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涡鸣人本命☞拆家皆为天雷

【鸣佐】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ABO)

★新鲜出炉的点梗!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土下座)本来还以为要写年差了,没想到ABO后来居上了!
★Alpha鸣xOmega佐,27岁的两人
★原著背景,接699四战后十年
★HE指定

正中下怀的桃色事变「1」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已经过了十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种新兴技术飞速发展,人力开始能被机器取代,电力的使用和通讯也变得十分便利。

      然而,在这十年中最大的,也是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变化就是——人类性别的分化。

      除了自古以来就有的男女性别之外,人类还分化出了第二性征。第二性征一共有三种,分别被称为:Alpha,天生的领导者;Beta,普通的常人;Omega,温顺的服从者。其中Alpha和Omega结合后会有较高的生育率,但是这两种性别的人类相对较少。大部分人类属于Beta性别,生育率较低。

       而现在正走在通往木叶村的路上的宇智波佐助,却有些特殊——他是一个将近而立之年仍未发生性别分化的青年。

       佐助远远地就看到了等在木叶村大门口处的一个橙色的身影。他弯了弯嘴角,加快了脚步。

      “佐助!”那个穿着橙色衣服的人看到了风尘仆仆走来的黑色人影,举起手臂挥舞着,喊着来人的名字。

       “鸣人。”转眼间佐助就走到了等着他的人身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当做打招呼。

       这个在木叶大门口等候旅人的橙衣青年就是木叶的第七代火影,漩涡鸣人。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佐助了,真是不容易啊我说。”鸣人和佐助并肩走向木叶医院,“那就和之前一样,佐助你先去医院进行分化筛查,然后去我办公室吧。”

      佐助点了点头:“你回去工作吧,影分身可不能当火影。”

     “鹿丸知道我出来接你啦,嘿嘿。”鸣人挠了挠头,接着突然有些严肃地开了口,“佐助你检查的时候可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啊,纲手婆婆说只要你自己的身体不出什么状况,不能分化也没问题的。”

      鸣人嘴上说着宽慰的话,但是心里却有些忐忑。他早在19岁那年就分化成了一个Alpha,然后同班的小樱也在同年分化成了罕见的女性Alpha。当年他还在佐助第一次去做分化筛查等结果时向别人吹嘘过七班一定全都是Alpha。然而事与愿违,佐助的第二性征仍是个迷,已经过去了六七年了,一点分化的迹象都没有。

       佐助看着鸣人有些担忧的表情点了点头。实际上他自己对自己的第二性征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关注,不管分化成什么,还是分不分化,顺其自然就好。不过木叶的人,包括鸣人,都十分在意。之前一年一次的检查,随着他年龄的增加提高了频率。三个月前他才回来检查过,今天又要检查了。

       “啊,医院到了。”两个人走到了木叶医院门口,鸣人开口说道,“那我先回火影楼了,佐助你检查完了就来我办公室吧。等我下班了我请你去吃拉面。”

       佐助轻笑了一下,转身走进了医院。鸣人目送着佐助的背影走进了医院大门,一个瞬身术消失了。

      “这样就可以了,等到血液中激素的浓度测试出来之后就能知道结果了。”樱发女子将佐助的血液样本贴上了标签放进了盒子里,“抱歉佐助君,今天来检查的人有点多,可能要等到晚上才能出结果了。”

     “没关系。”

     “那结果出来之后我还是打电话去鸣人家咯。”

     “麻烦你了,樱。”

     “啊,不,这就是我的工作嘛。”小樱微微红了脸。自从分化成Alpha之后,她已经很少有显露出少女行为的时候了。也只有在这个一直爱慕着的人面前,她又找回了些许少女心。      
       不过她也有些担心佐助的情况。迟迟未分化并未给佐助带来困扰,却让她纠结不已。一方面她认为像佐助这样的强者,符合Alpha的一切标准。但这就意味着她和佐助再也无任何可能性;另一方面,佐助第二性征的不确定性又让她心怀希望。

     “如果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先去火影楼了。”佐助向小樱说道。

     “好的,路上小心,佐助君。”小樱点了点头。

      佐助已经走了。樱发女子看着盒子里试管中深红色的血液有些出神:“又去找鸣人了啊……”

      “回来了啊。”奈良鹿丸推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看到了端坐在椅子上的鸣人,“佐助去检查了?”

      “嗯,等他结束了就过来。”鸣人点了点头,语调不自觉地上扬。

       鹿丸拿了一叠文件递给鸣人。鸣人扫了一眼,突然有些不安地看向辅佐官:“鹿丸,你说佐助会分化吗?或者会分化成什么性别啊……”

      “他自己有说什么吗?”

      “没有,感觉他好像不是很在意。”鸣人摇了摇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那你希望他分化成什么性别?”

      “什么?”鸣人有点吃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干嘛问我?你自己都说佐助本人并不在意,你怎么就这么在意啊?”鹿丸砸了一下嘴。

      “我很担心佐助啊!如果佐助能分化成Alpha就再好不过了,Beta也没问题。我有点怕……”金发青年叹了一口气,“虽然我觉得像佐助这么强的人最有可能是Alpha,但是Alpha都是很早就分化了。分化最晚的是Omega啊……”

      “性别歧视。”鹿丸下了一个结论。

      “没有!绝对没有!”鸣人听到这话急忙摆手,“哎,我在想些什么啊……”

      “你有时间想那些不确定的事情,不如看看这些文件吧。”鹿丸敲了敲桌子上的资料,“马上佐助还要过来吧,不看完别想下班。”

      鸣人看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由衷地哀嚎道:“佐助快点来救命啊!”

