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漫长当下「3」

★对所有角色的描写均基于我对角色的理解,ooc属于我

★慎入,如有不适,立刻点×  

  

      “你暂时就住这里,这是钥匙还有这三个月的生活费。”鹿丸递给佐助一个纸袋,“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络我就可以。”

  佐助点了点头接过纸袋:“这里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工作吗?”

  “工作?”鹿丸对这个少年提出的疑问感到吃惊,“生活费的话不用担心,我们会持续提供给你。”

  “不是。”黑发少年摇了摇头,“我想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也不想一直依靠别人。”

  佐助想得很清楚,既然一时半会儿离不开这里,那么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适应这里的生活。

  根据自己浅薄的量子力学知识猜测自己应该是来到了所谓的“平行宇宙”。

  相互平行的两个宇宙,既不重合,也不相交。虽然有时通过一些偶然的事件,两个宇宙能相互感知对方的存在,但一般而言,是不太可能相交的。

  不过自己现在好像成为了那个交点。黑发少年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出去以后能不能靠这个经历发一篇论文呢。

  他对这个世界还不甚了解,只能想办法多加了解。为了能够在这里生活下去,光靠救济金肯定不够,自己得找一份工作。

  “打工的工作还是有挺多。”鹿丸惊讶之余还是认真回答了佐助的问题,“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我可以……”

  “我想要那种更正式一点的工作。”黑发少年抬头看向鹿丸,“那种让我即使回不去,也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工作。”

  这样的要求让鹿丸愣了神。眼前的这个少年和他所知悉的宇智波佐助有了一丝重叠。高瞻远瞩自尊心强,在陌生的环境下能够迅速适应并且寻求出路。鹿丸回想起了被鸣人无数次提起的中忍考试时在死亡森林里的那个佐助。但是这个眼前这个少年眼里却没有故人眼中那股决绝与疏离,而是一眼望到底的清澈。

       审问时得知的信息让鹿丸意识到这个佐助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那正是这个世界的佐助所没法拥有的。

  “三个月后,火影楼要举行一场招聘考试,成绩够好的话能够去辅佐官办公室工作。”鹿丸说道,“火影辅佐官就是我。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明天去图书馆去问图书管理员需要看哪些书,准备哪些东西,管理员问你的话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谢谢!”佐助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不由得弯起了嘴角。如果真的能得到这份工作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对于现在的佐助来说简直就是一步登天。

  因为——

  “你可别小看了这场考试了。”鹿丸说道,“得到这份工作就意味着成为了火影辅佐官的候选人,竞争压力可不小。”

  “我知道了,谢谢你,奈良先生。”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他的目的就是想接近火影。

  和那个金发男人在昏暗的审讯室里的相遇让他对那个名为“漩涡鸣人”的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他不用想都能看出鸣人和这个世界的宇智波佐助有着极深的关系。金发男人听见他说出名字时脸上稍纵即逝的痛苦和悲伤被他捕捉到,在少年的心里激起一层层浪花。

  按照平行世界理论,这个世界的他跟现在的自己毫无干系,但是他想了解另一个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死亡这个词,不论在哪一个宇宙都是一个令人害怕的词语。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另一个自己身上,这让他稍微有些不快。

       但是人都有好奇心。

  而且他必须得承认,他对鸣人的好奇心十足。

  “那你先休息吧,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鹿丸说道。

  “好的,再见。”佐助打了声招呼关上了门。

  少年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房间还算整洁干净,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冰箱里有水和少量的食物,厨房锅碗瓢碰一应俱全,床单被子也很干净,桌上还有一套干净的衣服。佐助走到桌前抖开了那件衣服。这是一套很普通的黑色上衣裤子。他脱掉身上湿了干,干了又湿的衣服试穿了一下,尺寸刚刚好。

      佐助索性就穿着干净衣服,把脏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

       明天得起早一点去图书馆才行。少年这么想着,在全新的世界生活,怎么说也得加把劲了。

  “安排好了吗?”火影室内,金发身着御神袍的男人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的一个亮起了灯的公寓单间。

  “已经住下了。他没有身份,生活费就从你的工资里扣了。”鹿丸说着把几份文件放在了鸣人的办公桌上,“这孩子……真的很像佐助。”

  “连名字都一样。”鸣人看着那个窗口,看到了投射在窗户上的忙碌着的黑色人影,“应该是平行世界的佐助吧。”

  “现在看来只有这一个合理解释了。”辅佐官点了点头,“他是个学生,家庭美满,学业有成。来这里之前失足摔下了一座钟塔,本以为自己没命了。”

  “……”窗前的男人没有接话,转过身坐到了桌前的椅子上,看起来文件。

  “给他安排的住处离这里和你家都很近,放心吧。”鹿丸看了一眼窗外的万家灯火,“那个小鬼还想来火影楼工作。”

  “什么?”听到这话鸣人才抬起头来,露出了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来火影楼工作?”

