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6」

The First

第六章

      “雏田,你没事吧?”鸣人接住了掉落的雏田,跳到了一个平台上。

      “没事,谢谢你……”雏田跪坐在地上,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虽然只有一小会儿,但是鸣人怀抱的温暖让她留恋。

      “佐助!”鸣人突然大叫了一声。雏田迷惑地看向鸣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紫色的须佐能乎。

      “你们没事吧?”佐助落到了平台上,打量着两人。

      “我和雏田都没事!”

      “那些人跑了,没追上。”佐助说着又看向雏田:“知道他们为什么抓你吗?”

      “不,我不是很清楚,对不起……”雏田为自己的无力感到羞愧,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雏田,没事就好。那些家伙就交给我和佐助吧!”鸣人看到雏田苦恼的样子,安慰她。

      “谢谢你,鸣人君,佐助……君?”听到鸣人令人心安的话语,雏田抬起头向两人道谢,在看到佐助的时候有些愣住了。

        虽然自己和佐助并不相熟,在夜色下看得也并不真切,但刚刚就发现眼前这个人,分明是个女孩子啊?

        佐助看着雏田既震惊又疑惑的表情,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说来话长。”

        听闻此言的雏田自觉盯着佐助不太礼貌,立刻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去。她一低头,就看到了地上围巾的碎片。

      “都坏了呢,围巾。”鸣人看着围巾的碎片,有些可惜的说着。

      “没关系的,还可以再织一条”雏田拾起碎片,有些落寞地说。

        鸣人思忖发生了刚刚那些事,对雏田说:“我送你回家吧,雏田。”

       “哎?”雏田有些惊讶地看向鸣人。

       “佐助你先回家等我吧。”鸣人向雏田比了一个“OK”的手势,又扭头对佐助说话,把钥匙递给了他。

       “……”佐助点了点头接过钥匙。

      “鸣人君,佐助君他,变成了女孩子?”两人走在路上,雏田怀抱着残破的围巾,鸣人把两只手背在后脑勺上。

      “啊?嗯,是这样,佐助他好像中了什么术,变成了女孩子。”鸣人若有所思地说。

      “那,能够恢复原样吗?”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题,雏田被自己吓到了。

      “雏田你,也蛮关心佐助的嘛!佐助还真是受欢迎!”

        看来鸣人以为自己只是单纯关心同伴,雏田悄悄松了一口气。

       “术解除了之后就能复原了,虽然还不知道怎么解开,但应该不会永远是这样。”鸣人说完,刚刚自己一个人回家的路上那种苦涩难过的心情又被唤醒了。

        他的眼光暗淡了下去。

         一直低着头的雏田没有注意到鸣人的变化,暗暗放下了心。

        因为过去的自己和鸣人感同身受,所以对于鸣人对佐助的执念也能够感受得到。

        一个在自己一无是处之时帮助自己的人,一个在自己不被认可之时激励自己的人,孤独的鸣人渴望和他人产生联系,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而佐助,就是第一个和他产生紧密联系的人。

        甚至在四战之时当鸣人的心意被投射到了所有人脑海中之时,自己又知道了鸣人对佐助的关注在他俩尚未相识之时就开始了。

        鸣人把佐助当做挚友,兄弟——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两个人都是男孩子,再没有哪个词语能够比“兄弟”更能体现两个男孩子之间亲密关系的了,尽管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佐助现在变成了女孩子……”雏田摇了摇头,把脑中荒谬的思绪赶走。

       “到啦,雏田。”鸣人的声音让雏田从沉思中反应过来。

       “谢谢你,鸣人君。”雏田鞠了一躬。

       “今晚的事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吧!”鸣人冲他挥了挥手,“那我先走啦!”

        雏田点了点头,目送着鸣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后,转身走进了日向家大门。

        漩涡鸣人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的灯亮着,他的内心没由来的欢欣起来。

        一直期待着这种回到家有人等着的感觉,今天终于实现了。

       “我回来了!”佐助先回来的,门并没有锁,鸣人脱了鞋子走到屋里,听到浴室里有水声。

       “在洗澡啊。”鸣人走到浴室门口,大声喊了一句:“我回来了!!!”