     “你找我?”

     “佐助!”看到了推门进来的黑发青年,刚刚还一副半死不活样子的火影大人立刻精神了起来,“检查好了吗?”

      佐助对着办公室里的辅佐官点头示意,又看向鸣人:“嗯,樱说结果晚上会通知我。”

     “那我先出去了,佐助你看着点鸣人,别让他偷懒。”鹿丸扫视了一下鸣人和佐助,在得到了佐助肯定的答复后走出了办公室。

     “佐助——”

     “我在这里,你不用喊得那么大声。”

     “你看鹿丸,给我塞了这么多资料,叫我下班之前看完哎!这怎么可能啊!”鸣人瘪了瘪嘴,满怀希望地看向佐助,“看不完就不能请佐助吃拉面了!”

      “那就不吃了。”

      “……”

      佐助看着鸣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微微弯起了嘴角:“我帮你处理一部分,剩下的自己完成。”

     “佐助!”

     “好了快点开始吧,吊车尾的。”

     “哦!”

       多亏了有佐助的帮忙,两个人总算赶上了正常的下班时间。吃完了拉面之后,鸣人又和佐助去了一家居酒屋。酒足饭饱后的火影大人脱下了御神袍和穿着黑色便服的青年走在回家的路上。四战之后佐助回村时都是暂住在鸣人家中,现在他们二人也正是向鸣人家中走去。

       近几年由于抑制剂的使用,空气中没有了人类刚分化时混乱的信息素的味道,清新了许多。鸣人深吸了两口气,觉得今晚的空气有种香甜的气息。

      “有种甜甜的味道。”鸣人把感受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什么?”佐助扭过头看鸣人。

        鸣人听到佐助的发问也转头看向他。佐助脱下了披风拿在手里,吃饭时因为闷热他又把领口向下拉了拉。白皙的脖颈和因为喝了清酒而微红的脸颊被晚风吹拂着,让黑发青年眯起了眼睛。

       鸣人突然感到有些燥热,空气中刚刚那股若有若无的香甜气息变得更加浓郁了。

      “呃,我是说,晚上有点热啊……”鸣人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避开了佐助的目光,感觉下腹紧绷起来。

      “哦,可能是你啤酒喝多了吧。”佐助见鸣人移开了目光,也收回了视线。他回想起早些时候在医院检查的事情。在鸣人和小樱刚分化的那一年里,他也曾对自己的第二性征产生过好奇和猜想,相关的书籍也看了不少。但是这份新奇感随着长时间的分化不明被消磨了。Alpha也好,Beta也好,都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Omega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会有发情期,需要被Alpha标记。

       说起来,鸣人倒是个Alpha。佐助瞥了一眼身旁的人,鼻子里突然钻进了别样的气息。

      好像是刚晒过的被子,冬天里的被炉,或者说是熊熊燃烧着的壁炉的味道。让人感觉既温暖,又安心。

      这个吊车尾的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以前好像没有注意到。佐助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凑了过去,在鸣人耳朵旁边吸了两口气。

     “哇,佐助你干什么,吓我一跳!”鸣人被突然凑过来的黑发脑袋吓到了,而在耳边温热的气息更是让他心惊胆战。他偏过头,发现佐助脸颊绯红,没被头发遮住的一只黑瞳像盛了水一样潋滟。

      “你喝醉了吗,佐助?”鸣人觉得口干舌燥,一股莫名的香气围绕了过来。而香气的来源,就是他身旁的佐助。

      “没有,我也觉得有点热。”佐助摇了摇头,伸手又拉了拉领子。

      “那回我家先洗个热水澡吧,会凉快点。”鸣人收回目光,稳了稳心神。

      “嗯。”佐助应了一声。他的确觉得自己需要洗个澡。不知怎么地,他觉得股间有些难受,还出了不少汗。

      “哗啦啦——”鸣人坐在客厅里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心猿意马。屋子里有佐助身上那股清甜的气息。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这样有些呆愣地坐在沙发上。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又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鸣人刚想问佐助洗好了没,电话铃却响了。他走到电话旁边接起了电话,听到了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喂?是鸣人吗?佐助在你家吗?”是小樱的声音,她听起来有些焦急。鸣人刚想开口,身后却突然传来“噗通”一声。他回过头去,发现只穿着浴袍的佐助跪在地上,趴在他刚刚坐过的沙发上。他的手指紧紧抠着沙发,浑身发抖。紧接着,鸣人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信息素在整个室内爆开,直直的逼向自己。

      金发青年呼吸一窒,握着电话的手差点没拿稳。

     “鸣人?鸣人你在听吗?佐助君是个Omega,他血液里激素浓度非常高,可能今晚就会迎来第一次发情,得快点给他打抑制剂才行!喂,鸣人?”

     “小樱……”鸣人颤抖着握着电话,死死地盯着趴伏在沙发上的人,拼命压抑着身体里一阵又一阵涌上的热潮,“佐助,佐助他,已经发情了……”

评论 ( 27 )
热度 ( 792 )

© 二月七日凛冬 | Powered by LOFTER