  “三个月后的考试,我告诉他了。”鹿丸耸了耸肩,“虽然可能性比较小,但好歹给他一个努力的方向。而且……我能看出来他对你很有兴趣。”

  鸣人没有接话,火影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不是佐助。”半晌,坐在椅子上的金发男人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我知道。”鹿丸出声打破了这份沉寂,“已经十年了,鸣人,你……”

  “才十年而已。”鸣人抬起头来看向鹿丸,苍蓝的眼眸下暗流涌动,“不管多少个十年,我都不会放弃的。”

  “……”这下轮到鹿丸沉默了。辅佐官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烟点燃,猛吸了一口:“你该有自己的生活,鸣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得像个……”

  他的话没说完,却也不必再说了。这样的对话进行了上百次,这是鹿丸这个怕麻烦的聪明人唯一知道丝毫不起作用还依旧会去说的话语。

  “没事的,鹿丸。”鸣人露出了招牌的笑容,“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我先回去了。”辅佐官挥了挥手,夹在指间的烟蒂忽明忽暗,“你也早点回去吧。”

  “辛苦了。”金发火影点点头,“代我向手鞠问好。”

  辅佐官挥了挥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奈良鹿丸走之后,金发火影起身走到窗前。他低下头,看到辅佐官出了火影楼向着家的方向走去。男人稍稍抬起头,就看到了一间亮着灯的单人公寓。从火影办公室能够看到佐助住的地方。橙色的灯光从单人公寓拉着薄薄窗帘的窗口透出来,就像一簇小小的火苗静静地燃烧在这黑夜里。鸣人伸出手指抚在玻璃上那一点亮光所在的地方,看着窗户上映出了少年的影子。

 

  他看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时,窗帘突然打开了。

  “……”

  “……”

  黑发少年刚洗完自己的衣服准备晾起来,只是拉开窗帘想要看看下不下雨,结果却敏锐地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少年一抬头,远远地就看到火影楼落地窗前站着的橙衣火影。

  鸣人有些意外,正当他不知该如何反应时,不远处的少年倒是落落大方地冲他挥了挥手。鸣人也只得向着少年点点头,讪讪地移开视线,转身坐回桌前。

  “噗……”抱着湿衣服的佐助见鸣人回过身去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时候的鸣人和他不久前才见到的鸣人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在审讯室里的那个人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浓烈的压迫感,但是刚才那个偷看自己住处被发现而显得有些窘迫的男人在佐助眼里却有些可爱。毫无疑问,那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都是属于这个人的。然而这样大的反差还是让佐助感到不解,仿佛是前一秒还阴云密布的天空下一秒反而云开雾散出了太阳。

       到底是什么割裂了这个人,让他如此阴晴不定呢?

  黑发少年一边想着一边把衣服晾在了窗外。晾完衣服后他又看了一眼火影室。落地窗边已经没有了鸣人的身影,他拉上窗帘关上灯,躺在了床上。佐助躺了一会儿,睡意逐渐涌上心头,尽管他还想整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理一下思路,但还是抵挡不住浓厚的睡意,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火影室办公室里灯火通明,金发男人看着已经熄了灯的窗口,关上了火影室的灯。

  

  第二天佐助起了个大早。他拿了一些钱出了门,在路边一家早餐店点了些吃的。少年看了看墙上的价格单才意识到自己拿到的救济金真的很多。

  “这个国家的福利这么好的吗……”佐助喝了一口热牛奶。今天他准备去图书馆找鹿丸说的那个管理员拿考试要看的书,顺便打听一下“宇智波佐助”的事情。他直觉自己来到这里和这个世界的“宇智波佐助”有关。这个世界的佐助已经死了,首先得弄清楚他的死因。

  佐助塞了一个团子到嘴里。

  昨天他见到的人一定是和佐助有关系的人——少年想起了金发男人眼眸里涌动着的情绪——他无意再去惊扰他们,也觉得他们对于佐助的死不会多说。因此找无关的人问问这件事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黑发少年吃完了早饭,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火影办公室。果然办公室里的灯已经开了。

  “真早。”佐助有些吃惊。现在街道上除了卖早饭的店家连行人都没几个,没想到鸣人已经到了办公室了。这得起多早啊。

  黑发少年问了店家图书馆在哪里便结账离开了。路上他又问了几家店,总算是找到了图书馆。图书馆已经开门了。黑发少年走进图书馆,直奔前台去了。

  图书馆里现在也没什么人,静悄悄的,只偶尔能听见一排排书架深处有翻书的声音。

  “请问。”佐助走到前台,“想要参加火影楼辅佐考试需要看哪些书?”