       “听到了吊车尾的!那么大声音干什么啊!”佐助刚关上花洒,就被鸣人突然的大喊吓了一跳。

      “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我啦!”

      “……”佐助正在擦头发,他知道该回答什么,那句在自己幼年时期无数次无数次对着下班回来的父母和执行任务归来的哥哥说过的话。

        也许是太害怕失去了,也许是失去成了习惯了,当又有机会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自己退缩了。

       “我在穿衣服。”沉默了几秒,佐助说。

         鸣人本来还挺不满佐助的沉默,但是听到了这句话也不再纠缠什么了。佐助只有一只手,自己没装义肢的时候穿衣服也需要用嘴帮忙的。

        于是他隔着门问佐助:“需要我帮忙吗?”

       “哗啦——”一声,浴室门被拉来,水汽飘散了出来,佐助已经穿好了衣服。

       “不用。”佐助说着,走到了鸣人的床边坐下。

        佐助的头发还有些滴水,他用毛巾不停擦拭着。白皙的脸颊因为洗澡而微红,身体上没有完全擦干的水让衣服贴在了身上,曲线毕露。

        鸣人想到了刚刚要帮佐助穿衣服的发言,脸红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鸣人对佐助说:“佐助你今晚就睡在床上吧,我打地铺。”

        “我回旅店去睡,马上就走。”

        “佐助你不睡我家吗?”鸣人有些吃惊地看着佐助。

        “我只是来借用下浴室。”

        “借浴室?!”佐助这么一说鸣人反应过来了,心理是男性身体是女性的佐助,如何在旅店的公共浴室洗澡,真是个大难题。

        “所以啦,我就说佐助住我家就好,干嘛住旅店!”

         佐助摇了摇头。鸣人真的是没有一点自觉,即使自己内心仍然是男孩子,但是外形现在可是女性。

        而且在看到那些频频对鸣人示好的女生,和自己被叫做鸣人的女朋友时鸣人含糊的反应后,佐助感到了焦躁。他不愿意在自己纠结郁闷之时和鸣人住在一起。

      鸣人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盘腿坐到了佐助腿前方的榻榻米上: “佐助你在担心什么啊?!不管是男还是女,佐助就是佐助啊!佐助可是我的兄弟啊我说!”

         “……”听到鸣人义正言辞的发言,佐助有些气结,却不明白自己在气些什么。他知道这样和鸣人争论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起身就走。

        “等一下佐助!”鸣人看佐助起身就走,急忙爬起来,想都没想就从背后抱住了佐助。

        “!”佐助被背后突如其来的力道禁锢在了一个怀抱中,内心的焦躁更加翻腾起来。鸣人本想用类似擒拿的手法,双手穿过佐助的腋下反手扣住他的肩膀的,但是眼前的背影娇小纤细,他心神一晃,就变成了用双手环住的抱法了。

        佐助心下一凛,用力踩向鸣人的脚,在鸣人吃痛松手的时候,转身推开了他。金发少年重心不稳坐倒在了地上,黑发少女居高临下看着他。

        “不许走!”鸣人坐在地上看向佐助,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又陌生。

       “为什么?”佐助觉得这样的眼神很熟悉,就像十二岁那年,鸣人在终结之谷拦住他时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我今天晚上不会让你踏出这个房间半步。”鸣人站了起来,现在变成他俯视佐助了。

        “你凭什么……”佐助说不出话来了,他看到鸣人的眼睛里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色彩。而他自己的心脏也跳动得越来越剧烈,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

        他不敢再和鸣人对视,别过头去。可是鸣人急促又炙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颊上,佐助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你到底……“

        佐助猛地抬起了头,他惊讶地发现,鸣人的脸变得通红。

       “你真的想知道吗……?” 鸣人还是直视着他。佐助点了点头,结果他发现鸣人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佐助你……”鸣人说话了,声音有些黯哑,“是不是没穿内衣……?”

评论 ( 35 )
热度 ( 348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