么样子,他的本心从来没有变过。

  “我在旅途中遇到了雷影。”佐助看着满脸惊异的女子突然岔开了话题,“他告诉我,鸣人为了让他撤回通缉令,向他下跪了。”

  “什么?鸣人他?!”樱不由得惊呼起来。鸣人从未和她提起过这件事。那个坚强乐观的金发男人总是把重担扛在自己身上,把所有的苦难都隐藏起来,然后将最灿烂的笑容留给身边的人。

  他们两人之间一定不止这一件事她不知道,他们两人的羁绊一定比她所知的还要深。

  樱发女子咬紧了嘴唇,无意识地轻轻摇头。她很聪明,佐助提及这个事情并不是心血来潮,他是在告诉她......

 “可是,佐助君,你知道鸣人他是火影,但是你......”樱不确定她这么说佐助是否会生气,但是她停不下来,“为什么不能是我?只要能和佐助君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我一定会让佐助君幸福的!”

  樱死死地盯着佐助,轻轻颤抖的身体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安与悲伤。

 “我试过了。”

 “?!”樱的表情出现了松动,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佐助等着他继续说话。

 “我曾经尝试过接受你的感情。”佐助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樱已经明白了。佐助在四战结束离村时对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曾经尝试过的证明。但是在那之后佐助再也没有其他表示了。佐助没能成功接受她,而失败的原因显而易见,有另一个人占据了佐助全部的心思。

  樱发女子突然感到了异乎寻常的平静。她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她痴恋已久的男人来说很重要,也知道了这个男人也曾尝试过接受她。这么多年的情感终于有了个归处,她居然感到无比轻松。

  “鸣人,鸣人他知不知道你......”樱看向佐助。

  “他不知道。”佐助迅速回答道,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落寞。

  小樱心里咯噔一声。眼前黑发男人的神情让她想到了自己。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樱有些急切地问道。她总是把喜欢表现出来,不好好传达的话别人怎么知道呢?

  “没有必要。这是我的事,和他无关。”

  “怎么会无关呢?你不是喜欢他吗?”樱摇了摇头表示不解。她知道佐助冷淡不近人情,但是没想到他连表露心意都不愿意。

  “鸣人是火影,他有自己的路。”

  “......”樱说不出话来。原来她考虑过的问题,眼前这个人早已思考过了。她感受到了佐助的真心,却悲伤起来。她也说不上来是为自己感到悲伤,还是为佐助感到悲伤了。佐助和她不一样,他从未期望过得到回应。以他的性格,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了。

   小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佐助君,其实鸣人他......”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樱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迅速抛开。她被扔出几十米,踏在树上稳住了身形。

  “佐助君!”

   爆炸的烟尘不消一时就消散了。从弥漫的烟尘中走出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宇智波佐助,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评论 ( 42 )
热度 ( 406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