  前台的管理员抬起头来。这个管理员看起来有些年纪了。他戴着一副老花镜,头发花白,在佐助喊他之前正坐在柜台里打盹。

  “嗯?有事吗?”管理员看向佐助,推了推眼镜。

  “请问,想要参加火影楼辅佐考试需要看哪些书?”佐助又重复了一遍,末了补了一句,“是奈良鹿丸辅佐让我来问的。”

  “哦哦,奈良辅佐啊。”管理员好像才反应过来,走出柜台对着佐助点了点头,“跟我来。”

  黑发少年跟在老人身后向图书馆深处走去。管理员领着佐助来到一个高大的书架前,指了指书架:“这上面的书都用得着。”

  佐助看着比自己还高的书架倒吸了一口气:“这也太多了?”

  “不多,三年就能看完了。”

  “……”三年?他可没这么多时间。“没有考试重点什么的吗?”佐助不甘心地发问。

  管理员看了看黑发少年,不情不愿地指了几本书:“要不是是辅佐官拜托的……年轻人,不要总想着投机取巧。”

  黑发少年假意乖巧地点了点头,把那几本书拿了下来。

  管理员又叮嘱了他几句正要离开,却被佐助喊住了。

  “那个,奈良先生。”他刚刚瞄了一眼管理员的胸牌,发现他也姓奈良,“请问,您认识‘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吗?”

  “宇智波佐助?”管理员喃喃道,“是有这么个人……”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佐助抱紧了手中的书,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是个厉害的忍者。”奈良老先生说道,“和七代目是生死之交,宇智波佐助,七代目,还有一个叫春野樱的医疗忍者,原来是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的学生。他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叛忍,后来又回村帮助七代目。”

  “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个宇智波十年前死了。”老人又推了一下眼镜。

  “那个佐助,十年前是怎么死的?”黑发少年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直直地盯着奈良管理员。

  “你问这个干吗?”老人后知后觉得看向佐助,“仔细一看……你和那个佐助长得还挺像……”

  “有些好奇罢了。”佐助心下一惊急忙低下了头,“谢谢您的书。”

  他赶忙转身跑向书柜深处。鹿丸他们虽然没有特意叮嘱自己不要暴露身份,但是节外生枝一定没好处。佐助抱着几本厚重的书找了个没人的空座,开始了学习。

  

  日上三竿的时候咕咕的声音从少年的肚子里传了出来。他摸了摸自己瘪下去的肚子,揉了揉眼角合上了书准备去外面找些吃的。

  图书馆里来了不少人,大都是捧着和他差不多的大部头书看着的,很可能也是来备考的。说到这些书,佐助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他通过这些书大致了解了他现在所在的世界的运行规律和发展情况,虽然有的部分让他这个无神论者十分想要大呼“马克思的棺材板压不住了!”——比如名为“尸鬼封尽”“秽土转生”这类书上只言片语带过的被称为“禁术”的忍术,让佐助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压抑住了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把这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知识记下,当做这个世界的牛顿定律。

  黑发少年把书放在原处,走向门口。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了有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声音。这个声音他有几分熟悉,于是少年便小心翼翼地循声走去。

  “啊!”

  穿过了几个书架后,佐助发出了短促的惊叫,愣在了原地。这声惊叫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十分明显,少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闭上了嘴。

  他看到了四个鸣人。

  “咦?是佐助吗?”

  “是吧,本体的记忆里不是有嘛。”

  “是来图书馆看书的吗?”

  “你们小点声。”

  眼前的四个鸣人听到声音后齐刷刷地看向他,居然自顾自地开始讨论起来。佐助眨了眨眼睛看向这四个鸣人。他发现他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样,身高衣着也一模一样,但是脸上的神态,说话时的表情和动作却有着微妙的不同。

  “这难道是……”黑发少年的脑海里一下闪过书上看的到内容。他慢慢走向四个鸣人。那四个穿着御神袍的男人见佐助向他们走来,停住了讨论。

  “影分身术?”

