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鸣佐子】The First「15」

★祝大家妇女节快乐【滚】
★预计还有两到四章完结
★番外会有两到三篇,目前确定的番外主要内容分别为       First night,婚礼和生子=͟͟͞͞(꒪ᗜ꒪ ‧̣̥̇)
★正文献上!


The First

第十五章

       佐助冲到了舍人面前,对上了那双本属于花火的眼睛。

      “那个孩子的眼睛很优质。”舍人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攻击着佐助,“我的转生眼就要重生了。”

       佐助看着舍人那双闪烁着蓝色荧光的眼睛,加快了攻击的速度。

      “雏田,快醒醒!”鸣人的喊声传入耳中,佐助瞥了一眼两人。

      “现在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啊,轮回眼的使者。”舍人看到了佐助一瞬间的分神,突然笑道,“想知道阴之卷的事情吗?”

       “……”佐助并未被舍人的话语干扰,专心对付着被舍人操控着袭上来的人偶们。

       “只有拥有血继界限的人才能使用这个卷轴,是为了延续血脉而存在的禁术之卷。”

       佐助皱了皱眉头,扫视了下四周。鸣人好像已经解开了控制雏田意识的术,她正和鸣人一起对付着人偶们。

        黑发少女思考着让鸣人先行引开舍人,自己再用天照把这些恼人的人偶烧个干净的可能性,舍人却突然从他旁边跃过冲向了雏田身边。

        “!”雏田猝不及防被舍人抓住了手臂。转生眼的少年手一抬,一个金色囚笼出现,困住了雏田。

       “可恶,雏田!”鸣人见状刚要去救雏田,就感觉整个宫殿剧烈晃动了起来,一个石头巨人缓缓站了起来。

        石巨人伸出巨石构成的手,捶向鸣人站立的地方,顿时飞石走砾,烟尘满天。

        佐助在脚底凝聚查克拉,一跃而起,倒挂在了宫殿高高的天花板上。他观察着下方的情况,没一会儿,一道金色的闪光就从烟尘中冲了出来。紧跟在开启了九尾模式的鸣人之后,舍人也出现了。

        鸣人和舍人缠斗在一起,石巨人也发现了佐助,一拳挥向天花板。黑发少女灵巧地躲开了攻击,一眨眼的功夫,紫色的须佐能乎就用“因陀罗之矢”瞄准了石巨人。

        佐助看着石巨人从天花板上的破洞爬了出来,宫殿已经满目疮痍。想到鸣人还在宫殿中,他决定先引开这只巨人。

        正如佐助所料,这只怪物虽然身形硕大,攻击粗暴,但是并没有什么智力,看到佐助驾着须佐能乎盘旋在空中,石巨人就紧追着佐助被带到了空旷的月球表面。

      “在这里就可以了。”佐助看着石巨人,又用因陀罗之矢瞄准了它。紫色的箭矢直直射向巨人,巨人嘶吼一声,居然掀起了一大块地皮作为盾牌。佐助松手,利箭飞向石巨人,因陀罗之矢威力巨大,它被贯穿了。

        “?”佐助准备给石巨人最后一击之时,突然察觉到一股巨大的查克拉向自己的方向快速赶来。

        石巨人并没有死亡,在挣扎着,而那股巨大的查克拉的主人转眼间就赶到了佐助的面前。

       “九尾?”

       “小鬼,鸣人那小子叫我来给你帮忙。”九尾看了看被贯穿了的石巨人,“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本来就没有必要。”佐助看了看九喇嘛,在这之前他还不知道九尾可以和鸣人分开行动。

      “你这小鬼还是这个脾气。”九喇嘛不满佐助那冷淡高傲的态度,故意又加了一句,“我上次看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男的。”

       “……”

        九喇嘛一看自己终于得了口舌之快,不由得咧开嘴笑了。

        佐助无视了九喇嘛转而看向石巨人。黑发少女眼瞳变换,六芒星出现在眼中,鲜红的血液从眼眶中涌出,石巨人所在之处立刻就被黑色的火焰包围,片刻就化为了灰烬。

        “看来变成女人了对你也没什么影响。”九喇嘛看着佐助,“你想变回去吗?”

        佐助没说话,他看着石头巨人被烧为灰烬之后收回了写轮眼。

        “你要是无所谓不变回去也可以,鸣人那小子好像挺喜欢你这样。本大爷活了这么久,你们这些……”

        九喇嘛话还没说完,佐助就转身赶向了宫殿。

       “喂,你……”九尾妖狐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叹了口气,“所以我才不喜欢宇智波……”

        鸣人和舍人的战斗还在继续,被关在笼中的雏田紧紧抓住了栏杆,十指由于过于用力而指节发白。

        她尝试用柔拳去破坏这个笼子,但是由于她的查克拉量太少,笼子没有任何破损。少女颓然地跪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放在腿上。

        太弱了,太弱了,自己真的是太弱了。

        雏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因为自己太弱了,父亲才会对自己失望;因为自己太弱了,才救不了被佩恩钉在地上的鸣人;因为自己太弱了,才会眼睁睁看着哥哥死在自己面前;因为自己太弱了,才会连妹妹也保护不了……

        雏田低下了头,嘴里弥漫开一股铁腥味——她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

      “轰——”爆炸声让雏田回过神来,她从笼中向外看去,鸣人和舍人的打斗更加激烈了。

        视野中除了满目疮痍和飞散的烟尘,还有困着她的数十根金色的栏杆,明晃晃地扎进雏田的眼界里,提示着她有多么无能。

        笼中鸟。

        这三个字突然出现在雏田的脑海里。

        笼中鸟。

        笼中鸟。

        雏田喃喃默念着这三个字,宁次额头上那狰狞的诅咒之印,出现在她眼前。

        现在的自己,被困于钢铁牢笼之中,只能等着别人来营救,和被打上咒印的哥哥一样,丧失了自由,命运被别人握在手中。

      “我也是……笼中鸟……”

      “能够保护雏田大小姐,是我的幸事。”回忆里靠在鸣人肩膀上的宁次的口中涌出鲜血,释然却又悲伤地对自己说道。

        哥哥是笼中之鸟,分家的命运,一生的诅咒。

        自己是笼中之鸟,宗家的重负,无力地挣扎。

        雏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双手掩面痛哭起来。

评论 ( 8 )
热度 ( 234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