  “是多重影分身术。”其中一个鸣人回答了他,“你好啊,另一个世界的佐助。”

  “多重影分身术?”

  “比影分身术还要厉害的忍术。”接话的是另一个鸣人,“你现在出去,还能在街上看到本体的其他分身。”

  佐助睁大了眼睛,慢慢向着说话的那个分身伸出手去,轻轻地戳了一下分身的脸。

  “温的?!”黑发少年惊叹道,“比克隆技术厉害多了!”

  “克隆技术是什么?疼——别扯……”

  “抱歉。”佐助闻言急忙收回了手。他一时兴奋,本来戳着影分身脸蛋的手无意识地捏了一下分身的脸,果然和普通人类的手感无异。

  “好了,不要再闹了。”说话的是另一个分身。这个分身从刚才开始就没怎么说话,只在佐助来的时候打量了他一番,“这里是图书馆。”

  他这话一出,其他分身也停止了讨论,各忙各的事情去了。佐助看了一眼说话的分身,觉得这个分身和他在审讯室遇见的鸣人本体的气质十分相似了。

  “你吃过午饭了吗?”那个分身起身走向佐助。

  “还没。”黑发少年摇了摇头。

  金发的影分身从身旁的包里拿出了三个饭团递给了佐助:“拿去。”

  佐助有些吃惊,一时忘了拒绝:“谢谢……”

  分身摇了摇头,转身投入到了工作中。佐助拿着饭团在远处站了几秒,见分身们没再说什么便快步离开了。

 

  黑发少年捧着饭团走出图书馆,走到了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坐在了一个空长凳上,打开了包裹着饭团的布。饭团包得很粗糙,但是分量很足,细白的米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佐助咬了一口:“木鱼饭团……”

  黑发少年嚼了几口咽下肚里:“还挺好吃的。”

  他坐在长凳上吃着饭团,看着公园里玩闹的小孩子放松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一惯的行为和思维方式让他迅速决定了自己要做什么,但其实这里的一切还是让他没什么实感。

  什么忍术,查克拉,灵魂,尾兽啊,真是只有漫画书才会编出这么中二的东西。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黑发少年一抬,看到了一个粉发女子。女子面容姣好,碧眸里笑意盈盈。

  “请坐。”三个饭团都吃得差不多了,佐助擦了擦手收起了包着饭团的布。

  “你长得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呢。”樱发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佐助收拾东西的动作慢了下来。

  “他叫宇智波佐助,从小就很优秀,身边总是围满了女孩子。”女子见佐助看向了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我也很喜欢他,而且和他分到了一个班。”

  春野樱。

  佐助的脑海里立刻冒出了这个名字。他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的女子。她看起来比鸣人年轻些,稍长的樱发束在脑后,穿着一身新绿的和服。见佐助看她,便迎上他的视线冲他笑了起来。

  不会错了,就是她。这个人是佐助昔日的队友,和鸣人也是一个班的。黑发少年有些激动,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了知情人。一个班的三个人一定关系紧密,看她对自己这么温柔,也许会愿意说些什么。

  只是……佐助犹豫了一下,她说她喜欢这个世界佐助。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不要主动提起别人的伤心事比较好?

  黑发少年不动声色地压下了自己急切的好奇心,顺着樱发女子追忆的口气和她聊了起来。佐助听着樱发女子带着回忆的叙述,心渐渐沉了下去。幼年时目睹全族被灭,长大后为了复仇叛逃出村,和鸣人在终结谷一战失去了一只手臂后开始游历世界,最后……

  黑发少年低下头去,刚刚吃下去的午饭在他的胃里翻搅起来。这个世界的佐助,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他一个旁观者听来,会如此的心绪不宁呢?

  “佐助君真的很好……”樱发女子还在说着,“但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佐助一惊,听出身旁的女子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他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了她。

  樱接过纸巾,哭腔变成了啜泣:“本来,本来他可以不用死的……”

  佐助的胃更难受了,不只是胃,好像是身体里的脏器全都扭动了起来,一阵阵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他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听到肚子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少年咽了口口水,有些急促地吸着气。

  “他……宇智波佐助……”少年问道,死死地盯着樱发女子,“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佐助君他……你不知道吗?”樱发女子擦了擦眼泪,“佐助君是自杀的。”

  

  

  

  

  

  

  

评论 ( 61 )
热度 ( 243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